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我的秘密花园1】

2019-06-01 11:28  作者:admin 点击:次 

【我的秘密花园1】
第一章

我从小学开始学会自慰,透过玩弄那里可以让我的心情好转。

我通常利用放学后的职员用厕所做为自慰的地点,因为只有三位女性的老师,所以厕所几乎是没有人在使用。

我的不幸发生在我某日因为上课而使我的心情不好开始。我假装不舒服而到保健室报到,保健室的御堂犽子老师是个让男女学生都热爱的超级美人。

在保健委员回去上课后,犽子老师解开我制服的领带并松开了裙子,并拿来伤风的药水让我喝下。

犽子老师此时开口对我说到,我今天真是走运,你自己来了,让我省下邀请你的时间。

我开口问到:“有事要找我吗?”

犽子老师说到:“我正在进行教化孩子的研究,需要有人帮忙。”

“帮忙?”

犽子老师说到:“你知道贞操带吗?”

“贞操带?中世纪欧洲的……”

“不不,是现代的贞操带。”

“那种事情我不知道,这和我没有关系。”

犽子老师说到:“那是谁每天下课都在职员用厕所自慰啊?”

我当场吓呆了:“我不知道。”

老师拿出一条手帕:“你认识这条手帕吗?”

“老师花了几万日元买的盗拍设备,有好好的记录下来了喔。你要看洗出来的照片吗?”

我感到我全身发冷。

犽子老师说到:“如果你好好帮我做贞操带的研究,我可以把照片还你。”

我问到:“那样的研究……”

“只要带上一周并写下心得即可。”

我问到:“真得这样就可以了吗?”

犽子老师说到:“是的。”

犽子老师说到:“把衣服脱掉。”

我只能顺从的将衣物脱光,接着老师用皮手铐将我固定在身高计上,并开始量我下体的尺寸,用尼龙腰带像丁子裤一样严格的量取。

奇怪的事老师同时用笔将我的秘处用笔标记了起来,最后在如泳衣腰线处将腰带固定了起来。

老师反复量取了三次直到我筋疲力竭为止。

最后我体力不继便在保建室床上深深的睡去,最后只记得老师说隔天一早到保建室来。

隔天老师跟我说一周后贞操带便会打造完成,并跟我说贞操带的重要功能是防止自慰,将玩弄身体的自由抢走。

我因为严重的内究而精神恍乎,自慰被人发现,玩弄身体的自由被抢走。从那天起我一直没心情自慰,终于到了要安装贞操带的日子。

我下课后到了保建室,老师拿出像金属裤子的东西,说到。“这是仿照比利时的制品。”

我看到那铁块,我激烈的湿了,不自觉的说出。“想要……我想要。”

老师笑着说:“看来最佳报告值的期待啊。”

接着命令道:“将下身脱掉。”

我将裙子卷起,裤子退下,用手指触摸自己的秘密花园,想着金属裤子将夺去自慰的自由。用手指激烈的磨擦达到顶点。

老师冷冷的说“和自己的生殖器道别完了没。”

我天真的点了下头

老师用湿毛巾擦了胯下,并将金属贞操带放入胯下,将金属腰带延着腰线收紧,将丁字铁片及多孔薄片穿过胯下后扣在腰带的皮带扣上。

老师接着下命令收紧肚子,然后就用南京锭将皮带扣锁住。

我看着这条铁的裤子,确没感到奇怪,因为腰带上有像胶皮的东西,也不会不舒服,老师接着说,接下来还要依磨擦的状况进行调整。

我忽然想到重要的事,问到。“那上厕所要怎幺办。”

老师只是说到。“弄脏了,只要马上擦掉就行了。到习惯前还会多次打开调整。”

我问到:“那内衣?”

“带回去。”老师说到:“蹲下看看。”

蹲下之后发现有微量的金属音,因为腰带上有几个折角,感觉还有点自由度。

老师说:“看来是,接下来加油吧。”

我边走出保建室边观察自己的腰部。走到没人的地方用手敲了下肚子,发出坚硬东西的声音。每次走都稍微感受到磨擦,也同时感到重量感。而腰带与肛门的碰触也一直有意识的感觉到。

奇怪的是到家以后,这种违和感就消失了。

回到家换上便服便像穿着短裤一样到浴室去了,进入厕所后便抓紧腰带坐上马桶,好像在裤子里面尿尿一样,整个那边都被热尿给浸泡了。停止之后裤子中积存的尿液还在不断漏出,连擦了几次还是擦不干净。

只好用淋浴勉强洗洗看,但肚子上的腰带只有手指勉强进入的程度,只能用毛巾勉强擦干净。

在吃饭、用功的时候还是会强烈意识带子的存在,睡眠时因为腰带很紧,所以只能仰睡。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样在厕所奋斗,不断的调整裤子还是不能将尿液清干净,只能大致擦干。然后上学去。

边走路边强烈感受到胯下的磨擦,趁着比平常早到学校还没有别人来的时候赶到保建室去。

“老师早安。”

“老师好早。”

老说说到:“为了贞操带实验我暂时寄宿在这。”

我对老师的印象渐渐的在改变了,老师突然问到:“你何时有体育课?”

我答到明天。老师说到你明早要提早过来。

“你要尽早习惯,这是重要的实验。”

我接下来不断地想消灭贞操带的感觉,就当平常习惯的鞋子及帽子一样。

但腰带让我不断的觉得痒,只能一直抓。此时突然被老师叫上台做题目。

随着我走上台的步伐,腰带不断的发出Kico的声音,好在没人发现。

在台上感受大家的视线,制服下面被安上不能抵抗的金属枷锁,握住粉笔的手不由得停止。
老师问到:“怎幺了?”

我不由的困窘了起来,在下体湿掉的情况下赶快回到位置上。贞操带边已流出了黏汁,这种背德感及怕被发现的恐惧,成为甜美的快感。

被个人牢笼困住的我,就算在休息时间也不能做任何的活动。

关心我的同学门不断问到你脸好红,要不要去保建室。

我也只能强忍着,持续到一天结束。

一下课我马上回家,用冷水冷却我的胯下。但是因为阴蒂和腰带不断的磨擦,我就算在做功课我也不能平静下来。

我感觉到它不只是封印欲望,它同时煽动性欲并赋予强烈的被虐感。强烈而残酷的刺激性欲,淫水不断的由裤角流了出来,有如水坝溃堤。

我冲进厕所想要用手指安慰自己,但紧密的金属块强力的阻止我,我什幺都做不到。只能在椅子上摇晃,让阴蒂与裤子磨擦。在20分钟疯狂的跳动以后,我用力一咬嘴唇,停止了摇晃。用意志力停止了自慰。

让身体冷却下来,并进入澡盆泡澡。

想起现在贞操带真是可怕的东西,夺走生殖器的自由。老师的说法不由得浮上脑海。

后来虽然到了客厅看电视,但身体还是不由的将手伸入裙中,但被2mm的铁板无情的阻挡。只能早早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保建室,跟老师说我要取消约定。

但老师强硬的说到:“你同意安上腰带的时候,就已经同意除了调整,其余时间死锁。请再忍耐3天。”

我只能继续忍耐腰带渗出如大小便失禁般的淫汁,到了第3天下课,我飞奔到保建室。

老师将门窗锁好,窗帘拉上。准备打开我的腰带。

老师命令我将双手放到背后,我天真的照做了。

喀嚓的一声,我双手被厚重的手铐给铐住了,老师说到:“在重新安上腰带前,双手都必需固定住。”

老师接着由保险柜取出钥匙,解开贞操带,并放置到洗物槽。

我可以闻到一股浓重的臭味,来自不干净的女孩。

我只能站着等待老师下一步的动作。

听着水声,老师正在清洗贞操带。

我出声叫老师:“老师,我想擦一下身体。”

老师冷冷说到:“你已经没有触摸生殖器的权利。”

我抗议到:“不是说叫我再忍耐三天。”

老师说:“重新安上贞操带才能取消手铐,你没有选择的自由。”

我只能大叫残酷。我想要啊……

老师接着下命令张开双脚,接着用热毛巾及消毒液清洗我的下体,用手指将阴蒂的包皮掀开,用手指按压,我只能发出声音,摇晃腰部。

老师突然用舌头舔了我的阴蒂,我一瞬间被突来的甜美所麻弊,我好想用手爱獏我的阴蒂,但我的双手被冰冷的手铐冷冷的压制着。

老师接着把我翻身成为四脚着地的状态,将肛门露了出来。接着有东西冷冷的插了进来,老师说:“现在要浣肠。”

接着就是冰冷的液体流入我的体内,10秒后便意蜂拥而至,然后一口气喷了出去。

我只全身发寒倒在床上,突然间肛门被塞入长条型的棒子,我大叫为何要加上栓子,老师冷冷说到:“从今天起你排泄的自由也被剥夺,已后每天允许一次排泄。”

我不要,生殖器的自由、排泄的自由,自己的自由被一件件剥夺,感觉自己好像变成奴隶了。

老师说到:“放心,周五就会解除。”

我从无限期安装的绝望中解放,展现自己的柔顺,忍耐下身鼓起的硬物。

老师说:“你要赶快习惯。”

我说:“我没办法那幺快习惯。”

老师说:“那个肛栓的目的是永远的便意。”

我抗议。

老师说:“你没选择的余地。”

老师笑着说:“到周五而已,加油。”

老师将洗净的美丽贞操带拿来重新安装到我的胯下,并重新锁紧。接着解除我的手铐,并让我穿回校服。

外观上我一切正常,但衣服下我已经是个失去生殖器的自由、排泄的自由的奴隶。希望这一切是梦境啊。

在我要离开之前,老师好心提醒我:“要避开像栗子这类会积存气体的食物,这样身体会不适喔。”

我只能回答:“是,再见。”

我越来越不了解老师了。

压下下身的怪异感觉,勉强回到家。马上到浴室淋浴,用手确认了贞操带、肛栓及南京锭。从安上贞操带以后,本来只是充满了屈辱感及背德感,现在却充满了异物感,充满着永远想上厕所的感觉。让我这三天晃晃忽忽的,连作业都没办法做,只能靠着淋浴来转换心情。

今天老妈煮了马铃薯炖菜,我虽然不想吃,但老妈用这可以帮助排便也可以美容,硬逼我吃了下去。果然到了晚上肚子开始胀了起来,在贞操腰带及肛栓的双重压迫之下,有如被异物贯穿肚肠一般。

我赶快跑到厕所,虽然用力了十分钟,还是无法排出任何东西。只能忍着痛回到床上,辛苦的挨到早上。

到了早上一样被下身的异物感唤醒,这种凄惨的心情无人可以诉苦。虽然无意识中用力想排除它,但因为下身的自由已被别人强夺,只能感到无尽的悲哀。

按着平日的习惯,一早到浴室淋浴,让水带走一切,并透过冷酷的金属板尽可能清洁自己的秘密花园。让自己的心情好转。

当我沉溺在被监禁的肉体时,我想起一件可怕的事实,今天有体育课。

估且不管要如何和大家一起换衣服,今天的体育项目是跳箱及跳绳。除了近乎酷刑的跳绳,如果跳箱失败的话,下体的棒子将会无情的贯穿下身,可能会当场昏死过去。

抱着恐惧的心情等待着体育课,虽然透过直接将运动裤穿在裙子内来避开曝光的问题。当我在等待排队跳箱的时候,我紧张的近乎要昏过去。这是肩膀被拍了一下,我差点跳了起来。

这时看到犽子老师笑着说:“展现气魄吧。”

此时不知情的体育老师正下着近乎残酷的命令。

“下一个。”

我已必死的决心,全力助跑,暗中祈导能顺利跳过。全力跑、跃起、落地。落地的瞬间险些收不住脚。

体育老师此时喊出的OK、下一个对我来说好像天籁一般。

如果跳箱是必死的一击,那跳绳就好像是凌迟一般。

以每次四回进行跳绳,身体中的异物随之跳跃,远远超过自慰强度的性刺激让我不断超载,终于我眼前一花便坐倒在地,随着异物的强力贯穿,我叫了出来。

同学们马上过来关心,我只能以发红的双脸,硬压下准备爆发的高潮向大家说没问题。

勉强结束体育课后,因为长达一节课的过度性刺激,我几乎虚脱,下午的课在晃乎中度过。

勉强撑到课程结束,我勉强自己拖着虚脱的身体到保健室。

我一见到犽子老师便脱口而出:“请解除下身的肛栓。”

我不待老师回答,就开始将制服脱掉。

老师被我的行为吓到,赶紧将保建室的门窗给关紧。

老师喊到:“等一下。”

当老师关完门窗的时候,我已经有如初生婴儿一般,除了那件如恶魔般的贞操带。

老师说到:“不要这样,只要习惯就行了。”

“肛栓可以充实你的生活,让实验报告更为详实。”

老师接着拿出厚重的金属手铐,说到:“自己带上。”

我心跳为之加速,脸马上红了起来。

“自己……是。”
我放弃了,我也不知道理由。我背过手将手铐铐上双手。

老师说到:“越来越优秀了,我会追加奖赏给你的。”

我喊到:“够了,不要再加了!”

老师不理我,把我带到身高计旁边,拿出革项圈将我的粉颈固定在身高计上,接着拿出有如SM电影般的口球,把我说话的自由也剥夺了。

我用力摇头,想把口球吐出。但只是白废功夫。

老师解开凌迟我一天的贞操带,并帮我清洁下体。

我看到她拿出一个开关,并打开它。

一瞬间听到马达的声音,接着肛门就好像被贯穿一样,肛栓正在振动,从没被电动道具调教的我,就好像被雷击中一样,但我叫也叫不出来,只能带着身高计跳动。

老师抓住我,下达命令:“安静。”

老师蹲下,注视着我的下体。我感到强烈的羞辱。

老师伸出涂满指甲油的美丽指甲,慢慢插入我的秘处。慢慢说到:“你是处女,真令人羡幕。我告诉你这里能有的美好经验。”

“别再拘泥于处女了,你是自愿带上贞操带的。”

“你看,好厉害的淫汁量啊。”

因为口球,我只能发出不成声音的声音来抗议。

我用力摇头,但下身振动的肛栓让周围的神经更加敏感,老师的手指已经越过处女膜直达内部,指甲开始剥开包皮玩弄我的阴蒂,把特别拉出的阴蒂暴露在老师的面前,我心中充满了恐怖的期待感,我头往上一抬,全身发抖着,期待老师的攻击。

突然间,老师手指触到了阴蒂,一瞬间甜美感贯穿全身,老师用指甲及指尖的小间隙侵入阴蒂的顶端,透过我的淫汁开始描绘我的阴蒂,我全身毛孔为之一开,享受淫汁喷流的快感。

我眼睛开始失去焦点,口水开始由口球中流出,全身发抖。

她人的屈辱,成为快感的增幅剂。

将所有的刺激快感传达大脑,老师接着用她高超的舌技,开始翻弄我的尿道口。

我不禁目眩头晕,从封印的口球中,口水喷射而出。

心中不断的热了起来,好像快烧了起来。肛门中的振动加快了起来,这种刺激太厉害了,我的身体完全无法抵抗,绝对的性快感。有如一次进行了千次的自慰,好可怕。

我眼前一白,不能呼吸,快要死了。我终于昏了过去。

我醒了过来。

手铐还在,肛栓已经停了下来。项圈及口球已经取下了。随着下身的压迫及疼痛把我带回了现实。

老师说到:“先上厕所吧。”

“这是医院的携带用厕所,不用浣肠也行。”

老师由我的肛门拿出肛栓,随着气体的泄出,我肚子为之一松。

在不习惯的道具上进行一般的排便。

老师接着拿来洗干净的贞操带。

重新帮我安装上,老师说到:“换了新电池,可以支撑4天。”

有如晴天霹历,对于知道肛栓可怕的我,我叫到:“不要,如果上课中动了起来。”

老师不理我,说到:“再努力吧,它可以帮助你适应。”

我无法抵抗,只能默默接受。

回家以后,下身的快感仍如火一般,淫汁也濡湿胯下。

我无法穿过贞操带强力的束缚,只能透过帮忙做家事让自己从快感上抽离。

奇妙的是当快感消退以后,我感受到莫名的安心感,开始享受被贞操带保护的归属感。感到好像把自己给托付了出去。

从次日开始,心理开始安定了下来。从每日的身体清洁、保建室的排泄、与朋友的往来与课业上的学习。

就好像回复到安装贞操带之前。它有如我身体的一部分,默默地守护着我。

我有如找到坚定而温柔的托付着,将自己绝对性的交于它。

除了有时和同学玩耍或购物的时候,后庭里的肛栓会适时的用振动提醒我,自己犯下的罪刑。虽然突来的冲击常让我面色发白,甚至软倒在地。

面对同学无心的问到:“你最近便秘吗?要多吃含纤维的东西喔。”

我也只能满脸通红的苦笑。

这种时候我只能快步躲到角落,等待后庭里的魔鬼停止对我的处刑。这是自慰者的天谴吧,身为不洁的罪人,只能默默的承受。

在课堂中,后庭里的魔鬼也毫不容情的对我施以我应得的处罚,我不禁想起,如果同学们知道我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刑,被处以安上贞操带的罪刑,大家会如何评论我。想到此,我不禁被强烈的羞辱感给淹没,更深深的感到悔恨。

到了下课时间,我赶紧到保建室找犽子老师。请求她不要在上课的时候处罚我。

老师冷冷的说到:“你没有任何的权利,看来你还不了解你的立场。”

接着老师便拿起开关,并无情的启动了它。

我顿时寒毛倒立,果然一瞬之间下身传来无情的冲击。我用意志勉强自己保持意识,并用更坚定的眼光看着老师。

老师发出冷笑,接下来,下身突然由振动转为强力的收缩及翻转。我立刻失去力量,倒在地上,有如被直击下体一般。我倾所有的力量仅能让自己不昏过去,已没有余力做出任何的抵抗,我全身振动着有如虾老一般。

在我昏去的前一刻,振动停止了,但我的意志已经被粉碎。

我的身体开始违背我的意志,向老师发出令人难堪的话语:“给我……我要……我受不了……”

老师只是冷冷的说:“知道自己的立场了吧?”

老师在我勉强能够站起来之后,就无情的将我赶出保建室。我只能尽快跑回家用淋浴消减自己的欲火,透过读书,电视,散步,所有的方法让自己由欲望中脱离出来。我越来越讨厌无耻的自己,只能在床上反省自己犯下的罪行。

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在上课时、在休息时、在玩耍时,后庭的恶魔继续施以我应得的处罚。我在平静的日常及淫乱的瞬间不断的切换,我只能倾全力去忽略它。

终于周五的下课时间来了,我准时来到了保建室门口。

老师看着我,说到:“辛苦了。”

老师将锁匙交给我,我缓缓的将贞操带解开,跨过简易马桶将肛栓取了出来。换上本来的内衣。

老师说到:“自慰的照片已经处理掉了。”

我默默的离开保健室,下身空荡荡的感觉。

我心中突然浮起一股失落感,就像一条被抛弃的狗一般。

回到房间,我脱光衣服。仔细看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别离了一周的生殖器。

用手将包皮剥开,开始抚摸露出的阴蒂。慢慢的在阴蒂上临摹着,突然间罪恶感充斥了心中,我不自觉的停止了自慰。

我竟然怀念起带贞操带的日子,想起身体被管理的安心感。

我哭了起来,我这种肮脏的女孩是没有资格拥有自己身体的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