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女侠与贱男

2019-10-05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女侠与贱男

绝情谷一役,黄蓉以「南海神尼」骗得杨过排除自殁之意后,即火速赶回襄

阳,一方面帮忙丈夫处置惩罚军务,另一方面又得帮忙鲁有脚,为丐帮一些紧张事务

出谋献策,弄得天天都忙得弗成开交,绕是黄蓉智胜诸葛,亦要在一个多月后,

才可开脱营营役役的生活,静下来稍事苏息和全心照料郭襄和郭破虏。

是日闲来无事,两个小娃儿吃饱了奶便睡个不亦乐乎,望着郭襄安祥的睡相,

黄蓉自是感慨万千,想到这个小娃儿甫诞生便遭逢大年夜难,接连给杀人如麻的李莫

愁和逝世敌金轮法王盯上,后来又被杨过掳去终南山,几经崎岖,却又能安全回到

自己身边,真是惊险到极点,却又幸运到极点。

说到幸运,黄蓉随即想起杨过,如非这孩子当日全力保护郭襄,这女婴早就

不知到了天堂照样蒙古。自忖对这孩子所负甚多,郭家非但不能报以万一,反因

郭芙的冒掉,害得杨过断却一臂、小龙女身受重伤、不知所纵,心中自是愁闷;

又想到自己游历江湖以来,所遇英雄好汉委实不少,但如杨过这般智勇双全、英

雄少年又相貌俊美的,却是找遍世界也难觅其二。丈夫郭靖自是侠之大年夜者,人却

古朴扎实,欠缺一份风骚、一份邪气。杨过既为父亲黄药师之友,加上他和师尊

小龙女超乎伦常的恋情,自是邪气实足了;又见公孙绿萼、程英等女对他倾慕至

极,也可称得优势骚倜傥。

黄蓉本为东邪之后,小时刻也曾被称为小妖女,跟杨过自是同志中人。

只因现下已为人母,加上郭靖的影响,方把邪气收敛,以免成为女儿及二武

的坏榜样,但她内心深处,实颇欣赏杨过的悖伦乖行。她以致想到,假若跟杨过

了解在先,自己会否选择郭靖,其实是不决之天。

她也想不到,自己竟有稀罕如斯的设法主见,只是这个动机稍瞬即逝,而同情杨

过之意却生:「唉,过儿饱历魔难,几经崎岖方能与小龙女邂逅,敦料转眼又是

分手。他虽已放弃轻生之念,但这漫长的十六年,他伶丁怜丁,却又若何受得了?」

回顾自己赋予鲁有脚打狗棒法时,曾允诺给与杨过一身业艺,以不负外子期望。

想到当时他那副哭相,和绝情谷中那副豪气勃勃之相,她也不禁失笑,想到:

「过儿生长得这么快,他机警智慧,武功大概比我更高也说不定,只是我曾

许诺教他功夫,打狗棒法教是教了,可是兰花拂穴手和巧妙阵法,我可还没教他。

都说江湖人士一诺千金,说不得,总要把他带回襄阳盘恒好些日子,赋予点

穴法和阵法,叫他专注武学,或可稍减缅怀小龙女之痛,即便不可,学此二法对

他老是无害,亦圆了自己的诺言。「

当下即呼召鲁有脚,着他教一众求乞子协助。丐帮既为世界第一大年夜帮,要寻

找一小我又有何难,怎料一个月来,不只找不到杨过,以致连些许线索也找不到。

黄蓉自是宁神不下,深恐杨过赶上意外,或是又起自毁之念。又过数天,黄

蓉再问鲁有脚,得知仍是音讯全无,而她缅怀杨过之心却竟一日千里。目击襄阳

无事,鲁有脚亦垂垂掌握治理丐帮之道,即向外子言明,翌日一早便即外出探求

杨过。郭靖缅怀故人之子已久,自是无有不允。

郭靖自是对妻子恋恋不舍,临睡前夕,他把黄蓉抱在怀里,语带关心的道:

「蓉儿,此次出门,你真的不用别人相随?虽然这阵子战事稍息,但蹊径总

非安然,你照样带上芙儿齐儿,或是几名丐帮学生以作护卫吧?」「靖哥哥,你

也知道芙儿是不能带的了,她把小龙女害得这么惨,过儿纵是不愿加害芙儿,总

也不会与我们相见。如我只带齐儿,芙儿不恼恨我才怪,她俩近来这么要好,你

又不是不知。二武跟你进修守城,我更不能带走他们啊,而且,把他俩带走了,

耶律燕和完颜萍不也太可怜了么,呵呵。」「那带上几名丐帮后辈总可以吧?」

「那也不好。鲁有脚接任不久,恰是树立权威之时,如我随随便便即因私务

而带走他几逻辑学生,旁人瞧着自然不好,感觉照样我在当帮主。」「唉,这些道

理我岂有不知,只是你孤身在外,我难免担心。」黄蓉见其意甚诚,颇为冲动,

即紧抱郭靖并即劝慰道:「靖哥哥,就是李莫愁这般技艺高强之人我也叮咛掉落了,

加上我现在身子大年夜好,你只管宁神好了。」郭靖深知妻子技艺高强,智计世界无

双,虽仍难免担心,却也想像不到世界有什么人能尴尬她,当即承诺她远行。唯

目击怀中娇妻即将离己而去,心下自是愀然不乐,下体却是身不由己的膨胀起来,

他在黄蓉的耳边道:「你又要离我远去,说不得,今晚总不能把你放过。」

黄蓉早已感想熏染到外子那话儿擦掌磨拳,即轻吻郭靖面颊,面带一丝微笑,道:

「你如何不放过我啊?」

目击娇妻貌美如斯,郭靖难以忍受,一边与妻子深吻,一边纯熟地把黄蓉的

衣裳尽去,黄蓉也体谅地把外子的衣服一件件脱去。

这数天军务不忙,他俩亦时时抽空欢愉一翻,只是郭靖古朴诚笃,对妻子可

谓相敬如宾之极,就是作那回事,亦惟恐动作稍有不敬妻子,于是一招一式,可

谓刻板之极,成亲以来,尽皆如斯。犹幸习武之人身子自然强健,郭靖耐力持久,

黄蓉偶而亦可达致高峰。

这晚他们亦复平常,郭靖把身子压在黄蓉身上,双手把妻子紧抱,下体赓续

抽插黄蓉的小穴。黄蓉对此早已屡见不鲜,认为外子的强壮和对自己和顺体谅,

她的下体亦愈来愈潮湿,双脚尽开以投合外子,口中亦连声哼哼。

「蓉儿,惬意吗?」

「嗯……靖哥哥,好惬意……啊……啊……」

「蓉儿,我爱你……」

「我也爱靖哥哥……嗯……」

「蓉儿,你快点找到过儿回来,我们急速再多生几个孩儿……」在郭靖的努

力抽插下,黄蓉忽然听到「过儿」二字,即闪过一个稀罕的动机:

不知过儿是否已跟小龙女行此伉俪之礼?武三通和芙儿都说过儿跟小龙女已

在古墓成亲,想来他们已经……呵呵,过儿已非小孩子了……她又在想:不知过

儿跟小龙女行此事时的环境若何?过儿机灵智慧,不知行此事时与外子可有不合?

不知过儿……他那话儿长的若何……怪动机一个接一个浮现,使黄蓉小穴倍添湿

润,加上郭靖负责的抽插,更使她愉快连连。她牢牢的抓着郭靖,口中啊啊啊的

叫个不绝。目击妻子较往常愉快,郭靖以为妻子也舍不得脱离自己,于是一边加

速抽插,一边努力强忍着。他自然不知,黄蓉此刻在想的,却是杨过用各类她想

像不到的措施来奸骗自己,把自己弄得耻辱无比却又愉快至极。

此时,郭靖的抽插到已到了极限,终于在她耳边说道:「啊……蓉儿……我

要来了……」

「啊啊啊啊啊……来吧……过……靖哥哥……啊啊啊啊!」可幸黄蓉尚存半

分理智,否则把「儿」字吐出来,绕是她智胜诸葛,可也不知要如何自作掩饰了。

郭靖跟黄蓉都一泻如注,呼气一向。寻常爱清洁的黄蓉,在稍事苏息后都邑

立即前往浴室冲洗。这晚却因愉快过度,找到郭靖的胸部便躺下去昏昏入睡了。

郭靖见美妻睡得昏昏沉沉,自是爱怜与自满之情大年夜增,当下轻吻她的额头,

便也呼呼入睡去了。

他又岂能想到,怀中的娇妻,正在梦中和杨过继承***地交配着……

第二章、货仓受辱〈上〉

「嗯……郭伯母,我要狠狠的干你小穴……你的小穴干若干次也不敷……」

「啊啊……过儿,给我……快啊……啊啊!」

「郭伯母……啊啊!」

「过儿……啊……啊啊啊啊!」

黄蓉从梦中綷然惊醒,目下是一片漆黑的货仓房间,想起自己在这里勾留已

稀有天,杨过仍是音讯全无。原以为只是丐帮帮众干事不力,孰料自己亲身出马,

仍是毫无所获,看来真要找到杨过,尚需多花费更多时日。

她大年夜汗淋漓,想起刚才猛烈的梦,心中犹有余悸。

「怎么我连做梦也会见到过儿,更梦到他跟我……真是太羞人了。」「见到

他今后,难到我真会跟他干这回事吗?不会,过儿比我小这么多,而且此行只是

为了把他带回襄阳传授武功,加上他已有小龙女,毫不会…」想是这样想,可是

黄蓉的手却不自觉的往私处摸去,适才的春梦不只未能使她平复下来,反使她渴

望更多。

「啊啊……啊……」

她深知货仓到处是人,而且所谓的墙壁,只是薄薄的一片大年夜木板,绝难隔音。

纵使如斯,她却难以忍受空虚的滋味,是以一壁大年夜开双腿,双手赓续在揉搓

阴核;一壁紧闭小咀,努力压抑浪叫声别传。脑海中,外子和杨过的面孔在交替

浮现着,只是杨过的脸孔呈现的终究照样较多,与此形成正比的,是她越见猛烈

的手部活动。

「嘿嘿,小妹子一小我很寥寂是吧?不如好哥哥过来陪你一下好吗?」黄蓉

再一次綷然惊醒,近邻一把轻薄的声音使自己欲念全消,也不管是板子太薄照样

浪叫声太大年夜,羞愧无比的黄蓉立即竣事自慰,收敛欲望筹备睡觉去。

谁知近邻的家伙又再出言轻薄:「小妹子完事了么?哎唷,莫非好哥哥刚才

把你吓坏了?真对不起了,不如你过来我这边,让好哥哥的大年夜鸡巴把你好好劝慰

一下吧。」

想到自己的羞事被人知晓,虽然对方不知自己是谁,可黄蓉仍是羞愤不已。

然而此事终归是自己行羞事在先,对方揶揄在后,黄蓉心想且由他说去,自

己睡觉去也。

然而那须眉似乎仍意犹未尽,揶揄黄蓉之声一向,一时在仿照她的自慰声音,

一时则像在说书般,把她说成人尽可夫的淫女子。

所谓是可忍孰弗成忍,听到这些轻薄之言一向如缕,黄蓉就是教养再好也忍

受不了,于因此薄纱遮蔽面孔,只露出一双杀气重重的眼睛,随手提起竹棒,施

尽轻功越窗而出,跳进近邻的房间。

近邻的房间一片漆黑,黄蓉轻功卓绝,睡在床上的须眉显然被蒙在鼓里,仍

然在大年夜放肆言,黄蓉随手施尽两三下棒法,即把对方随意马虎从床上打下来。

「你这家伙是谁,竟敢暗害你老子?」

那须眉迅速站起来,可是还没能跨出一步,又被黄蓉一棒绊到在地。

「这家伙武功平平,只是莽汉一名」黄蓉心想。

须眉还道是自己大年夜意,于是再度站起,依稀望见前方的一小我影,想也不想

就是一记重拳。

黄蓉听风辨影,轻轻的让开对方的进击,更顺势进了三记重棒,心想适才你

云云辱我,总要教你吃些苦头。

须眉「啊」的一声以后便到回床上,他终于知道是赶上高手,只是没想到对

头一起跟纵至此,让他不得安睡。心知自己绝非其敌,当即跪下来求饶道:「大年夜

爷,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只是小人已把银两都尽数了债,现下的银两都是我

自己的,大年夜爷你可切切要信托,要不你可去城东找她确定一下,小人可千万不敢

不服从你独臂大年夜老爷的叮嘱。」

黄蓉一起听来,大年夜致明白他误会了自己是其余仇家,这仇家跟他有些钱财的

胶葛。只是听到着末,一句「独臂大年夜老爷」却使她震了一下:「他口中的」独臂

大年夜老爷「莫非就是杨过?江湖上独臂的侠客不多,更没据说这一带有什么有名的,

想来或许有时机从他口套到一些线索。」

于是黄蓉把嗓子压低,问他道:「我不是你的仇家,你说的独臂大年夜老爷是谁?」

安知道那须眉虽然武功平平,心思倒机智得很,甫听到黄蓉开口,加上传来鼻中

的浓郁的女儿喷鼻和些许的淫味,便猜到对方多数是遭自己打断自慰之乐的女子。

可惜女子来是来了,喷鼻也喷鼻得很,却不是过来跟自己亲热,自己倒给他打得心口

红肿一片,于是又求饶道:「没想到原本是近邻的女侠大年夜人过来啦,小人适才口

没遮拦,信口胡吹一翻,请女侠大年夜人有大年夜量,切切不要见怪,小人不知天高地厚,

还望女侠海涵。」

黄蓉呆了一呆,心想这家伙倒有两分智慧,于是不再压低嗓子,问道:「你

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便宽恕你适才的无礼,你的仇家是谁?他的边幅若何?」

「女侠有求,小人自是各抒己见,言无不实,只是小人真的不知那家伙的名字,

亦不知他的边幅若何。」

「哼,你是肚子饿,想多吃我几棒不成?」

「女侠饶命!非是小人有所遮盖,只是小人实不知他的名字,他边幅原是奇

丑无比,只是小人猜想,他多数戴了面具,故小人实不知他边幅若何。」至此,

黄蓉已猜到这位独臂大年夜老爷就是戴了人皮面具的杨过,心下愉快莫名,只是咀上

仍是冷冷的道:「你安知他戴了面具,而非生成丑陋?多数是你信口雌璜。」

「女侠明鉴,小人在道上行骗为生,虽不精于易容,对江湖上的各类骗术倒

也略知一二,那独臂小子不愿以真面貌示人,故戴上精美的面具,这点小人是十

分肯定的。」

「好,那你因何跟他下梁子?」

「这事说出来倒不大年夜光采,小人盘费将尽,于是在两天前在城东拿去一名女

子十两,那独臂小子本日正午不知从那里走出来,多数是那女子告的状。他把我

揍了一顿后便要我把钱尽数了债,他娘的,我钱没赚到,却赚到一顿,脸都肿成

一大年夜片了。」

他边说边想道:「然后晚上又给你这臭婊子揍了第二顿,本日真是霉到姥姥

家!」

黄蓉心想,原本杨过这小子路见不平,教训这家伙来着。他说是「拿」,想

来不是骗就是抢了,还不知那女子有没有受辱。想起适才被他调戏,本想再送他

两棒,只是还没查知杨过的行纵,于是忍住问道:「那独臂侠现下在那?那女子

又是住在城东那家?」

孰料那须眉灵光一闪,当下明白目下女子问题中的漏洞,于是原先跪在床上

的他,随即坐回床边,冷冷的道:「我为什么要奉告你?我奉告了你又有什么好

处?」

黄蓉也不禁佩服这须眉的机灵,他说自己行骗为生,想来不假,于是说道:

「我也不勉强于你,只是夜栏人静,大年夜夫都睡觉去了,假使待会我下手太重,

你唯有自求多福了。」

须眉心下惊悸,咀上却不输人性:「女侠既已教训小人一次,再来一次也没

什么大年夜不了,只是这位独臂侠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女侠把小人打逝世了,要再找

他便难如登天了。」

他怎料到这么随便一句托大年夜之词,居然能打动黄蓉。这数天来,黄蓉苦寻杨

过不获,假使放过目下的线索,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他,于是说道:「好,

我也不尴尬于你,我们且来个买卖营业,我给你十两,你见告我统统。」「嘿嘿,这

发起原是不错,只是小人此刻倒不想要金钱了。」「那你要什么?」

「只要女侠遵从小人的敕令,好好奉养小人一晚,小人定当有求必应。」原

来这须眉历练江湖,又极好女色,在跟黄蓉发言中,早已被她的的体喷鼻吸引,加

上知道黄蓉空虚寥寂,形势上自己又掌握主动,于是色胆包天,对目下这位武功

奇高的女侠作此下游的建议。

黄蓉怎容得这般无耻之言,当下一棒便往他挥去。他受了一棒,胸口吃痛,

口气可毫不输人:「你打逝世我好了,反正以女侠的才智,两三年后总能找到独臂

侠的。」

原本接肿而来的妙着,却被这恶棍的一句言语轻轻的挡去。黄蓉可真是进退

两难,她雅不愿作此下游之事,可是杨过的消息对好而言何等紧张,而且光凭

「城东的女子」五字,根本弗成能查出甚么名堂,然而想到为了一条线索而作此

就义,却又千万不愿。

她踌躇很久,那须眉却又开口道:「适才听到女侠呻吟之声,想来女侠亦寂

寞难耐吧?何不乘此良机共聚一宵?待会小人毫不焚烧着光,我既无法得悉女侠

样子容貌,自是无法事后侵害女侠名声。何况女侠武功高强,小人千万不是你的对手,

假若小人待会过份无礼,女侠只消轻轻一掌,小人便要往阴曹九泉报道去了。以

如斯前提,即可换来贵重情报,女侠请三思啊。」黄蓉紧咬下唇道:「好,但我

也叫你知道,若你胆敢有所瞒骗,除了把你杀掉落,我还要你先尝尝我的手段!」

「小人立誓,毫不敢对女侠有所瞒骗,否则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逝世!」黄

蓉叹了一口气,「好吧,随你的便,那你想如何?」须眉笑道:「好妹子,先坐

过来这边吧!」当下便拖着黄蓉的手,强把她拖到床边,黄蓉轻轻争扎一下便坐

到床边,恰恰坐在须眉的两跨中心,背靠着这名恶棍,双手维护胸部,心中既是

羞愧,又是惊悸,又带有两分奇异的感到。

须眉心复愉快至极:「臭婊子刚才把我揍得高兴,现在看我还以颜色,不把

你干逝世我这汉子不做也罢!」

想是这样想,他行事起来却又岑寂实足。他不急于进攻黄蓉的丰胸,双手轻

轻围绕她的纤腰,又时时轻轻抚摩她的腰垂,嘴巴可忙得很了,一时轻吻黄蓉的

锁骨,一时热吻她的粉颈,一时在她的耳边吹气,说上几句讴歌措辞。

黄蓉什么时刻受过这般细心的抚摩,徐即快感连连,跨下都开始湿了,防卫

美乳的双手也松了下来,只是羞于呻吟,于是还努力强忍着。

须眉对付黄蓉细微的变更可谓洞若不雅火,当下双手逐步从腰部往长进攻,他

轻轻握着黄蓉的玉手,把他们分手放在自己的大年夜腿之上,黄蓉原先还有点争扎,

可是须眉又在黄蓉耳边吹气,使她人都软了下来,便不在抗拒把手放在这恶棍的

大年夜腿上了。

成功办理障碍后,须眉也忍不住了,双手狠狠的抓向黄蓉的丰胸,黄蓉「啊」

的一声,既感耻辱又感痛楚,却也有几分愉快,她羞愧无比,如非为了杨过,她

早已一掌把这须眉干掉落了。

须眉自不知黄蓉的心思起复,他倒是讶异于黄蓉双胸的丰满。「妈的,这妞

儿腰这么幼,胸这么大年夜却又这么挺,真是极品!看来今晚老子不用睡了!」他有

节奏的推拿着黄蓉的双胸,咀巴转而进攻黄蓉的耳垂。黄蓉强忍了一会,终于忍

不住轻声呻吟。

「啊……啊……」

「女侠的胸部又大年夜又挺,偏生摸起来却这般柔嫩,真是美得很啊。」「啊…

…你……无耻……别再说了……快停手……啊……啊……」只是说这话时,黄蓉

已是娇声连连,刚才的霸气已全消掉。

须眉右手轻抚黄蓉脸颊,把黄蓉俏丽的面容以后仰,须眉也忍不了,垂头便

是一吻,黄蓉委婉相就,双方就像情侣般热吻起来,赓续在互换彼此的唾液。

这时刻,须眉不知不觉已把双手进攻至黄蓉的衣服里头,赓续在玩弄着她的

乳头。不愧是色场熟手在行,须眉有节奏地推拿和揉搓着黄蓉的乳头,使黄蓉更形兴

奋,她的私处早已湿了一大年夜片,感到非常空虚。

不知不觉,黄蓉的上衣已被退去了,她羞得面红耳赤,只是下体的空虚感却

非常强烈,她盼望获得更多,于是也顾不得耻辱了,把左手从须眉的大年夜腿向后抚

摸,直至对方早已暴跳如雷的下体,她轻轻抚摩着对方的龟头,把自己最原始的

欲望和必要奉告对方。

须眉愉快莫名,口中柔声道:「女侠很想要他吗?」黄蓉的酡颜得像刚烧红

了的铁,却又不敢回话,只得继承轻轻抚摩。

「女侠不回话,看来是不想要他,那便算了。」说罢便把黄蓉的手从自己的

私处抽离。

「不……我很想要……想要他……」黄蓉的声音细如蚊叫。

黄蓉也不信托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她除了把手再次放到须眉的私处上,更主

动把手伸进裤内,直接感想熏染对方火热的肉棒。

黄蓉心想:「啊,怎么这么大年夜,而且热的很……不知放进去会是什么感到…

…啊啊……怎么我会这样……啊……」

须眉心想:「想不到女侠武功高强,原本却是淫娃一个,才揉两下便变得这

么骚,哼,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须眉当下放弃进攻黄蓉的乳房,却把黄蓉紧闭的双腿打开,分手搁在自己的

大年夜腿上,这姿势是何等耻辱,黄蓉随即把右手挡在私处前,咀边却在说「不要…

…」,左手却不愿脱离须眉的阴茎。

须眉已抉摘要尽情赤诚黄蓉,于是强行把她的手拿开,然后隔着内裤抚摩黄

蓉的私处。

「女侠很骚啊,你的内裤都全湿了,呵呵。」

「不要……不要说啊……啊……很羞……啊……」「女侠刚才不是说想要吗,

你究竟想要什么啊?」「啊……啊……不要……啊……我不说……怪羞人……」

「女侠不说便算了……」说罢,须眉却加强刺激黄蓉,他的手早已超出黄蓉的内

裤,直接刺激着黄蓉的阴核和阴唇。

黄蓉被他弄得娇声连连,下体早已湿如决堤,这下什么女侠,甚么丐帮前帮

主的庄严,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她忍不住道:「我要你的……那个……」「那

个等于甚么啊?」

「啊呀……你总是在欺压人……人家想好哥哥你的……肉棒……」「肉棒你

不是在握着了么,我已给了你啊。」

「我不依啊……我要你放进我的……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啊?」

「呀呀……你又欺压人……便是把好哥哥的肉棒……放到妹妹的淫穴里……

帮我止痒……啊……快啊……别再欺压妹妹好不好……求求你了……啊……」男

子一下淫笑,便把黄蓉和自己的衣服一古脑脱去,然后把黄蓉平放在床上,一下

子便插进黄蓉的嫩穴中,开始激烈又有节奏的抽插。

「怎么样,小淫娃,好哥哥的大年夜肉棒好不好?」「好极了,妹妹爽得快要升

天了,啊啊!」

「哼,这么快便仙游了么?好哥哥还没尽全力啊。」「啊啊……再给我……

再给我……好爽……啊啊啊啊……啊……」须眉尽情施展全身解数,用各类花式

和淫语尽情淫辱黄蓉,黄蓉此刻早已理智全掉,只想跟目下这须眉一路达到顶端,

加上各类她从没体验过的招式,更使她趋向猖狂,湿水都洒满一床了。

「小淫娃,你看你多么骚,淫水把床都弄湿了。」「啊啊……由于好哥哥把

妹妹弄得好惬意……啊啊……」「刚才你不是很威猛的么,怎么现下这么骚,哼,

你是小淫娃是不是?」「啊……我不是……啊呀呀……」

「不是?那好,那我停下来,不插了!」

「不!不要,不要啊啊!」

「那你是小淫娃吧?」

「啊……我是小淫娃,啊啊,好哥哥别停下来,我是小淫娃……啊……」

「好,小淫娃……好哥哥要来了,啊啊啊啊!」黄蓉在高潮间回覆了一丝理智:

「啊,不要射进去……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太迟了……啊!」

「啊啊!」

黄蓉整小我都瘫软在床,身子都动不了,须眉虽已射精,却不愿把肉棒抽离,

他把身子压住黄蓉,热烈的吻着黄蓉。

又是一段激吻后,须眉终于乐意脱离黄蓉的身段。正当黄蓉想开口之际,男

子却抢先在她耳边道:「小淫娃,你说过今晚都要听我的,现下间隔天光还早得

很,我们苏息一会后便来第二回合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