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以母为爱妻

2019-10-10 21:1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现年十七岁一诞生父亲就逝世了,只有母亲….雪爱妃与我相依维命.我妈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160的身高和36.23.36的三围是标准的生成美人,更紧张的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时间从来未曾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的痕迹,每次和我出去人家都以为我俩是姊弟而不是母子.我爸去世後,有很多人想追我妈,但我妈为了我都拒绝了.

前几天我妈两只手法受伤用药包住,不能碰水也不能动,於是在家修养.由於双手不能动,以是家事都我在做.而我妈也三天没洗浴了,昨天我妈羞涩的叫我帮她洗浴,我心中的兴奋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因为我暗恋我妈已经好久了,於是我便和她一路洗浴.我先帮她脱衣服,当时我心跳加快,最後我看到我妈赤裸裸的站在我眼前.她穠纤合度的身材让我双眼忍不住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打量,小弟弟更是早已朝天翘起,我妈头低低的彷佛不知我在看她,接着我帮她抹喷鼻皂,当我抹到她那洁白丰腴的乳房时,我双手竟然无法克制的揉搓着她的乳房.我妈彷佛留意到我的掉态,但并没有骂我,只是告诉我说:『这是乳房,也便是你小时喝奶的地方.』

我也知道我掉态了,赶紧往下继续抹,这时我才留意到我妈没有阴毛.

我妈说:『因为我爸不喜欢阴毛以是刮掉落了,而且又擦去毛剂,以是没有阴毛.当我抹到她的私处时,我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小穴里也流出了一些淫水,然後她强自镇定的说女性下面有三个洞-分别是阴道,尿道和肛门,这时我才懂得我妈在对我性教导.虽然我看黄色书刊时就已经知道,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实体.

接着她把双腿张开,指着阴道对我说:『这是做爱时阴茎插入的地方,也是你诞生的地方』

接着又分别指着尿道和肛门对我解说,最後指着我勃起的小弟弟说:『这是阴茎,你现在正在勃起.』我听了有点欠美意思,後来我竟大年夜胆的问若何将阴茎插入阴道,我妈听了似乎有点为难.最後她抓起我的手指说:『把这比喻作阴茎』接着叫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我费了好大年夜一番功夫终於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但她问我说会了吗?

我还是跟她摇头.她犹豫了一下便说没关系晚上再教我.洗完澡後,我便继续作家事.

到了晚上,我妈她把我叫去她的房间後,叫我把她的内裤脱掉落然则不能脱她的衣服.接着她把双腿张开,叫我自己探索她小穴的位置.当我把阴茎插入时.我听到我妈轻哼了一声,接着她又对我说要前前後後的抽插,我便用力的照她的话做.

我只觉得我妈小穴像处女一样平常的紧密,将我的肉棒紧紧的包着,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同时这也表示自我父亲逝世後我妈就没有再跟汉子搞过而我是妈生射中的第二个汉子,想到这儿让我感动不已,也就更卖力的抽插挺动,每一次都似乎要顶到子宫才肯罢休.不久後,我发觉我妈呼吸急匆匆,淫水越来越多,最後竟叫了出来:『哦!好丈夫,你顶得妈爽逝世了.』同时我也受不明晰,便忍不住要去脱我妈的衣服而我妈也似乎忘了先前不许脱她衣服的规定,反而失态的扭动身体好方便我脱她的衣服.脱去衣服後我妈美好的胴体便展现在我的目下,丰腴洁白的乳房一点也没有因为年纪的关系而下垂,好像少女般的粉红色乳晕再加上因为兴奋而充血胀大年夜的乳头更是令我血脉奋张,我忍不住的爱抚这动人乳房同时用嘴吸咬乳头,我妈受到这样刺激不仅浪叫起来也流出更多的淫水,同时腰部也挺动的更厉害.她的小穴似乎有股奇异的吸力让我有想泄的冲动,我不禁哼叫出来:『妈,我不可了,我要射出来了.』

我妈听了之後浪叫得更是大年夜声:『射吧!整个都射到妈的小穴里.哦!妈也要泄了.让我们一路泄吧!』这时我发觉我妈的小穴里蠕动收缩得加倍猛烈同时有股暖流包住我的肉棒,使我的背脊一麻我便把屯积十多年的浓精全射到妈的小穴里.

我妈因为小穴受到我精子的冲激又浪叫起来:『我的好儿子,好丈夫,妈要被你乾逝世了.』这时虽然我俩都已经泄了,但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妈的温暖的小穴中,同时爱抚妈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妈也将我紧紧的抱住,我俩就这样享受激情之後的余韵.

接着我吻向我妈那粉红柔软的嘴唇,而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妈似也感想熏染到我满腔的爱意於是也将舌头伸到我口中,让两条舌头缠绕在一路相互吸吮,房间的气氛因而更显得淫靡.我忍不住对我妈说:『妈,我爱逝世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太太,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我妈听了之後羞红了脸说:『你坏逝世了,不过我要…..浪漫婚礼,妈才可以当你太太.』

我轻吻了我妈一下然後笑说:『当然啦?更何况我也以爱你为荣嘛!』

妈听了更是怕羞得闭上眼睛连耳根都红透了,这怀春少女般的神色让我刚软下去的小弟弟又坚挺了起来,我强忍着心中的慾火用最诚恳的态度对妈说:『妈!嫁给我吧.这样你就不用苦苦忍受慾火的煎熬了,我这一辈子除了你谁都不娶,我会爱你平生一世,我要当你生射中独一的汉子.』

我妈彷佛感想熏染到我的热情,红着脸说:『好吧,反君子都已经给你了.前人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逝世从子;妈不嫁姶你又能嫁给谁呢?但我要你真正结婚戒指才算做你太太!只是你可不要见异思迁,以後看到别的女人就把妈丢在一边了.』

我听到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爱火,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说:『妈,不会的,除了你之外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眼.』妈听到我这麽说似放下心来,也热情的挺动她的下身投合我,这时洗完澡之後,我们很快地入睡了,满身赤裸,并充满着爱。那晚之後我们又性交了好几次。就这样我俩度过了这销魂浪漫的一夜.从此我和我妈便过着伉俪般的生活,我的阴茎也软化了,滑出了我母亲的体内。两人又长吻了一阵子。我们知道我们的余生将会是一对恋人。

经过翌日下昼之後,我拉着妈妈的手,带着她到了浴室。我替她穿上浴袍,开始洗濯一下两人。

洗浴水变热了之後,我问我母亲是否会认为後悔。

「不会,我亲爱的儿子。我比任何事更爱你。在我生射中从未觉得如斯恰当。你对我做爱。你温柔与尊敬地对待我。你满足了我所有的愿望。没有任何事比这更特别的了。我会永远爱你的。」

「我也会永远爱你的,妈妈。」

我们走进浴室,我终於有机会好好地看着妈妈的身体。她是如斯地刺眼与性感。

我替她洗头发,然後她帮我洗。她的手带着爱意,温柔地推拿着我的头发。我们为彼此抹上番笕,而我又爱抚了她的乳房。

我们先亲吻之後,她帮我洗我的肉棒。我又硬挺了起来。她笑着玩弄我的阳具,并跪了下来。

我可预见,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将不会无趣,而且会有很多新鲜的尝试。

她一手抓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睾丸。缓缓地她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挑逗着。

她的手握住我的阳具,逐步地为我进行口交。

这是我第一次有人为我口交,而我猜这也是妈妈第一次将阴茎放到她的嘴里,我不知道这样的口交技术算不算好。

我只知道看着我妈妈的嘴唇含着我的阳具,来回地套弄着,是我想像中最刺激的工作。

她自己彷佛也很享受着含弄着我的肉棒,嘴里发出「嗯……」的呻吟声。

我很快地在我妈妈嘴里爆发出大年夜量的精液。

她很饥渴地将我的精液吃了下去,不过大年夜部分从她嘴边流了出来,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在我射精完後,妈妈继续吸吮着我的阳具,直到它软化为止。

当阴茎从她嘴里滑出来时,她对着我笑,并站了起来。我们拥吻着,我从妈妈嘴里尝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

「我不停想要这样尝试。」她的语调里充满放荡的嬉闹感。

「我已经幻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敢信托真的实现了。」我回应着。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两之间新关系的开始。性爱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占据着我们生活之间的一部份。便是出外也亲密的像伉俪一样,我们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间小教堂结婚了。当然不用说新婚之时也必然只叫一个房间而已.而我也不再叫她妈妈改叫她的名字-爱妃,同时我妈也不再用对待儿子的态度对我,而因此服侍丈夫的态度服伺我,对我百依百顺.平时在家里她都全裸的不穿任何衣物,就算外出时也只穿我指定的半透明迷你裙且不穿内裤,这些都是为了我想做爱时可以方便些她主动做的.每当我一想到妈,哦!不,应该说是爱妃对我的一片深情,我就暗下决心这平生必然要呵护她,疼爱她一辈子,跟她白头偕老.我抱着妈妈,阳具躺在她的身边。妈妈靠在我的胸膛上,露出精疲力尽昏昏欲睡的模样。我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吻着等待翌日的来临,等候着翌日正午的口交激情!

两个月之後,我的母亲发现她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女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几乎在我们第一次性交的九个月之後诞生。我们替他取名为笑天妃,以我们两人的名字取的。

我现年十七岁一诞生父亲就逝世了,只有母亲….雪爱妃与我相依维命.我妈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160的身高和36.23.36的三围是标准的生成美人,更紧张的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时间从来未曾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的痕迹,每次和我出去人家都以为我俩是姊弟而不是母子.我爸去世後,有很多人想追我妈,但我妈为了我都拒绝了.

前几天我妈两只手法受伤用药包住,不能碰水也不能动,於是在家修养.由於双手不能动,以是家事都我在做.而我妈也三天没洗浴了,昨天我妈羞涩的叫我帮她洗浴,我心中的兴奋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因为我暗恋我妈已经好久了,於是我便和她一路洗浴.我先帮她脱衣服,当时我心跳加快,最後我看到我妈赤裸裸的站在我眼前.她穠纤合度的身材让我双眼忍不住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打量,小弟弟更是早已朝天翘起,我妈头低低的彷佛不知我在看她,接着我帮她抹喷鼻皂,当我抹到她那洁白丰腴的乳房时,我双手竟然无法克制的揉搓着她的乳房.我妈彷佛留意到我的掉态,但并没有骂我,只是告诉我说:『这是乳房,也便是你小时喝奶的地方.』

我也知道我掉态了,赶紧往下继续抹,这时我才留意到我妈没有阴毛.

我妈说:『因为我爸不喜欢阴毛以是刮掉落了,而且又擦去毛剂,以是没有阴毛.当我抹到她的私处时,我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小穴里也流出了一些淫水,然後她强自镇定的说女性下面有三个洞-分别是阴道,尿道和肛门,这时我才懂得我妈在对我性教导.虽然我看黄色书刊时就已经知道,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实体.

接着她把双腿张开,指着阴道对我说:『这是做爱时阴茎插入的地方,也是你诞生的地方』

接着又分别指着尿道和肛门对我解说,最後指着我勃起的小弟弟说:『这是阴茎,你现在正在勃起.』我听了有点欠美意思,後来我竟大年夜胆的问若何将阴茎插入阴道,我妈听了似乎有点为难.最後她抓起我的手指说:『把这比喻作阴茎』接着叫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我费了好大年夜一番功夫终於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但她问我说会了吗?

我还是跟她摇头.她犹豫了一下便说没关系晚上再教我.洗完澡後,我便继续作家事.

到了晚上,我妈她把我叫去她的房间後,叫我把她的内裤脱掉落然则不能脱她的衣服.接着她把双腿张开,叫我自己探索她小穴的位置.当我把阴茎插入时.我听到我妈轻哼了一声,接着她又对我说要前前後後的抽插,我便用力的照她的话做.

我只觉得我妈小穴像处女一样平常的紧密,将我的肉棒紧紧的包着,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同时这也表示自我父亲逝世後我妈就没有再跟汉子搞过而我是妈生射中的第二个汉子,想到这儿让我感动不已,也就更卖力的抽插挺动,每一次都似乎要顶到子宫才肯罢休.不久後,我发觉我妈呼吸急匆匆,淫水越来越多,最後竟叫了出来:『哦!好丈夫,你顶得妈爽逝世了.』同时我也受不明晰,便忍不住要去脱我妈的衣服而我妈也似乎忘了先前不许脱她衣服的规定,反而失态的扭动身体好方便我脱她的衣服.脱去衣服後我妈美好的胴体便展现在我的目下,丰腴洁白的乳房一点也没有因为年纪的关系而下垂,好像少女般的粉红色乳晕再加上因为兴奋而充血胀大年夜的乳头更是令我血脉奋张,我忍不住的爱抚这动人乳房同时用嘴吸咬乳头,我妈受到这样刺激不仅浪叫起来也流出更多的淫水,同时腰部也挺动的更厉害.她的小穴似乎有股奇异的吸力让我有想泄的冲动,我不禁哼叫出来:『妈,我不可了,我要射出来了.』

我妈听了之後浪叫得更是大年夜声:『射吧!整个都射到妈的小穴里.哦!妈也要泄了.让我们一路泄吧!』这时我发觉我妈的小穴里蠕动收缩得加倍猛烈同时有股暖流包住我的肉棒,使我的背脊一麻我便把屯积十多年的浓精全射到妈的小穴里.

我妈因为小穴受到我精子的冲激又浪叫起来:『我的好儿子,好丈夫,妈要被你乾逝世了.』这时虽然我俩都已经泄了,但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妈的温暖的小穴中,同时爱抚妈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妈也将我紧紧的抱住,我俩就这样享受激情之後的余韵.

接着我吻向我妈那粉红柔软的嘴唇,而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妈似也感想熏染到我满腔的爱意於是也将舌头伸到我口中,让两条舌头缠绕在一路相互吸吮,房间的气氛因而更显得淫靡.我忍不住对我妈说:『妈,我爱逝世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太太,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我妈听了之後羞红了脸说:『你坏逝世了,不过我要…..浪漫婚礼,妈才可以当你太太.』

我轻吻了我妈一下然後笑说:『当然啦?更何况我也以爱你为荣嘛!』

妈听了更是怕羞得闭上眼睛连耳根都红透了,这怀春少女般的神色让我刚软下去的小弟弟又坚挺了起来,我强忍着心中的慾火用最诚恳的态度对妈说:『妈!嫁给我吧.这样你就不用苦苦忍受慾火的煎熬了,我这一辈子除了你谁都不娶,我会爱你平生一世,我要当你生射中独一的汉子.』

我妈彷佛感想熏染到我的热情,红着脸说:『好吧,反君子都已经给你了.前人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逝世从子;妈不嫁姶你又能嫁给谁呢?但我要你真正结婚戒指才算做你太太!只是你可不要见异思迁,以後看到别的女人就把妈丢在一边了.』

我听到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爱火,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说:『妈,不会的,除了你之外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眼.』妈听到我这麽说似放下心来,也热情的挺动她的下身投合我,这时洗完澡之後,我们很快地入睡了,满身赤裸,并充满着爱。那晚之後我们又性交了好几次。就这样我俩度过了这销魂浪漫的一夜.从此我和我妈便过着伉俪般的生活,我的阴茎也软化了,滑出了我母亲的体内。两人又长吻了一阵子。我们知道我们的余生将会是一对恋人。

经过翌日下昼之後,我拉着妈妈的手,带着她到了浴室。我替她穿上浴袍,开始洗濯一下两人。

洗浴水变热了之後,我问我母亲是否会认为後悔。

「不会,我亲爱的儿子。我比任何事更爱你。在我生射中从未觉得如斯恰当。你对我做爱。你温柔与尊敬地对待我。你满足了我所有的愿望。没有任何事比这更特别的了。我会永远爱你的。」

「我也会永远爱你的,妈妈。」

我们走进浴室,我终於有机会好好地看着妈妈的身体。她是如斯地刺眼与性感。

我替她洗头发,然後她帮我洗。她的手带着爱意,温柔地推拿着我的头发。我们为彼此抹上番笕,而我又爱抚了她的乳房。

我们先亲吻之後,她帮我洗我的肉棒。我又硬挺了起来。她笑着玩弄我的阳具,并跪了下来。

我可预见,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将不会无趣,而且会有很多新鲜的尝试。

她一手抓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睾丸。缓缓地她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挑逗着。

她的手握住我的阳具,逐步地为我进行口交。

这是我第一次有人为我口交,而我猜这也是妈妈第一次将阴茎放到她的嘴里,我不知道这样的口交技术算不算好。

我只知道看着我妈妈的嘴唇含着我的阳具,来回地套弄着,是我想像中最刺激的工作。

她自己彷佛也很享受着含弄着我的肉棒,嘴里发出「嗯……」的呻吟声。

我很快地在我妈妈嘴里爆发出大年夜量的精液。

她很饥渴地将我的精液吃了下去,不过大年夜部分从她嘴边流了出来,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在我射精完後,妈妈继续吸吮着我的阳具,直到它软化为止。

当阴茎从她嘴里滑出来时,她对着我笑,并站了起来。我们拥吻着,我从妈妈嘴里尝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

「我不停想要这样尝试。」她的语调里充满放荡的嬉闹感。

「我已经幻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敢信托真的实现了。」我回应着。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两之间新关系的开始。性爱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占据着我们生活之间的一部份。便是出外也亲密的像伉俪一样,我们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间小教堂结婚了。当然不用说新婚之时也必然只叫一个房间而已.而我也不再叫她妈妈改叫她的名字-爱妃,同时我妈也不再用对待儿子的态度对我,而因此服侍丈夫的态度服伺我,对我百依百顺.平时在家里她都全裸的不穿任何衣物,就算外出时也只穿我指定的半透明迷你裙且不穿内裤,这些都是为了我想做爱时可以方便些她主动做的.每当我一想到妈,哦!不,应该说是爱妃对我的一片深情,我就暗下决心这平生必然要呵护她,疼爱她一辈子,跟她白头偕老.我抱着妈妈,阳具躺在她的身边。妈妈靠在我的胸膛上,露出精疲力尽昏昏欲睡的模样。我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吻着等待翌日的来临,等候着翌日正午的口交激情!

两个月之後,我的母亲发现她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女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几乎在我们第一次性交的九个月之後诞生。我们替他取名为笑天妃,以我们两人的名字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