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被威胁的清纯女生

2019-09-29 02:0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被要挟的清纯女生

当Jolly张宛欣收到那封电子邮件后,已经吓得花容掉色:

「你在的周博士办公室内做的『好事』,我都一览无余;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话,今晚零晨时分,在大年夜学南院里的校车车站等;不要耍花样!」那电子邮件并没有下款,而且寄件人的电子邮件地址,是属於任何人也可申请的Yahoo邮件,根本不知是谁!

难道自己又一次掉手?上个学期潜入刘教授的房间偷试卷被Florence见到,半年来,只要她爱好,就会被她叫出来,任她狎玩;最惨一次,被FlorenceSM性虐侍,满身绳绑的伤足足用上半个月才康复;今次……张宛欣已经冒汗水。

她照样守约,差三分钟到十二点,她就到了。除了马路的暗灯色的光外、大年夜学内的修建物和对面几间中学都没有灯,四处无人,只有她一个,溘然手提电话响起,张宛欣吓得丧魂掉魄。

战战兢兢地「喂」一声后,对方一把男声回应,「来了吗?进去黉舍里边,见到最里面的校巴的门开了吗?上去等我!」张宛欣反问:「你是谁?你想如何?」

「别问这么多,上去后坐在车内着末一排就可以了!」张宛欣无奈地照做,这辆校巴公然一早打开了门,张宛欣不安地爬上去,不安地走到着末一排座位,不安地坐下来。

没多久,有人走上车,并把车门关上,由於只有外貌马路的灯透进来,张宛欣看不见来者的脸,只听到他的奸笑,直至他走到眼前的一刻。

「罗子郎!?」张宛欣意外地叫出来,与他不算同伙,但老是熟识的同砚。

罗子郎还在奸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想如何–我想要你的身段!」张宛欣没有回答,只用小看的目光盯着罗子郎。罗子郎说:「你当然有权回绝,不过天亮后所有人都知张宛欣这女子偷改主科考卷分数,也知道她是以而被赶出校!」张宛欣面对这样出言威迫,她愤怒地说:「就算被人赶出校,我也不会便宜你这掉常佬!」说完便想从宁靖门脱离。

「好吧!」罗子郎说:「不过,让你男同伙Tommy知道这器械,又会若何?」「呀!」张宛欣双手掩着嘴不敢信托,罗子郎手上那一串,竟是她之前丢了的自慰震荡蛋。张宛欣知道男友最爱面子及纯洁,若让男友知道她「腌臜」的一壁,加上Florence一事,她与她的男友铁定会散了!

罗子郎见张宛欣动摇了,说:「乖乖地把你身上的连身裙脱去。」张宛欣照样厌恶地盯着罗子郎,不过着末都是把裙脱了。罗子郎望着张宛欣只穿戴内裤和亵服的样子容貌,虽然娇小的她不是波霸型,但身材有前有后,线条绝对均衡。

罗子郎吞吞口水:「急速把内裤脱下。」

「什么?」

「脱啊!」罗子郎用敕令的语气,张宛欣无奈地哈腰把自己的内裤御下。望见张宛欣下体乌黑的阴毛,愉快得扣开裤头钮和拉链,从内裤把勃起的龟头抽出来;张宛欣急速侧开身段,可惜罗子郎用力把她按下,使她恰恰跪在她不愿看到的男性性器前。

「嘿嘿,为我的『弟弟』办事一下吧!」

「不要!我……嗯……」

罗子郎不理会张宛欣的反抗,珍她张口措辞,肉棒而塞进她口中;张宛欣闭上眼,只是含着不敢动,罗子郎便用手节制她的头,共同腰的动作,使自己的阳具与她的口腔和樱唇摩擦。

张宛欣受屈,哭了出来,虽然使人我见犹怜,但罗子郎不单不爱惜,还出言凌辱,「用你的玉手摸摸你的『妹妹』吧!」「嗯!」嘴巴不能出声,张宛欣考试测验摇头,也不成功;罗子郎便提起脚,伸到她两腿中心,用鞋面快速前后磨她「妹妹」;张宛欣即时苦楚地登大年夜眼睛;虽然罗子郎怕弄损张宛欣的阴唇,并没用力,但张宛欣受不了罗子郎鞋面凹凸不平的鞋带与她阴唇摩擦时孕育发生的刺激,受不了,双手用力挣扎。

但她的挣扎只使罗子郎加快速率,不论是下面的脚,照样上面的腰;罗子郎「呀」的一声,阳具在张宛欣口内发射了,「呜……」张宛欣流着泪,罗子郎的阳具还塞着她的嘴,吐不出龌龊的精液,张宛欣只有含泪吞下。

罗子郎松开手,张宛欣向后倚,嘴角还有一丝一丝的精液从口内流出;罗子郎望见自己的鞋面沾满与她的阴部以至大年夜腿两侧都有的渗出;罗子郎以致感觉,张宛欣的爱液已渗入他鞋内,弄湿他的袜。

「我……」张宛欣无力地跪在地上,她憎恶自己,竟然喝下了一个须眉的精液,还在他眼前泄了!不过,她同时盼望罗子郎会歇手,终究她还想把第一次留给男同伙;可是,当她见罗子郎脱去所有衣物,他的阳具又再笔直的,她畏怯得抖颤。

「不要!不要!不要插我!」

罗子郎不理会,把乏力的她扶起,使她坐在座位上,张宛欣咸叫:「不要!

我还想留给Tommy……啊!」

罗子郎跪在张宛欣前面,右手三只手指已在她潮湿的阴唇上掏摸,时而又摸她大年夜腿敏感的嫩肉;无力合上双脚,下体任由罗子郎狎玩,张宛欣被刺激得抬开端,努力防止呻呤声从伸开喘气的口中溜出。

「不要强忍,惬意的话就大年夜声叫出来。」罗子郎在笑:「你的『妹妹』比你老实得多呢。」又是赤诚的措辞,张宛欣的理性使她更面红,但身段已开始不受节制织热起来,罗子郎把满是她爱液的手指放进她口中撩动,张宛欣的舌头不能自己地去舔。

「真忍得。好!把这器械『还』给你!」接着罗子郎便把开动中、细乒乓球少许的震荡蛋塞进张宛欣阴道。

「我逝世啦!啊啊啊……停……」

八只震荡蛋全在张宛欣的阴道内震荡,肉璧传来又麻又痺的感到,使张宛欣在乱叫,双手也抓破了校巴座位的坐垫;罗子郎见张宛欣差不多崩溃,更多的渗出沿震荡蛋末尾的电线流出,於是用力拉下她的亵服,连胸围也扯破,两个乳房即时弹出来,罗子郎用口又吻又啜,双手又搓又摸,张宛欣已爽得快逝世,无暇理会。

「啊……啊……」

罗子郎双手用力抓玩张宛欣坚挻的双峰,舌头舔她有骨感美的肩膊,感觉时刻再让「弟弟」发泄,坐在地上,一手把那串震荡蛋从张宛欣阴道扯出,蓝本牢牢夹着震荡蛋的阴道内璧即时合上,挤出爱液,紧接而来的空虚感,使张宛欣猖狂地摇头在叫,「不要!不要拿走!我还很想要!」张宛欣的理智与罪责感全掉,罗子郎把她扶下来,让她坐在他下体上,直直的阳具即从下插入张宛欣私处,她「啊啊」声叫,又不绝喊「好爽」!

「嘻,你自己动吧,要几爽有几爽。」罗子郎躺在地上;坐在他上面的张宛欣当然不识这叫男下女上式体位,但已高低摆动身段,罗子郎的阳具与张宛欣阴道相磨,二人都极享受。

「啊……好哇!好刺激……啊……」

罗子郎轻细动一动,张宛欣已爽得歪倒向后,使罗子郎清楚望见男女私处紧接,他出言挑逗:「噢……我望见你『妹妹』含着我的『弟弟』呢!」「啊……不要讲……丑逝世了……」「不!我还要讲更多!宛欣很爽!宛欣很淫!小欣欣也很爽!小欣欣也是淫娃!」「是是是……啊……我很爽!我很淫!我的小欣欣也很淫娃!」张宛欣进一步发狂淫叫,她已经不感觉是一种屈耻,双手以致按住后面的座位,借力更猖狂高低摆动,罗子郎的阳具顶部多次去到张宛欣阴道尽头,他也要抖气;彷彿整架校巴也在震,张宛欣这猛烈程度的摆动,终於……「不可!要去了!啊啊啊啊……」二人同时到达性高潮,罗子郎向上喷射精液,精液冲射到张宛欣的子宫,张宛欣也掉神,娇小的身躯倒在罗子郎身上,罗子郎揽着她,睡至差不多天亮,才背着昏睡的张宛欣一同脱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