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我性感的后母

2019-10-05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叫冯小明,一九八五年七月生,今年17岁,在北京市海淀体育运动黉舍念书,主修足球。我们黉舍是投止制,门生们一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我们的用度很高,每年连服装,食宿,膏火,书籍儿一共要两万。

我身高1.82米,体重160 斤,皮肤黑黑的,从10岁开始学足球。我的父母是做买卖的,他们在中关村子开了一个公司,经营电脑和配件,跟着买卖越来越好,我父母的情感却呈现了问题,不久就离了婚。母亲用分到的钱也开了一家电脑公司,我和父亲一路过,也常在周末和母亲出去玩儿。

在今年的五一,父亲又结了婚,我的后母是父亲公司的管帐,今年才25岁,她叫孙敏,人很好,对我也很好,我从没叫过她妈,她也不怪我,叫我喊她姐。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按例回家过,只有敏姐一人在家,她说我父亲去了深圳。由于我要在19:30分看天下杯的足球比赛,以是我们早早地一路吃过饭,在沙发上看电视。

因天太热,敏姐穿了一件丝制的浅色薄短裙,里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见,坐在我左右和我一路看天下杯比赛。在她垂头给我倒水的时刻,我从她那宽松的领口望见了那险些奔跳而出的两颗洁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高耸洁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喷鼻与喷鼻水儿味令我满身血液加速流窜。

当晚我梦见了敏姐,梦见她迷人的笑脸和丰满的乳房,圆滚滚的白臀,一夜间让我梦遗了好几次。

一觉醒来,天刚好快亮,我怕吵醒敏姐,就蹑手蹑脚地到洗浴间去洗漱。我换上运动服去跑步,这是我的习气,跑了半个多小时,我回到家,敏姐还没有起床,我到卫生间去洗掉落一身的汗。

当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敏姐已做好了早餐,她说:“你爸爸不在公司,我本日要去看看,正午你去找我,咱们一路用饭。”

“好的”,我边吃边回答着。

敏姐去公司了,房里只剩下了我一人,我走到阳台浇花,一昂首看到晾杆儿上有敏姐的亵服裤,白色的胸罩,内裤,不知是不是我昨天望见的那个,脑海里又呈现了她那深深的乳沟。

我的脑海中充溢了昨晚的美梦,一阵阵感动迫使我走进父亲的房间。我打开衣柜,里面有很多多少敏姐的衣服,每一件都很漂亮,我拿出一件乳白色的短裙在怀里抱了抱,在衣服的臀部位置亲了亲,然后我又打开左右的一个衣柜。

里面全是敏姐的亵服裤,三角裤都是白色的,哦……原本敏姐爱好穿白色的亵服裤,我拿起几件看了看,摸了摸,是那么的柔嫩和性感。

我怕敏姐忽然回来,依依不舍地把器械放回原处,走出他们的房间,随手关上门。

我漫不全心地上了一下子网,一下子又贪图跟敏姐作爱,不知不觉,到了11点。我现在很想见到敏姐,我提前来到了父亲的公司,敏姐正在忙,她叫我到父亲的办公室等等……

虽然很想见她,可见到她又不敢和她说什么,我们吃过午饭,我要到黉舍练球,敏姐也要忙公司的事,我们分开后,我无精打采地来到了黉舍。

练起球来,我什么都忘了,由于我最爱足球了。颠末三个小时的练习,快六点了,我精疲力尽地回到家。

进屋后,敏姐已回来了,她正在厨房做晚饭。“小明,回来了?”

“嗯,姐我回来了。”

“累不累?来先洗个澡苏息一下子?饭快好了。”

我看着敏姐感觉她更漂亮了,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诟谇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白晰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

看着她那性感的小嘴,真想以前一亲芳泽。由于是在家,敏姐穿地很随便,更显出她丰满的身材,肌肤洁白细嫩,她凹凸玲的珑身材,被牢牢包裹在白色紧身小背心儿内,露出大年夜半个嫩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乳沟,纤纤柳腰,短裙下一双迷人,均匀而又苗条的玉腿。因为裙子太短,大年夜腿根都依晰可见,脚上穿戴一双漂亮的白色透明拖鞋,划一白嫩的小脚丫儿十分的漂亮,雪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溢着女人风姿的妩媚。

我都看得呆了,“小明!”“哦……”这一声惊醒了我,我认为我肯定掉态了,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而敏姐脸更红,她看出我在想什么。

“还烦懑去洗浴!”

“哦……这就去,就去……”我忙乱地走进洗浴间。

洗浴间还有很湿的水蒸汽,可能姐姐也才洗完了一下子,我开始忏悔为什么不回来地早一点,趁敏姐还在洗浴时窃视那让我贪图的美体。“我真的爱好你……敏姐”,我心里默默地念道。

吃完饭我和敏姐一路料理完后,我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球赛,而敏姐此次没和我一路看,她到洗浴间洗漱,梳理了一下子,就回到了她的卧房。

我以为敏姐去睡了,可不一会,当我心神专注看球的时刻,敏姐又出来了,而且还坐到了我的左右。

她迷人道感、洁白的大年夜腿,完全地裸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发发出一股让人忘我的喷鼻味,脸上微微泛着红晕,我的肉痛快了起来。我们边看球赛边又聊了起来,话题当然是足球,问我有可能被甲A 选上吗?现在球踢的怎么样了等……等……

“敏姐……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不准生气,要讲实话。”

“什么问题?”

“你要包管不生气,并要讲实话我才问。”我说。

她笑着说:“不生气,我肯定说实话,你问吧!”敏姐爽快地准许了。

“姐……你会不会和我爸爸再生个小孩儿呢?”

敏姐听后笑得前仰后合,我和她原先就坐得很近,她的身段也就在我身上蹭来擦去,短裙让那迷人的大年夜腿根忽见忽隐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

“小明,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姐……我是这家的成员,有权问这个问题。姐……你如果能给我们家生个小妹妹多好啊!”

“为什么是小妹妹呢!你不爱好小弟弟吗?”

“生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儿。”

“哦……我漂亮吗?”

“当然……我第一次见到姐时,就感觉你很迷人,很性感。”

“性感”两个字我说出来后,她的脸一下绯红,但她没有生气,微笑地对我说:“你知道什么是性感吗?”

“我知道,姐……你就很性感。”这时的敏姐已被我羞得满脸通红,她扭动着细腰,害羞地用小拳赓续捶着我的背,仿佛一个羞怯的情妹妹捶打她心爱的人一样。

我拉住她的白皙的玉手,敏姐顿了顿,理了理她的秀发,微笑地伏到我耳边说:“小明,你说姐姐漂亮吗?”

“姐姐当然漂亮啦,我都爱好上姐姐了!”我大年夜胆地说。

“小明,你短长,连姐姐的豆腐也想吃!”她摆荡小拳向我打来,我捉住她的小手,随势轻轻一拉,把她全部的拉倒在我的怀中,装作与她玩闹,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说:“我真的爱好你,你爱好我吗?”

“谁爱好你,你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敏姐笑着说,小手开始挣扎了起来。不能掉去这个时机,我双手用力,干脆将她抱到了双腿坐着,把她全部上身抱到怀里。敏姐可能也被我这忽然的举动惊呆了,她没有反抗,我把她的长发撩起,我们互相对视了好久。

垂垂地,我认为敏姐芳心乱跳,呼吸急匆匆,首要得那半露的丰乳几回再三上下起伏,此时的她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她的胸部赓续起伏,气喘得越来越粗,小嘴半张半闭的,柔柔地娇声说:“小明,你真的爱好我吗?”

我已感到到敏姐今晚不会回绝我了,我成功了。“姐姐,你太美了,我真的好爱你,我好爱你的丰韵,我今晚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我会永世爱着你的……”

我用滚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雪颈,使她认为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吐气如兰的小嘴,深情地吮吸着她的喷鼻舌,双手抚摩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段,她也牢牢地抱着我,扭动身段,磨擦着她的身段的各个部位。

我用一只手牢牢搂着敏姐的脖子,亲吻着她的喷鼻唇,一只手隔着柔嫩的小背心儿揉搓着她大年夜大年夜的乳房。敏姐的乳房又大年夜又富有弹性,真是妙弗成言,不一下子就感乳头硬了起来,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

敏姐怕羞地看着我小声说:“小明你真坏,弄得我好痒。”

这时我欲火焚身,只是赓续地亲吻着那红润幽喷鼻的小嘴儿,堵着她的滑滑的嫩舌,另一只手掀起她的短裙,轻轻摸着敏姐的白嫩细腻的大年夜腿。敏姐也伸出纤纤玉手,娴熟、轻巧地取出我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大年夜鸡巴,当敏姐的手打仗到我的鸡巴时,我全身一颤,感到到无比的惬意,快感流遍了满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两声。

“惬意吗?小坏蛋儿,”敏姐娇柔地说。

“嗯……”我只嗯了一声。

敏姐用手往返套弄着我的鸡巴,而我再次将敏姐丰满的身段搂入怀中,摸着敏姐的巨乳,敏姐的手仍牢牢地握着我的鸡巴,并吸收着我的热吻,她的手加倍用力地套玩着我的鸡巴。

而我一只手继承摸捏敏姐的乳房,一只手伸进敏姐的私处,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摩着敏姐的小肥穴。“啊……啊……”敏姐的敏感地带被我爱抚揉弄着,她立时感觉满身阵阵酥麻,小穴被爱抚得认为十分炽热,愉快地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敏姐被这般挑弄搞得娇躯赓续扭动着,小嘴几回再三发出些稍微的呻吟声:“嗯……嗯……”我用两个手指,跟着敏姐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啊……喔……”敏姐的阴道内真柔嫩,我的手指上高低下地拨动着敏姐的阴道深处,并赓续地向阴道壁轻摸着。

“哦……啊……”粉脸绯红的敏姐愉快地扭动着,苗条的美腿牢牢地夹着我的手,圆滚的臀部也跟着我手指的动作一挺一挺的。

“嗯……嗯……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不一下子敏姐被我抚摩得满身颤动起来,我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敏姐的双目中已充溢了春情,我知道她的性欲已上升到了极点。

我随即把电视和灯关闭,将敏姐抱起进到她卧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床头的台灯,关上门,脱光我的衣裤,上床把敏姐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双手将她的短裙脱下。

只见她丰盈洁白的肉体上,一副白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乳罩遮在胸前,两颗肥乳丰满得险些要覆盖不住,洁白苗条的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白血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

我伏下身子轻舔着敏姐的脖子,先解下她的乳罩,舔她深血色的乳晕,吸吮着她大年夜葡萄似的乳头,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脐。然后我脱下她的三角裤,舔玄色浓密的阴毛、苗条的美腿、白嫩的脚掌、划一的脚指头。

“嗯……嗯……”敏姐此时春心涟漪,全身颤动不已,边扭动边娇啼浪叫,那迷人的叫声太美、太诱人了,刺激着我的神经。

在暗暗的台灯光下,一丝不挂的敏姐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琼鼻,和那微张的性感的嘴唇,丰盈洁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奶头,白嫩圆通的肥臀,滑腻,细嫩,又圆又大年夜,美腿浑圆通腻得有线条,那突出的阴阜和浓黑的被淫水淋湿的阴毛都是无比的诱惑。

敏姐全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敏姐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的令人联想的性感小穴全部围得满满的。

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漉漉的淫水,两片暗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溢诱惑,似乎招呼我快些到来。我将她洁白浑圆苗条的玉腿分开,用嘴先亲吻那肥嫩的肉穴,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年夜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花生米般大年夜小的阴蒂。

“啊……嗯……啊……小……好小明……你弄得我……我惬意逝世了……你真坏!”敏姐被我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绝地扭动往上挺,阁下扭摆着,双手牢牢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冤家……我受不明晰……哎呀……你……舔得我好惬意……我……我要……要泄了……”

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潮湿的穴肉,敏姐的小肉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满身阵阵抖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地舔吸她的淫水。

“啊……啊……你爸爸从没这样舔过我,太惬意了。”

不让她苏息,我握住大年夜鸡巴先用那大年夜龟头在的敏姐小肉穴口磨动,磨得敏姐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叫道:“小明,好瑰宝儿,别再磨了……小肉穴痒逝世啦……快……快把大年夜鸡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我操我……你快嘛!……”

从敏姐那淫荡的样子容貌知道,刚才被我舔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她正处于愉快的顶端,敏姐浪得娇呼着:“小明我快痒逝世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

看着敏姐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采,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鸡巴对准肉穴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年夜龟头顶住敏姐的肉穴深处。敏姐的小肉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牢牢,真是惬意。

“啊……啊……哦……哦……啊!哦!真粗真大年夜真硬,喔……美逝世了。”

由于我们淫水的润滑,以是抽插一点也不辛勤,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床被我们压得发出的“吱吱”声,构成了标致的乐章。

“小明,美逝世了!……快点抽送!……喔!……”我赓续地在她的丰乳上吻着,伸开嘴吸吮着她硬硬的乳头。

“明……你吮的我……我受不了……下面……快操!快……用力!”我把我的鸡巴继承不绝地高低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挺下迎地共同着我的动作,淫水如决堤的河水,赓续地从她的肉穴深处流出,顺着白嫩的臀部,不停不绝地流到床上。

看着她猖狂的样子,我问道:“姐姐,喜不爱好小明操你?”

“喜……爱好!你操得……我好惬意!”

我赓续地加快抽插速率。“啊……我不可了!……我又泄了!……”敏姐抱紧我的头,双脚夹紧我的腰,“啊!……”一股淫水又泄了出来。

泄了身的敏姐靠在我的身上,我没有抽出的鸡巴,我把敏姐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摩乳房,一边抽动着鸡巴。

“小……小明,让我……在上面。”我抱紧敏姐翻了一个身,把她托到了上面。

敏姐先把鸡巴拿了出来,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小肉穴掰开对准那挺直的大年夜鸡巴,“卜滋”一声跟着敏姐的肥臀向下一套,全部鸡巴整个套入到她的穴中。“哦……好大年夜啊……”

敏姐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碰撞声,敏姐轻摆柳腰,乱抖丰乳,她不只已是喷鼻汗淋漓,更几回再三发出断魂的娇啼叫声:“喔……喔……小……小明……姐姐好惬意!……爽……啊啊……呀!……”

她高低扭摆,扭得身段带动她一对肥大年夜丰满的乳房高低晃悠着,晃得我神魂倒置,伸出双手握住敏姐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蓝本丰满的大年夜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挺。

敏姐愈套愈快,不自禁地紧缩小肉穴,将大年夜龟头牢牢吸住,喷鼻汗淋淋的敏姐拚命地高低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亮丽的秀发跟着她晃荡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声使我加倍的愉快,我也感觉大年夜龟头被肉穴舔、吸、夹得我满身颤动。

我爱抚着敏姐那两颗丰盈柔嫩的乳房,她的乳房越来越坚挺,我用嘴唇吮着轻轻吸着,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敏姐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满身抖动,淫水一向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敏姐被操得欲仙欲逝世,披头披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喷鼻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姣好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意的欢悦。

“嗯……亲小明!……姐姐……肥穴姐姐……好……惬意!……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逝世啦……惬意……好惬意……喔……我又要泄……泄了……”

敏姐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度的快感使她丧魂掉魄,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肉穴急泄而出。

看着敏姐肉穴两片嫩细的阴唇跟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敏姐小肉穴大年夜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肉穴猛烈地紧缩,吸吮着我的鸡巴,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姐姐,我也要射了!”我快速地抽送着,敏姐也拚命抬挺肥臀投合我,终于“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肉穴,敏姐的肉穴内深深地感想熏染到这股强劲粘稠的精液。

“喔……喔……太爽了……”敏姐如痴如醉地喘息着,俯在我的身上,我也牢牢地搂着她,我们俩人满意地相拥沉睡以前。

我叫冯小明,一九八五年七月生,今年17岁,在北京市海淀体育运动黉舍念书,主修足球。我们黉舍是投止制,门生们一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我们的用度很高,每年连服装,食宿,膏火,书籍儿一共要两万。

我身高1.82米,体重160 斤,皮肤黑黑的,从10岁开始学足球。我的父母是做买卖的,他们在中关村子开了一个公司,经营电脑和配件,跟着买卖越来越好,我父母的情感却呈现了问题,不久就离了婚。母亲用分到的钱也开了一家电脑公司,我和父亲一路过,也常在周末和母亲出去玩儿。

在今年的五一,父亲又结了婚,我的后母是父亲公司的管帐,今年才25岁,她叫孙敏,人很好,对我也很好,我从没叫过她妈,她也不怪我,叫我喊她姐。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按例回家过,只有敏姐一人在家,她说我父亲去了深圳。由于我要在19:30分看天下杯的足球比赛,以是我们早早地一路吃过饭,在沙发上看电视。

因天太热,敏姐穿了一件丝制的浅色薄短裙,里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见,坐在我左右和我一路看天下杯比赛。在她垂头给我倒水的时刻,我从她那宽松的领口望见了那险些奔跳而出的两颗洁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高耸洁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喷鼻与喷鼻水儿味令我满身血液加速流窜。

当晚我梦见了敏姐,梦见她迷人的笑脸和丰满的乳房,圆滚滚的白臀,一夜间让我梦遗了好几次。

一觉醒来,天刚好快亮,我怕吵醒敏姐,就蹑手蹑脚地到洗浴间去洗漱。我换上运动服去跑步,这是我的习气,跑了半个多小时,我回到家,敏姐还没有起床,我到卫生间去洗掉落一身的汗。

当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敏姐已做好了早餐,她说:“你爸爸不在公司,我本日要去看看,正午你去找我,咱们一路用饭。”

“好的”,我边吃边回答着。

敏姐去公司了,房里只剩下了我一人,我走到阳台浇花,一昂首看到晾杆儿上有敏姐的亵服裤,白色的胸罩,内裤,不知是不是我昨天望见的那个,脑海里又呈现了她那深深的乳沟。

我的脑海中充溢了昨晚的美梦,一阵阵感动迫使我走进父亲的房间。我打开衣柜,里面有很多多少敏姐的衣服,每一件都很漂亮,我拿出一件乳白色的短裙在怀里抱了抱,在衣服的臀部位置亲了亲,然后我又打开左右的一个衣柜。

里面全是敏姐的亵服裤,三角裤都是白色的,哦……原本敏姐爱好穿白色的亵服裤,我拿起几件看了看,摸了摸,是那么的柔嫩和性感。

我怕敏姐忽然回来,依依不舍地把器械放回原处,走出他们的房间,随手关上门。

我漫不全心地上了一下子网,一下子又贪图跟敏姐作爱,不知不觉,到了11点。我现在很想见到敏姐,我提前来到了父亲的公司,敏姐正在忙,她叫我到父亲的办公室等等……

虽然很想见她,可见到她又不敢和她说什么,我们吃过午饭,我要到黉舍练球,敏姐也要忙公司的事,我们分开后,我无精打采地来到了黉舍。

练起球来,我什么都忘了,由于我最爱足球了。颠末三个小时的练习,快六点了,我精疲力尽地回到家。

进屋后,敏姐已回来了,她正在厨房做晚饭。“小明,回来了?”

“嗯,姐我回来了。”

“累不累?来先洗个澡苏息一下子?饭快好了。”

我看着敏姐感觉她更漂亮了,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诟谇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白晰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

看着她那性感的小嘴,真想以前一亲芳泽。由于是在家,敏姐穿地很随便,更显出她丰满的身材,肌肤洁白细嫩,她凹凸玲的珑身材,被牢牢包裹在白色紧身小背心儿内,露出大年夜半个嫩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乳沟,纤纤柳腰,短裙下一双迷人,均匀而又苗条的玉腿。因为裙子太短,大年夜腿根都依晰可见,脚上穿戴一双漂亮的白色透明拖鞋,划一白嫩的小脚丫儿十分的漂亮,雪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溢着女人风姿的妩媚。

我都看得呆了,“小明!”“哦……”这一声惊醒了我,我认为我肯定掉态了,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而敏姐脸更红,她看出我在想什么。

“还烦懑去洗浴!”

“哦……这就去,就去……”我忙乱地走进洗浴间。

洗浴间还有很湿的水蒸汽,可能姐姐也才洗完了一下子,我开始忏悔为什么不回来地早一点,趁敏姐还在洗浴时窃视那让我贪图的美体。“我真的爱好你……敏姐”,我心里默默地念道。

吃完饭我和敏姐一路料理完后,我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球赛,而敏姐此次没和我一路看,她到洗浴间洗漱,梳理了一下子,就回到了她的卧房。

我以为敏姐去睡了,可不一会,当我心神专注看球的时刻,敏姐又出来了,而且还坐到了我的左右。

她迷人道感、洁白的大年夜腿,完全地裸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发发出一股让人忘我的喷鼻味,脸上微微泛着红晕,我的肉痛快了起来。我们边看球赛边又聊了起来,话题当然是足球,问我有可能被甲A 选上吗?现在球踢的怎么样了等……等……

“敏姐……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不准生气,要讲实话。”

“什么问题?”

“你要包管不生气,并要讲实话我才问。”我说。

她笑着说:“不生气,我肯定说实话,你问吧!”敏姐爽快地准许了。

“姐……你会不会和我爸爸再生个小孩儿呢?”

敏姐听后笑得前仰后合,我和她原先就坐得很近,她的身段也就在我身上蹭来擦去,短裙让那迷人的大年夜腿根忽见忽隐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

“小明,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姐……我是这家的成员,有权问这个问题。姐……你如果能给我们家生个小妹妹多好啊!”

“为什么是小妹妹呢!你不爱好小弟弟吗?”

“生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儿。”

“哦……我漂亮吗?”

“当然……我第一次见到姐时,就感觉你很迷人,很性感。”

“性感”两个字我说出来后,她的脸一下绯红,但她没有生气,微笑地对我说:“你知道什么是性感吗?”

“我知道,姐……你就很性感。”这时的敏姐已被我羞得满脸通红,她扭动着细腰,害羞地用小拳赓续捶着我的背,仿佛一个羞怯的情妹妹捶打她心爱的人一样。

我拉住她的白皙的玉手,敏姐顿了顿,理了理她的秀发,微笑地伏到我耳边说:“小明,你说姐姐漂亮吗?”

“姐姐当然漂亮啦,我都爱好上姐姐了!”我大年夜胆地说。

“小明,你短长,连姐姐的豆腐也想吃!”她摆荡小拳向我打来,我捉住她的小手,随势轻轻一拉,把她全部的拉倒在我的怀中,装作与她玩闹,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说:“我真的爱好你,你爱好我吗?”

“谁爱好你,你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敏姐笑着说,小手开始挣扎了起来。不能掉去这个时机,我双手用力,干脆将她抱到了双腿坐着,把她全部上身抱到怀里。敏姐可能也被我这忽然的举动惊呆了,她没有反抗,我把她的长发撩起,我们互相对视了好久。

垂垂地,我认为敏姐芳心乱跳,呼吸急匆匆,首要得那半露的丰乳几回再三上下起伏,此时的她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她的胸部赓续起伏,气喘得越来越粗,小嘴半张半闭的,柔柔地娇声说:“小明,你真的爱好我吗?”

我已感到到敏姐今晚不会回绝我了,我成功了。“姐姐,你太美了,我真的好爱你,我好爱你的丰韵,我今晚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我会永世爱着你的……”

我用滚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雪颈,使她认为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吐气如兰的小嘴,深情地吮吸着她的喷鼻舌,双手抚摩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段,她也牢牢地抱着我,扭动身段,磨擦着她的身段的各个部位。

我用一只手牢牢搂着敏姐的脖子,亲吻着她的喷鼻唇,一只手隔着柔嫩的小背心儿揉搓着她大年夜大年夜的乳房。敏姐的乳房又大年夜又富有弹性,真是妙弗成言,不一下子就感乳头硬了起来,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

敏姐怕羞地看着我小声说:“小明你真坏,弄得我好痒。”

这时我欲火焚身,只是赓续地亲吻着那红润幽喷鼻的小嘴儿,堵着她的滑滑的嫩舌,另一只手掀起她的短裙,轻轻摸着敏姐的白嫩细腻的大年夜腿。敏姐也伸出纤纤玉手,娴熟、轻巧地取出我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大年夜鸡巴,当敏姐的手打仗到我的鸡巴时,我全身一颤,感到到无比的惬意,快感流遍了满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两声。

“惬意吗?小坏蛋儿,”敏姐娇柔地说。

“嗯……”我只嗯了一声。

敏姐用手往返套弄着我的鸡巴,而我再次将敏姐丰满的身段搂入怀中,摸着敏姐的巨乳,敏姐的手仍牢牢地握着我的鸡巴,并吸收着我的热吻,她的手加倍用力地套玩着我的鸡巴。

而我一只手继承摸捏敏姐的乳房,一只手伸进敏姐的私处,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摩着敏姐的小肥穴。“啊……啊……”敏姐的敏感地带被我爱抚揉弄着,她立时感觉满身阵阵酥麻,小穴被爱抚得认为十分炽热,愉快地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敏姐被这般挑弄搞得娇躯赓续扭动着,小嘴几回再三发出些稍微的呻吟声:“嗯……嗯……”我用两个手指,跟着敏姐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啊……喔……”敏姐的阴道内真柔嫩,我的手指上高低下地拨动着敏姐的阴道深处,并赓续地向阴道壁轻摸着。

“哦……啊……”粉脸绯红的敏姐愉快地扭动着,苗条的美腿牢牢地夹着我的手,圆滚的臀部也跟着我手指的动作一挺一挺的。

“嗯……嗯……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不一下子敏姐被我抚摩得满身颤动起来,我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敏姐的双目中已充溢了春情,我知道她的性欲已上升到了极点。

我随即把电视和灯关闭,将敏姐抱起进到她卧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床头的台灯,关上门,脱光我的衣裤,上床把敏姐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双手将她的短裙脱下。

只见她丰盈洁白的肉体上,一副白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乳罩遮在胸前,两颗肥乳丰满得险些要覆盖不住,洁白苗条的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白血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

我伏下身子轻舔着敏姐的脖子,先解下她的乳罩,舔她深血色的乳晕,吸吮着她大年夜葡萄似的乳头,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脐。然后我脱下她的三角裤,舔玄色浓密的阴毛、苗条的美腿、白嫩的脚掌、划一的脚指头。

“嗯……嗯……”敏姐此时春心涟漪,全身颤动不已,边扭动边娇啼浪叫,那迷人的叫声太美、太诱人了,刺激着我的神经。

在暗暗的台灯光下,一丝不挂的敏姐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琼鼻,和那微张的性感的嘴唇,丰盈洁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奶头,白嫩圆通的肥臀,滑腻,细嫩,又圆又大年夜,美腿浑圆通腻得有线条,那突出的阴阜和浓黑的被淫水淋湿的阴毛都是无比的诱惑。

敏姐全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敏姐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的令人联想的性感小穴全部围得满满的。

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漉漉的淫水,两片暗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溢诱惑,似乎招呼我快些到来。我将她洁白浑圆苗条的玉腿分开,用嘴先亲吻那肥嫩的肉穴,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年夜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花生米般大年夜小的阴蒂。

“啊……嗯……啊……小……好小明……你弄得我……我惬意逝世了……你真坏!”敏姐被我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绝地扭动往上挺,阁下扭摆着,双手牢牢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冤家……我受不明晰……哎呀……你……舔得我好惬意……我……我要……要泄了……”

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潮湿的穴肉,敏姐的小肉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满身阵阵抖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地舔吸她的淫水。

“啊……啊……你爸爸从没这样舔过我,太惬意了。”

不让她苏息,我握住大年夜鸡巴先用那大年夜龟头在的敏姐小肉穴口磨动,磨得敏姐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叫道:“小明,好瑰宝儿,别再磨了……小肉穴痒逝世啦……快……快把大年夜鸡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我操我……你快嘛!……”

从敏姐那淫荡的样子容貌知道,刚才被我舔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她正处于愉快的顶端,敏姐浪得娇呼着:“小明我快痒逝世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

看着敏姐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采,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鸡巴对准肉穴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年夜龟头顶住敏姐的肉穴深处。敏姐的小肉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牢牢,真是惬意。

“啊……啊……哦……哦……啊!哦!真粗真大年夜真硬,喔……美逝世了。”

由于我们淫水的润滑,以是抽插一点也不辛勤,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床被我们压得发出的“吱吱”声,构成了标致的乐章。

“小明,美逝世了!……快点抽送!……喔!……”我赓续地在她的丰乳上吻着,伸开嘴吸吮着她硬硬的乳头。

“明……你吮的我……我受不了……下面……快操!快……用力!”我把我的鸡巴继承不绝地高低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挺下迎地共同着我的动作,淫水如决堤的河水,赓续地从她的肉穴深处流出,顺着白嫩的臀部,不停不绝地流到床上。

看着她猖狂的样子,我问道:“姐姐,喜不爱好小明操你?”

“喜……爱好!你操得……我好惬意!”

我赓续地加快抽插速率。“啊……我不可了!……我又泄了!……”敏姐抱紧我的头,双脚夹紧我的腰,“啊!……”一股淫水又泄了出来。

泄了身的敏姐靠在我的身上,我没有抽出的鸡巴,我把敏姐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摩乳房,一边抽动着鸡巴。

“小……小明,让我……在上面。”我抱紧敏姐翻了一个身,把她托到了上面。

敏姐先把鸡巴拿了出来,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小肉穴掰开对准那挺直的大年夜鸡巴,“卜滋”一声跟着敏姐的肥臀向下一套,全部鸡巴整个套入到她的穴中。“哦……好大年夜啊……”

敏姐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碰撞声,敏姐轻摆柳腰,乱抖丰乳,她不只已是喷鼻汗淋漓,更几回再三发出断魂的娇啼叫声:“喔……喔……小……小明……姐姐好惬意!……爽……啊啊……呀!……”

她高低扭摆,扭得身段带动她一对肥大年夜丰满的乳房高低晃悠着,晃得我神魂倒置,伸出双手握住敏姐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蓝本丰满的大年夜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挺。

敏姐愈套愈快,不自禁地紧缩小肉穴,将大年夜龟头牢牢吸住,喷鼻汗淋淋的敏姐拚命地高低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亮丽的秀发跟着她晃荡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声使我加倍的愉快,我也感觉大年夜龟头被肉穴舔、吸、夹得我满身颤动。

我爱抚着敏姐那两颗丰盈柔嫩的乳房,她的乳房越来越坚挺,我用嘴唇吮着轻轻吸着,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敏姐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满身抖动,淫水一向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敏姐被操得欲仙欲逝世,披头披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喷鼻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姣好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意的欢悦。

“嗯……亲小明!……姐姐……肥穴姐姐……好……惬意!……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逝世啦……惬意……好惬意……喔……我又要泄……泄了……”

敏姐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度的快感使她丧魂掉魄,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肉穴急泄而出。

看着敏姐肉穴两片嫩细的阴唇跟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敏姐小肉穴大年夜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肉穴猛烈地紧缩,吸吮着我的鸡巴,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姐姐,我也要射了!”我快速地抽送着,敏姐也拚命抬挺肥臀投合我,终于“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肉穴,敏姐的肉穴内深深地感想熏染到这股强劲粘稠的精液。

“喔……喔……太爽了……”敏姐如痴如醉地喘息着,俯在我的身上,我也牢牢地搂着她,我们俩人满意地相拥沉睡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