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我的别人的怡宜

2019-10-26 05:2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求你…不要…,我快娶亲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着她身上的衣衫,怡宜早已明白了是什么一会事,然则又有那一个少女的哭求能令我这冷血的人狼心慈手软,相反地只会更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摧残欲望。

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为防走光而打底的运动裤与及内裤,瓦解了她下身统统阻碍我入侵的障碍物。不知生逝世的怡宜亦不甘愿的乱踢着双腿,意图逃离我的魔掌,但这种稚子的反抗行径又就会难获得我,换来的只不过是无情的掌掴袭击,令怡宜的脸上留下了新鲜的化妆。

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难得的衬衫在我的手中变成了抹布一样的碎块,洁白的胸围亦难逃我的魔掌,在连翻的扯脱中脱离了怡宜的身段,令其主人变成了奸魔铁蹄下全裸的羔羊。

“求你…放过我…”怡宜仍不心息的恳求着,真是愚笨的女人,以为只要恳求多我两、三次就会放过她吗?我照样早早进入破裂摧毁她着末的幻想。我纯熟的将怡宜反转成后背位,有人说这种体位着实专为强奸而设,我不由得深表附和,尤其是当阳具狠狠插入那些无力反抗的弱质女流之际,她们那种痛不欲生的神色,却偏偏无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样忍受我的强奸狎玩。那就恰正是强奸这种行径的绝佳调味料。

我将长枪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壶之内,一瞬间易服室内响起了怡宜的哀叫,想不到她已年纪不轻却依旧人靓声甜,确是可贵可贵。不过正如我先前所料,怡宜早已不是处女,显着她的未来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数,虽然有些失望,却无碍我的奸兴,反而暗暗有人种摧毁人家贞节的快感。

怡宜刚才的演唱可谓相称落力,只见她的舞衣之内早已水迹斑喷鼻汗淋漓,而现在生怕她顿时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紧抓着怡宜的乳房,然后将阴茎猛插入怡宜的花心深处,充足的填满了她阴道间的每一丝闲暇,不过娇小玲珑的她却不够以容纳我的巨根,只能勉强吞下三份二的长度就已经客满。

我渐渐的抽出了阴茎,一点都不为不能尽根而入而发急,只不过是刚开始了吧!待会我绝对要你这婊子全吞下我的钢枪。公然一被我进入,怡宜亦已敦朴实实的放弃了反抗,只是逝世鱼般忍受着我的插弄,只盼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过她可能不知奸魔与一样平常强奸犯的分手,便是奸魔假如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榨出汁来。

公然怡宜才不过数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缓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同时调剂着受插点。“是身痕了吗?”我淫笑着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两边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齿的烙印。既然怡宜也开始想要,我又怎美意思不满意她,于是逐步加快了抽插的速率,尽情演着身下的名器。下身激烈交沟的水声,怡宜的呻吟声,两具肉体激烈磨擦的声音,我那结实小腹撞上怡宜那洁白丰臀的撞击声,统统统统都幻化成这淫秽的交响乐。

我咬着怡宜的耳垂道:“看你这婊子多淫,刚才还说不要,现在看你的妹妹夹得我多紧。”

怡宜喘着粗气红着脸道:“乱讲,明明是你强来…”

怡宜的话仍未说完,我已渐渐抽送着阴茎,挤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时淫笑道:“那么这些淫水是哪个下游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经发硬的乳头道:“那么你的奶头又为什么硬突起?”怡宜夹合着双唇作出了无声抗议,然则跟着我的肉棒又一次准确地击中她的G点,怡宜只得发出娇媚的呻吟声。

“爽吗?看你叫得多浪。”我一边加速抽插着,一边下游的谐谑着怡宜。事到如今,怡宜亦已无法遮盖自己的性欲,只得老实地点点头,同时摊开怀抱,尽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硕大年夜的龟头随即已一寸寸的迫入怡宜的幼嫩花宫之内,彻底开拓她体内那最深入的禁地。

“干得真爽,已经入到了子宫,若在这里射的话,生怕你会有身。”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不禁自得的笑着。怡宜听了结不禁吓了一跳,原先只以为跟汉子干过便算,就算作是一夕风骚,谁知可恶的汉子竟盘算不带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有身,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为丈夫有身的盘算,以是不只只没有做避孕的步伐,近来更不绝进补盼望令婚后更轻易有身,谁知却白白便宜了另一头色魔。

怡宜心里不由得谋略了一下日子,随即已激烈挣扎起来,不停与怡宜猛烈交欢着的我当然体回到她反抗的缘故原由,已淫笑着将龟头直狎入她最深的体内道:“原本本日是你的危险期吗?”终于被汉子发清楚明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只盼望汉子大年夜发慈悲的放过她,只不过她听到的却是:“那就恰恰,BB就当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

一想到怡宜的未来丈夫,将会平生为我养育孩子,我已愉快得不由得不鼓足干劲猛干着,尤其是看到怡宜虽然不乐意,但敏感的身段却跟着我的狎玩而赓续作出反映,以致连子宫深处亦生出了妊娠的筹备。我轻轻舔弄着怡宜的耳垂:“那我给你一个着末时机吧,只要你能忍着不在我之后的1000下抽插中泄出来的话我使放过你,然则若你未到1000下便泄掉落的话到时我连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过。”

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汉子的把戏,然则只要有一线活力,怡宜已急忙点头准许。我见怡宜准许,已急不及待的挥军而出:“这是第一下!”硕大年夜的龟头再一次狠狠撞在怡宜娇嫩的子宫壁上,其间极尽所能的掠过了怡宜阴道内的敏感带,我认为只是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年夜腿已在不自觉间夹紧我的腰肢。

“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还有999下,假如你泄两次,我就要你给我生对双胞胎,假如你泄够11次,那到时足球队也要给我生出来,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么多,我便等你生完再来奸你,直到你给我生足数为止。”我边插边说着,着实凭怡宜的反映,不要说1000下,她连100下也铁定挨不过。”只见怡宜正牢牢的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抓着台面,以抵抗体内强烈的快感,然则她的双脚早已不期然颤动起来,显示出她只不过是在病笃挣扎。

既然如斯,我就给她一个高兴吧!跟着口中飞快的数着,我的阴茎同时像装上了摩打一样,飞快的赓续收支着怡宜的阴户,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龟头都准确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时在怡宜早已发情染红的娇躯上留下了吻痕,然后就在我一下克意的深入间,怡宜的子宫内已喷出了灼热的泉水。怡宜的阴道亦配台着逝世命的夹紧我的阴茎,怡宜的四肢更同时稍微的痉挛着。

“终于泄了吗?才只不过90多下!”我自得的淫笑着,同时阴茎已再一次开动,全不理会怡宜的高潮过了没有。因奸成孕的噩梦虽然令怡宜面色发白,然则苍白的脸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盖。怡宜猖狂的扭动着腰肢,跟着我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泄着,直至第1000下的光降。

我将阴茎尽狎入怡宜的子宫之内,满载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宫之内,烫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认为一波波充溢生命力的灼热精浆正不绝喷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精液迅速的灌满自己的子宫,与自己的卵子慎密结合着,令自己除了怀有汉子的身孕外已别无其它选择。

“上得少女多,偶尔来一个少妇也不错。”我拍着怡宜的丰臀,谐谑着被我奸得四肢无力的丽人儿。

“你刚刚也泄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预定,可要为我生一队7人足球队啊!”怡宜难憾的扭动着腰肢,忍受着我持续爱抚着她的娇躯。

“不过在这之前,我照样先夺得你余下的处女吧!”

“余下的处女?!”怡宜还未弄清楚汉子的意图,屁股已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立时明白汉子问鼎的目的原本是哪里!

“真他妈的紧!”我疏忽这暗藏通道的蓝本设计,纯以腰力将我的阴茎直贯穿而下,痛得怡宜发出了声声惨极的哀号。可惜她的悲呜不单止不能唤醒我的测隐之心,反而令我的阴茎因那阵阵的摧残快感而变得越发的充血涨大年夜,令怡宜的恳求生出了反效果。

“这里未试过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疏忽怡宜的哀号,一次又一次摧残着怡宜的身心,然后在泄射的临界点将我那长枪抽出,改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内,将那滚滚的白浊大水,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处。

“求你…不要…,我快娶亲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着她身上的衣衫,怡宜早已明白了是什么一会事,然则又有那一个少女的哭求能令我这冷血的人狼心慈手软,相反地只会更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摧残欲望。

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为防走光而打底的运动裤与及内裤,瓦解了她下身统统阻碍我入侵的障碍物。不知生逝世的怡宜亦不甘愿的乱踢着双腿,意图逃离我的魔掌,但这种稚子的反抗行径又就会难获得我,换来的只不过是无情的掌掴袭击,令怡宜的脸上留下了新鲜的化妆。

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难得的衬衫在我的手中变成了抹布一样的碎块,洁白的胸围亦难逃我的魔掌,在连翻的扯脱中脱离了怡宜的身段,令其主人变成了奸魔铁蹄下全裸的羔羊。

“求你…放过我…”怡宜仍不心息的恳求着,真是愚笨的女人,以为只要恳求多我两、三次就会放过她吗?我照样早早进入破裂摧毁她着末的幻想。我纯熟的将怡宜反转成后背位,有人说这种体位着实专为强奸而设,我不由得深表附和,尤其是当阳具狠狠插入那些无力反抗的弱质女流之际,她们那种痛不欲生的神色,却偏偏无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样忍受我的强奸狎玩。那就恰正是强奸这种行径的绝佳调味料。

我将长枪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壶之内,一瞬间易服室内响起了怡宜的哀叫,想不到她已年纪不轻却依旧人靓声甜,确是可贵可贵。不过正如我先前所料,怡宜早已不是处女,显着她的未来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数,虽然有些失望,却无碍我的奸兴,反而暗暗有人种摧毁人家贞节的快感。

怡宜刚才的演唱可谓相称落力,只见她的舞衣之内早已水迹斑喷鼻汗淋漓,而现在生怕她顿时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紧抓着怡宜的乳房,然后将阴茎猛插入怡宜的花心深处,充足的填满了她阴道间的每一丝闲暇,不过娇小玲珑的她却不够以容纳我的巨根,只能勉强吞下三份二的长度就已经客满。

我渐渐的抽出了阴茎,一点都不为不能尽根而入而发急,只不过是刚开始了吧!待会我绝对要你这婊子全吞下我的钢枪。公然一被我进入,怡宜亦已敦朴实实的放弃了反抗,只是逝世鱼般忍受着我的插弄,只盼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过她可能不知奸魔与一样平常强奸犯的分手,便是奸魔假如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榨出汁来。

公然怡宜才不过数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缓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同时调剂着受插点。“是身痕了吗?”我淫笑着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两边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齿的烙印。既然怡宜也开始想要,我又怎美意思不满意她,于是逐步加快了抽插的速率,尽情演着身下的名器。下身激烈交沟的水声,怡宜的呻吟声,两具肉体激烈磨擦的声音,我那结实小腹撞上怡宜那洁白丰臀的撞击声,统统统统都幻化成这淫秽的交响乐。

我咬着怡宜的耳垂道:“看你这婊子多淫,刚才还说不要,现在看你的妹妹夹得我多紧。”

怡宜喘着粗气红着脸道:“乱讲,明明是你强来…”

怡宜的话仍未说完,我已渐渐抽送着阴茎,挤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时淫笑道:“那么这些淫水是哪个下游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经发硬的乳头道:“那么你的奶头又为什么硬突起?”怡宜夹合着双唇作出了无声抗议,然则跟着我的肉棒又一次准确地击中她的G点,怡宜只得发出娇媚的呻吟声。

“爽吗?看你叫得多浪。”我一边加速抽插着,一边下游的谐谑着怡宜。事到如今,怡宜亦已无法遮盖自己的性欲,只得老实地点点头,同时摊开怀抱,尽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硕大年夜的龟头随即已一寸寸的迫入怡宜的幼嫩花宫之内,彻底开拓她体内那最深入的禁地。

“干得真爽,已经入到了子宫,若在这里射的话,生怕你会有身。”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不禁自得的笑着。怡宜听了结不禁吓了一跳,原先只以为跟汉子干过便算,就算作是一夕风骚,谁知可恶的汉子竟盘算不带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有身,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为丈夫有身的盘算,以是不只只没有做避孕的步伐,近来更不绝进补盼望令婚后更轻易有身,谁知却白白便宜了另一头色魔。

怡宜心里不由得谋略了一下日子,随即已激烈挣扎起来,不停与怡宜猛烈交欢着的我当然体回到她反抗的缘故原由,已淫笑着将龟头直狎入她最深的体内道:“原本本日是你的危险期吗?”终于被汉子发清楚明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只盼望汉子大年夜发慈悲的放过她,只不过她听到的却是:“那就恰恰,BB就当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

一想到怡宜的未来丈夫,将会平生为我养育孩子,我已愉快得不由得不鼓足干劲猛干着,尤其是看到怡宜虽然不乐意,但敏感的身段却跟着我的狎玩而赓续作出反映,以致连子宫深处亦生出了妊娠的筹备。我轻轻舔弄着怡宜的耳垂:“那我给你一个着末时机吧,只要你能忍着不在我之后的1000下抽插中泄出来的话我使放过你,然则若你未到1000下便泄掉落的话到时我连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过。”

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汉子的把戏,然则只要有一线活力,怡宜已急忙点头准许。我见怡宜准许,已急不及待的挥军而出:“这是第一下!”硕大年夜的龟头再一次狠狠撞在怡宜娇嫩的子宫壁上,其间极尽所能的掠过了怡宜阴道内的敏感带,我认为只是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年夜腿已在不自觉间夹紧我的腰肢。

“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还有999下,假如你泄两次,我就要你给我生对双胞胎,假如你泄够11次,那到时足球队也要给我生出来,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么多,我便等你生完再来奸你,直到你给我生足数为止。”我边插边说着,着实凭怡宜的反映,不要说1000下,她连100下也铁定挨不过。”只见怡宜正牢牢的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抓着台面,以抵抗体内强烈的快感,然则她的双脚早已不期然颤动起来,显示出她只不过是在病笃挣扎。

既然如斯,我就给她一个高兴吧!跟着口中飞快的数着,我的阴茎同时像装上了摩打一样,飞快的赓续收支着怡宜的阴户,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龟头都准确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时在怡宜早已发情染红的娇躯上留下了吻痕,然后就在我一下克意的深入间,怡宜的子宫内已喷出了灼热的泉水。怡宜的阴道亦配台着逝世命的夹紧我的阴茎,怡宜的四肢更同时稍微的痉挛着。

“终于泄了吗?才只不过90多下!”我自得的淫笑着,同时阴茎已再一次开动,全不理会怡宜的高潮过了没有。因奸成孕的噩梦虽然令怡宜面色发白,然则苍白的脸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盖。怡宜猖狂的扭动着腰肢,跟着我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泄着,直至第1000下的光降。

我将阴茎尽狎入怡宜的子宫之内,满载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宫之内,烫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认为一波波充溢生命力的灼热精浆正不绝喷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精液迅速的灌满自己的子宫,与自己的卵子慎密结合着,令自己除了怀有汉子的身孕外已别无其它选择。

“上得少女多,偶尔来一个少妇也不错。”我拍着怡宜的丰臀,谐谑着被我奸得四肢无力的丽人儿。

“你刚刚也泄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预定,可要为我生一队7人足球队啊!”怡宜难憾的扭动着腰肢,忍受着我持续爱抚着她的娇躯。

“不过在这之前,我照样先夺得你余下的处女吧!”

“余下的处女?!”怡宜还未弄清楚汉子的意图,屁股已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立时明白汉子问鼎的目的原本是哪里!

“真他妈的紧!”我疏忽这暗藏通道的蓝本设计,纯以腰力将我的阴茎直贯穿而下,痛得怡宜发出了声声惨极的哀号。可惜她的悲呜不单止不能唤醒我的测隐之心,反而令我的阴茎因那阵阵的摧残快感而变得越发的充血涨大年夜,令怡宜的恳求生出了反效果。

“这里未试过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疏忽怡宜的哀号,一次又一次摧残着怡宜的身心,然后在泄射的临界点将我那长枪抽出,改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内,将那滚滚的白浊大水,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