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岳母之三重性爱

2019-05-31 17:44  作者:admin 点击:次 

岳母之三重性爱我今年三十岁,和两位女性住在一起。女儿小秋是二十七岁,而母亲婉芬五

十岁。

  当我写这故事时,她们就坐在我旁边,她们正帮助我複述我们自己的故事。

  我们可全都是赤身裸体,因为我们刚刚结束了两小时欲仙欲死的美妙绝伦的

连床大会。母女一箭双鵰,我一介穷儒,可从来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在高中初遇小秋,高中快毕业时,小秋终于和我成了密友,经常腻在在一

块儿。小秋的父母离婚后母女同住。婉芬也特别喜欢我。我放学后总是和她们在

一起,尤其是夏天。

  小秋和我在高三发生了第一次性关係,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丈母娘看女婿,

越看越欢喜,婉芬明知道我们夜夜春宵,却听之任之,她甚至还常常提醒和教育

我们如何避孕。所以我们俩常常晚上住在她家,放胆狂欢,婉芬也习以为常。

高中毕业后,我们却考上不同的大学。整整四年间,天各一方,无缘相会。

  我常常通过电话和她们保持联繫,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我们的关係就只

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了。

  毕业后小秋和我都重返故乡工作,但四年过去了,我们都换了个人,相互之

间甚至还有了点陌生感。

  我登门拜访了小秋和婉芬,还约小秋出去几次,我日思夜想和小秋做爱,但

我们都明白需要一些时间,才好重温旧梦。

  大约在我回来后第二个月,婉芬卖了她的老屋,在离城市大约八十英里的湖

畔另买了一所房子独居。紧接着,小秋和我在7月4日週末一块儿去看望婉芬,

庆贺乔迁之喜。

  我们到时天已近晚,吃过晚餐后又海阔天空谈到很晚,后来婉芬和小秋上楼

睡觉去了,我留在楼下起居室看电视。乏味的电视让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睁

眼已是凌晨2:30。我就决定去楼上睡觉。

  在通向楼上客房的路上,我经过的卧室,奇怪的声音令我忍不住从微开的门

缝中向内张望了一下,我一下子惊呆了。

  我看到了也许在我的最混乱的性梦中也难以想像的某样东西:在卧室的大床

上,两个丰满的肉体,小秋和婉芬,正忙于69式性爱。小秋的舌头添在婉芬的

阴蒂上,而婉芬的舌头伸长着在探索小秋的小穴。

  我几乎不能相信它所看到的,我也几乎不能挪动身子,而我的眼睛象被固定

在那里。她们不停地变换姿势,小秋还喃喃的哼叽着一些淫言秽语:妈咪狠点操

我罢,妈咪像爹地那样尻我罢。

  我极度震惊,但同时,也慾火飞腾。在我已经阅读的所有色情作品杂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