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旧教室里的默契男女

2019-10-05 22:5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旧课堂里的默契男女

立雯是殷商林振融的女儿,她在就读的私立高校里由於家世背景的称托,自然有不少风骚的令郎哥儿看上她,然而她却丝绝不放在眼里,有人品评她冷酷,傲慢;也有人说她是自然又率直。立雯自己呢?她从来就「不问世事」,大概真有些不屑吧!

高校的风软呼呼地吹着,直教人想打打盹,是日林立雯刚溜掉落了国文课,正走向她每次翘课的不二去处——升旗台后的空课堂。

那是一处很少人颠末的地方,一短排的旧课堂,正等着被拆除改建的命运,由於黉舍经费不够而暂时封索在这清静的一角,立雯第一次发明它就暗自替它可惜,由于它小归小,旧归旧,然则有几棵老蓉做避荫,倒也风凉。

立雯颠末几回的探索才在一片生锈铁丝网下找到进口,与其称为『进口』,倒不如说是「只要稍加破坏便是一道门」!

立雯来到了密秘进口,使劲一扳便形成一个恰可驻足的洞,她小心亦亦地钻进去,再还原,统统乾净俐落。

立雯走向熟知的小寰宇,课堂门边『二年A班』的排子已剥落不堪,课堂内蓝本杂放的旧桌椅还好轻易理清。就这样,这地方成了立雯小我的密秘场所。每当她心烦时便会来此。

立雯坐在窗上吹风,跟着老蓉枝叶稀疏处的摆动,有时也洒下一隙阳光。她点起一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她爱好极了这个动作。

在烟雾中她彷彿又看到了那个汉子,十四岁时莫明巧妙住进家里的客人,他彷佛很有法子,连母亲也对他注重有加,要立雯叫他叔叔,虽然他老是缄默沉静,然则对她可真疼,立雯感觉自己爱好他,小小的心灵里彷佛充溢了佔有的感到,对於男女的事立雯自觉得很懂,「不过像书里写的那样罢了!」她想。

终於,有一天晚上家人都出去了,只留下看家的立雯和可贵早归的叔叔,她克意穿了件宽松又透明的衬衫,顶着一头湿乱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满身仍都披发出热腾腾的喷鼻气,立雯就着混有浓重番笕味的体喷鼻靠拢叔叔,面色微晕,带着十分无辜的眼神说:「该你洗浴了,叔叔。」叔叔似乎受不了这过分的喷鼻味却又没有要脱离的意思,只是强作沉着地眼盯着电视机,偏偏录影带中的男女主角此时正激情的翻云覆雨,他突地转身将立雯按在沙发上,下半身抵住她的腿间,慌乱间只见透明衬衫被拉得老高,而一对粉血色的蓓蕾袒然出现,他的一只大年夜手在其间游移……立雯感到到下半身传来一阵灼热,而且坚硬非常,她吓坏了,她只学到这里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

叔叔的手把她发育中的双乳搓得好痛,使她不禁叫了起来,她开始挣扎,而他用他的两只手将她抓得更紧,他用唇吻着她的颈,吻着她的胸,用舌尖轻舔着乳晕,立雯不再感到苦楚悲伤,取而代之的快感教她好陶醉,她不自觉放弃了反抗,两手松软地搭在他肩上,他趁势用嘴唇往小腹吸允,此时险些闻到了处女的芬芳,於是便迫在眉睫得脱下她的裤子,并松开自己的,露出他昂然挺立的阴茎。

立雯看着它感觉它真是丑恶得令人害怕,她溘然记起了挣扎,叔叔却不理会她,硬要把那根器械往她下体送,立雯抵不过力气大年夜的叔叔,只有哭泣,他见着了她哭,惊惶中像是花了很大年夜的力气才至她身上移开,他站起家连衣服都没穿好就往外冲了出去,自此就再也没有呈现过。

立雯忿恨得跑进浴室从新开起水龙头,逝世命地搓洗满身,边哭边搓,边哭边搓……一根烟抽完了,立雯也拉回了现实,她从新点起一根烟,一边想着,也不知道是自责照样责怪他人,这件事总教人耿耿於怀,三年来再也不见叔叔他人,然则心里的疙瘩始终未消,假如当时就成了他的小女人……「哈……哈哈……哈哈哈……」立雯自顾自地大年夜笑了一场。

当晚立雯梦见了三年前的叔叔,梦里的他时而狰狞,时而和顺,着末的结果是把她的下体弄流血了,立雯在矇矇中醒来赫然发明身下公然有一滩血,之后才清醒过来原本是月事来了。还好是礼拜天,立雯趁着床单血渍未乾,促拿去洗濯。

之后她踏进自己的浴室筹备来一次晨浴,莲蓬发的热水打在她红通通的肌肤上,她走到落地镜前,忍不住端详了起来,立雯在镜前摆出撩人的姿态,她用双手抚摩身段,幻想是一个汉子的唇,这个想像的唇在双峰间打转。

她闭起了眼睛手往腹下的深幽探索,溘然认为湿腻,原本经血早已在不觉间沿着腿流到脚踝,她骤然想起了叔叔,「是我诱导他的,必然是我诱导他的!」立雯苦楚地这么想,她感觉自己是个淫荡胚子。

之后的立雯似乎忽然变了一小我似的,她开始跟不相关的男生打交道,许多以前垂涎她的男孩子更展开热烈的追求,只如果前提以上的她一概不回绝,生活变成了尽可能的约会,别人把她算作是只花蝴蝶,只有立雯明白自己仍是那个老躲在「二年A班」旧课堂的寥寂人。

黉舍门生私底下搞了一个「名人排行榜」,都是些出风头形像又优越的门生才上榜,结果立雯的名字却破天荒地赫然在列,立雯颠末中廊时偶尔望见,榜单前挤满了纷扰的人群,此中一人诧异地问别的一小我:「稀罕,林立雯怎么会上榜呢?」「她呀,艳名四播哪!」惹起现场一阵大年夜笑。立雯听了只是算作没听见,彷彿也未曾看到这一幕。

「艳名四播吗?很可笑吗?」立雯只能逃到她的旧课堂,她难过地流下了眼泪,就算是哭她也只是悄悄地,不破坏这原有的宁静,以至於当有一个男声呈现时吓了她一跳,「嗨!」一个瘦高的男生从窗户爬进来,立雯首要地问「你是谁,怎么进来这里?」那男孩也很不虚心地说:「我爱来就来,这又不是你一小我的地方。」「那么也是你的地方啰!」「对,是咱们俩的好地方」「哈哈哈……」,两人不禁相视而笑,化解了本来的为难。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我没看过你呢?」立雯再度发问。

「我嘛叫刘其扬,你是林立雯?我早就留意到你啦。」「留意我?」立雯想起了在中廊前闹的笑话,眼神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对呀!老实讲吧,我很早就发明这里,只是你一来我就得躲着,怕你欠美意思嘛!你彷佛有苦衷?」立雯不语。刘其扬接着说:「咱们交个同伙吧,你今后就叫我小扬,下次你来我也不用躲躲藏藏藏了!」「我先走啦!后会有期。」他笑哈哈地向她作别,然后离别。

立雯望着他拜其余背影入迷,心里想着这个交谈不到四句话的男孩竟令她认为面熟?!似乎是……「叔叔!」,她苦笑着,咳……,老是无法忘怀他。

由於校榜的鼓吹,立雯成了更多人追逐的目标,许多男水果真打赌要获得她的初夜,立雯自己倒也很小心敷衍,从来未曾让人到手过,只是她感觉好疲累,为什么身边的男孩都是有目地而来呢?溘然间她想起了那个令她心情轻松的小扬,「到老地方去吧!」立雯的脚步身不由己地走向旧课堂,她透过门缝看到了小扬,他正倚着窗吸烟,立雯出其不料地推开门大年夜叫,小扬却没有被吓到,但彷佛显得很惊喜:「你来啦,我等你很多多少天了。」「等我吗?」「嗯,我以为你都不来了。」

「我也恰恰有事找你,先听你说吧!」

「我……立雯你知道吗?我爱好你好久了。只是上次没勇气说出来。」「爱好?」这两个字她不知听了几切切遍,听得都麻木了。

「是的,每当你在这,我就阴郁看着你,而你老是颦眉匆匆额,我想你必然不像别传那样肤浅。」「不!你错了。我切实着实不是好女孩,我还曾被……」「别说什么了!就算是,你就算是再坏,我仍旧像这旧课堂一样包涵你,爱你……」「……」立雯被说得有些心动。

小扬的脸在她目下溘然越变越大年夜,越来越接近,立雯忍不住地闭上眼睛,仰着下巴欢迎他,直到四片唇贴在一路,他们忘情地吸允着,两片舌头时而交缠,时而相互探往深处,似乎全天下的这一刻是静默的,又像是激情的,直到立雯身段里升起了一股躁热,她才骤然推开他。

「怎么啦,你是不是憎恶我?」

「没有,只是该走了。」

「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

「没什么,只是来问候一下。」

「那么,做我的女同伙吧!好吗?」

立雯没理他就先走了。小扬有些痛惜。

「真是难以捉摸的女人。」二心想。

立雯的确是用逃的脱离旧课堂,她想不透,自己历颠末那么多阵仗,本日怎么会意外掉控呢?

难道真是动心了?走着走着忽然碰着由由,由由是立雯的学妹,自称很崇拜她两人才熟识。

「学姊你近来很神秘喔!」

「你查我?」立雯笑笑地说。「人家爱好你嘛!」由由脸上氾出仰慕的神采。

「对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刘其扬的人?」

「刘其扬?!怎么,他搭上你啦?」由由彷佛很不屑。

「你熟识?」

「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你可别受愚了。」

「花花公子」……,立雯感觉心里颇不是滋味。由由看她不措辞,自顾自地讲下去。

「我真不爱好你的那些男同伙,一个个色狼的嘴脸,只有我对你是至心的,学姊咱们就不要理他们了,好不好?」「我今后不会再这样盲目约会了!由于,我已经有了一个目标。」立雯肯定地说。

「林立雯变了!她近来似乎只跟刘某人约会喔!」好事者在校园内耳语。而立雯确凿不一样了,她规复了独来独往,她和小扬两小我经常很有默契地同时前往旧课堂,旧课堂之下的立雯再也不孑立了!

立雯忽然转身拥抱住小扬,连房门也不关就凶猛地向他吻来,吻得小扬透不过气,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明白这样的吻有些不平常,於是困惑地推开她。

「立雯,你怎么了?」

「扬,你爱好我吗?」

「当然那还用说,我最最最爱好的人便是你。」「那么就要了我吧,我的第一次给你。」说着说着就解起衣扣子。

「可是……」

不等小扬说完,立雯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并且着手脱他的裤子,露出阴毛和挺直的阴茎,着实小扬早就已经无法忍受了,如今他更乾脆就抱起立雯,两人倒向弹簧床,彼此拥吻,彼此爱抚,小扬轻巧地褪去立雯满身的衣服,他由眉毛吻着下,着末停在胸上,他轻轻咬着她的乳头,无意偶尔像个小孩般地吸允,立雯仰头感想熏染着,「不愧是两父子,他们的招式真像,都叫人陶醉。」她想。

小扬的一只手探向立雯的深幽,他挑弄着阴核,而且搓揉,立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小扬受到鼓舞加倍大年夜胆地将手指插进阴道,进收支出,立雯流了许多爱液,不住抱得更紧了。

「我可以吗?你怕不怕痛?」小扬卖力地问道。

「都已经这样了,来吧!」立雯也卖力地回答。

於是小扬就战争位置筹备发射,他把挺硬的巨炮瞄准阴门,不等倒数计时就奋掉落臂身冲了出去,同时传来立雯的尖声惨叫,然而这艇巨炮已无法节制,收支的动作不曾竣事,数分钟后,炮弹已发射完毕,两具交缠的身躯才松开。身下的床单已经沾上点点血迹。「很痛吗?」小扬爱怜地问,并且把立雯揽入怀中。

「嗯,不过我是心甘甘愿宁肯的。」

沉浸在满意笑脸中的小扬已酣然睡去,怀中的立雯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算是赌气吧!」她想,多盼望身边的汉子是……等待多年的叔叔如今呈现在她的目下,却又装做互不了解,立雯自己也不知道存在心中的是如何的情结,「还能是十四岁小女孩对大年夜人的羡慕吗?」赤裸裸的两个十七岁少年男女,在这小房度过了他们一生的初夜,一夕之间,立雯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小扬也不再是处男,然而此刻他们的心情却是大年夜不相同,一个充溢了幸福,另一个则怀着不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