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那个 男人

2019-10-05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那个 汉子

我痛恨那个汉子,我痛恨那个咬着喷鼻烟的汉子,我痛恨那个咬着喷鼻烟玷污我身段的汉子。

那个晚上,那个汉子,我一辈子都邑记取的。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寂静的晚上,被那个咬着喷鼻烟的汉子强行拖进了幽暗的冷巷里。

我不绝地尖叫着,高呼着救命,盼望有人颠末的时刻,会发明我这边的状况,把我从中拯救出来。

可是,不管我怎么叫,怎么喊,声音都快要嘶哑得不成样子了,却照样没有人发觉我的处境,就好象这个天下只剩下我和「它」,一小我和一只禽兽而已。

我被他强按在冷巷那湿淋淋的地上,双手也很快地受制,被反拗在背后绑住了。双手掉控活动能力的我,基础上可以说是完全掉去了反抗的气力。

汉子骑在我的身上,随意地隔着衣服搓揉我的乳房,我却完全没有措施可以制止他。

「不要!求求你,我手袋中的钱都给你吧,请你摊开我,我不会报警的!」着实,那时我的脑袋照样很清晰,我知道已经被制服的我,无论说些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把钱全都给他?不会报警?这些话从已经受制的我说出来,在汉子的耳中,根本全都是废话!以致在我自己的耳入耳来,也是一样的好笑!

可是,我可以做的,就只有这些而已……

黑夜之中,我连那个汉子的样貌都看不清,漆黑一片的情况之下,我独一看得清楚的就只有喷鼻烟顶端上的一焚烧光。

「刷刷!」

「啪勒!」

跟着两下清脆的声音划过我的耳际,我的衬衫已经被汉子撕裂开两边,蓝本依赖衣服上面的钮扣也逐一的散落在地上,而我那深紫色的胸罩亦裸露在汉子的眼光之下。

我、我当时其实是羞愧得愧汗怍人了!

除了在肄业时期,上体育课时,于易服室中曾在大庭广众的环境之下裸露只穿著亵服的身段外,也就只有在几个闺中密友眼前试过。可是,现在却竟然被这样的一个陌生汉子……汉子用淫邪的眼光凝视着我的胸部道:「臭婊子,奶子挺大年夜嘛!」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恶魔般的双手便已经从胸罩的底部伸进去,攀上了我的乳峰!

「不!不要!」

我不绝地哀嚎着,盼望可以唤起汉子的一点人道,溘然大年夜发慈悲放过我,让我逃出魔掌。

我知道这样的设法主见很无邪,但哪怕只有半点可以改变现状的盼望,我也会试一试。

天经地义的,汉子并没有是以而停下来,而且更变本加厉,把我深紫色的胸罩往上推,使得我从来在人前展示的乳尖也裸露在空气之中。乳尖在掉去胸罩的保护之下,在冷冰的空气中悄然默默静地立了起来。

我感到到我的眼眶已经充斥着泪水了:「停手!求求你,弗成以这样的!」我赓续地摆动着身段,膝盖也不绝的撞向汉子的背部,尽着我最大年夜的努力,阻拦他禽兽般的行径。我很清楚知道,再这样下去,工作将会向更可骇的偏向走去。

可是,汉子面对我的抵抗,却只是无动于无衷,他仿佛一座山的一样坐在我的身上,我的统统动作都不能撼动他半分……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把喷鼻烟暂搁在手上,逐步的俯下头来,使得我的乳房与汉子的脸愈来愈靠近了。

我惊惧的神尽被汉子收归眼底,看着他在黑夜中在发出饥渴得犹如野兽般的眼神,让我感到到自己成为了一只无路可逃的猎物。

而作为捕猎者的他,作为胜利者的他,彷佛并不满意于现状。他狂野的气息劈面而来,作为猎物的我,溘然有了一种将会受到玩弄的预料……花猫抓老鼠,不正正也是这么的一回事吗?

来了!要来了!

他那湿漉的舌头,竟然以我的乳尖作为目标伸将出来。本该害怕得合起双眼来的我,在这当下竟然合不起来,把舌头与乳尖作最亲密打仗的一幕看在眼里。

啊呀……

谁、谁也未曾奉告我,乳头被汉子舔弄的感到是如何的。此刻的我,也其实说不出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到,而照样被一个陌生的汉子……好难熬惆怅!真的好难熬惆怅!

那种又骚又麻的感到,从胸部伸展至满身,透过脊髓扩散开来。

剎那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缺,那种无以名之的羞愧感侵陵了我所有的思虑空间。我其实不想吸收这个事实,我盼望现在所发生的统统都是假的!

然而,我的身段却清清楚楚的奉告,目下的统统都是真的,我的身段现在正被一个陌生的汉子强行侵陵凌辱!

啊!我的天!

他、他竟然把我的……我的乳尖,全部都含在口里了!他吸啜时赓续发生「雪雪」声,仿佛便是妖怪对我的嘲笑一样。

我感到到他的舌头在我的脸庞面上舔了一下:「哈哈哈!老子玩得你很爽是不是?看你的乳头都乖乖地立起来了!」我的身躯随之一震:「不!不是的!请你放过我吧!」「放过你?别傻了!老子涨成这样子怎么可能放过你?」汉子一边说,一边解除着他下身的束缚,让他那男性的雄壮之物在我的眼前昂然挺立!

不、不是吧?

这…这便是汉子的那器械?这粗幼是非仿若婴儿手臂的便是汉子的阳具?

那外面布满了突出的血管,状甚凶猛的家伙披发着一种教人快要熔解的热力,当那热力向我扑面而来的时刻,我不禁认为一阵头昏眼花,不自觉的深呼吸起来。

汉子彷佛对我掉神的神色异常知足:「老子要借你的乳房来溜溜鸟啦!」话音刚落,在我还没有理解汉子话中之意时,他已经把搁在手上多时喷鼻烟从新放在口里,然后用空出来的双手用力地捉住我的乳房,并向中心一挤,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他、他竟然把他的那根……那根……在乳沟的中心穿以前!

那其实太恶心了!蓝本我是提不气勇气去看这可怖的一幕的,可是我依然按捺不住,伸开眼睛看了一看。可是一看之下,我的眼睛就再也转不开来了!那凶猛丑陋的家伙,不绝地在我的乳沟之中穿插着,斗大年夜的龟头还时时从中伸出来,赓续地向我炫耀着被汉子强行夺去的主权,那蓝本属于我的乳房的主权!

而且,再过一下子,这邪恶的器官以致会喷出那浓稠发臭的白色体液,我一想到那令人作呕的液体将会溅在我的肌肤之上,就极真个认为不寒而栗了!

汉子的呼吸也徐徐的粗重起来了:「哼!臭婊子,老子我就先用你的奶子射上一发了!」什、什么?那种可骇的工作这么快就要发生了吗?

只见那汉子倏地加速起来,大年夜约抽送了四、五十下阁下,大年夜喝一声,白色的岩浆终于从火山口中怒射而出了。

好腥!

好臭!

那恶心的精浆盘踞了我的胸部和颈项,以致有一些溅在我的下巴和嘴巴上,那种感到,就像是好几只水蛭溘然落在自己的身上,想要抽干我的血肉、我的心神、我的灵魂……正当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刻,汉子却正在进行他的下一步了。

「刷刷」的两声,我那及膝的玄色短裙在他的暴力之下化成纷飞片片的布碎,露出了与我的胸罩同一套的深紫色内裤,还有两条白晃晃的大年夜腿。

正当我错愕掉措得一双大年夜腿在空气中不绝乱蹬之际,汉子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阴阜,有节奏的按捺起来。

他的手很用力,而且他的伎俩也很粗暴,可是我在苦楚的旋涡之中,也讶异地获得一丝的宽慰。

啊!

他的手、他的手……已经伸进去内裤里面了,我认为我的阴毛正在与他的手掌摩擦着,他粗拙的皮肤外面正在侵攻着我那脆弱得忍不起任何风雨的嫩肉,啊呀……「刷」地一声,我的内裤就已经不再齐全完好了。这些年来,我不停隐密保护着的地方,就这样被汉子一览无遗了!汉子的眼光并没有在上面停顿好久,可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使我在瞬间掉守了……他无声无息的举起了他的中指,猛地向我最隐密的地方一刺!我下意识的把下身的肌肉紧缩起来,可是仍旧无阻拦手指插入,而且加倍进一步的在里面蠕动着。

我真的很想再试试开口向他恳求,盼望他会大年夜发慈悲的放过我,可是……我不敢……我怕……

我怕我一开口,竟然会是要求他给我更多的欢愉!

我不知这是不是便是那所谓的技术,我只知道我的身段在他有规律、有节奏的抽动之下,竟然垂垂的有了反映,身段的某处在不知不觉暗潮湿了起来……这,便是别人口中的孕育发生了反映吗?

目下的统统,身段所体验着的统统,都是那么的陌生,大概正正便是这陌生的感到,成为了一股我根本无法抵制的气力吧?

我居然在这样的环境下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起来,连我自己也认为弗成思议。

然而,很快的,汉子就打断了我思绪……用他的抽插……我想逝世……剎那间,我的脑海只呈现了这个设法主见。

会生出这个动机,并非纯真的来自肉体上来无匹的痛楚。更多的,是来自汉子狂野的咆哮之后,在横蛮的冲刺之后,在我掉去了最宝贵的器械之后,那仿似灵魂被抽走了一部份的感到。

我想逝世……

为什么,我这些年来不停守护着的器械,这么简单的,由于汉子一个随便的动作而掉去了?随便得就像摘下了一朵路边的野花一样?而我,作为那路边的野花,就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既然我守护是那么无力,为什么上天不是派一个让我羞怯地点头的人来,而是派了一个随随便便的人,随随便便的就把我摘走了?

那么,我不停以来的守护,代价何在?我做的统统,是为了什么?很多人都说我傻,他们都说,这个天下里,新期间的女性已经不必再为那种无聊的工作而逝世守着,应该及时行乐。我不停都不认同,我觉得自己的设法主见才是对的,然而,目下的事实却是那样的残酷,难道他们才是对的吗?

更让我沮丧的是,我的身段彷佛也附和了他们的设法主见。汉子一下又一下的抽送,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我的身段,痛楚一点一滴的溜走,欢愉一点一滴的袭上心头。

我的理智垂垂的压抑不住我的身段,好几回都不小心被欢愉的感到引得叫了出来。虽然都是一些「嗯嗯啊啊」之类没故意义的声音,然则我很清楚我每一次受不了而发生发火声音来,都等同于给予汉子一次又一次的鼓励,鼓励他更负责的寺蹂躏我的身段。

这不是我的原意,也不是我心中所盼望的,可是我的身段却不停这样的做着……「嗄……你妈的臭婊子……嗄、嗄嗄……第一次就被人强暴了,竟然也惬意得呻吟起来,嗄嗄……你这淫娃,我干逝世你、干逝世你……」我知道他想在我的身段里做些什么,但我真的不敢开口去回绝他,我真的很怕我的身体会继承反水我的生理,说出一些我并不想说出来的话……汉子忽然暴喝一声,把满身都压着我的身上,然后我就感到到他在我的体内留下了一些炽热的物事……难道说,我被抽走了的那一部份灵魂,便是用这些恶心的器械来补偿我吗?

然而,很不争气的,我的身段继承与我的思惟背道而驰,在同一个光阴点,和汉子一路达到了巅峰。

「哼!臭婊子,被强奸还能高潮,你说你是不是欠干?」对付汉子的侮辱,我只认为泪水从眼角溢出,然而嘴巴却无言以对。身段的反映阐清楚明了统统,我……便是个欠干的女人……「妈的!你的烂穴还堪称得上我的大年夜屌来插上几下,你的屁眼……我呸!最多只不过是我的烟灰缸而已。」很痛!

汉子竟然真的把喷鼻烟塞进我的……

我发觉我在这一刻虚弱得就像刚诞生的雏鸟,只能以几弗成闻的声音道:

「请你……放过我吧!我已经被你……你当做是行行好,放过我吧……」只见那汉子用力的在我的肚子上踹了一下,让我痛得弓起了身子,动弹不得,从喉咙中挤压出一阵阵嘶哑的呻吟,一阵阵苦楚的呻吟。

汉子这才一脸志知足得的解开我手上的绳索,在我的身段规回活跃能力前就脱离了。

我看着身上那残破不堪的衣物,稍为收拾一下之后就拖着饱受凌辱摧残的身段回到了家中。

这件事,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包括我的家人,我的同伙,而我自己亦不想再回忆起这件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