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被客户办公室强上

2019-10-10 21:1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被客户办公室强上

丽玲虽然当着我的面让夏磊百般调戏玩弄,奴颜婢膝地侍候着夏磊,可是夏磊一不在时,她顿时又在我眼前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神圣弗成侵犯的假正经样。

我虽然明知道她只是夏磊脚下的一只贱母狗,可照样怕她。

是日一大年夜朝晨,丽玲才刚从外貌回到家里,身上只穿戴一件透明的吊带超短裙,里面什么也没穿,乳房和阴部清晰可见。昨晚穿在脚上出去的高跟拖鞋也掉落了,只见丽玲赤着双脚回来,样子很是狼狈。

我低着头不敢看丽玲的下贱样子。丽玲常常晚上打扮得妖妖娆娆出去,回来时却衣不掩体,无意偶尔以致赤着双脚很狼狈地回来,我己经习气了。

丽玲虽然险些赤裸,狼狈不堪,然则在我眼前仍旧是一副盛气淩人的傲慢样子,她冷冷地对跪在一旁的我说:「江明,不是……贱货过来。」我心中有点不悦,但照样照她的话走到她眼前,她示意我跪下,接着打了我几记重重的耳光。

「今后我回来时,你要跪在门口欢迎我,知道吗?」我点头表示明白,顿时又换来两记重重的耳光:「我的问题要礼貌地用口回答,还要尊称我为主人,明白了吗?」「明白了,主人。」「过来舔脚!」我正想低下身舔丽玲的脚面,丽玲急速用脚底挡着我的嘴:「舔脚底啊!」脚底这样脏,我不禁在踌躇。

「不想舔就只管出声吧!」「不不,奴才不敢,我舔!」着实我心里真的不想,然则不敢开口说。

「舔得乾净点!奉告你,我昨晚可是被逼光着脚爬在地下让他们玩的,他们玩后才不会让我洗脚穿鞋呢!想想吧,脚上肯定有不少脏器械,说不定还有那些臭汉子的精液呢!可是,为了表示你对我更深的崇拜,别嫌脏,快舔!」我无法抗拒她标致的眼睛和甜蜜的声音,于是闭上眼睛舔了舔她龌龊咸咸的臭脚丫子。

舔了一个小时,丽玲便站起来进了寝室,我也跟了进去。岂料我一进房,竟令丽玲大年夜怒,她拿起皮鞭走过来打了我几鞭:「谁赞许你进来?今后没老娘批准不准进来,否则休了你!滚出去,贱骨头!」后来丽玲又规定我,她回来时我要脱光衣服,只准穿内裤,自行戴上狗链,跪在大年夜门后欢迎她。她一入屋,我便要爬到她的脚前像狗一样猖狂舔她的鞋子作为敬礼,接着她便像牵狗一样,牵着我进入大年夜厅。我要为她脱鞋、脱丝袜,然后为她推拿双足。

她练习我舔脚也要舔得有技术,先用舌头舔她的脚底三次,再用舌头舔她的每个脚趾缝,接着逐根逐根脚趾吸啜,再舔她的每只脚趾甲,每个星期要为她修剪脚趾甲一次。

假如她心情好,便将我用狗链锁在一旁,我只要舔洁净她的脚便可睡觉;假如她心情不好或舔得她的脚不惬意的话,她会把我吊起,用种种各样的皮鞭来鞭打,每次总要鞭上几十鞭以上她才歇手。

是日晚上,丽玲和往常一样打扮得妖妖娆娆出去了。按照她的叮嘱,我跪在家门边的墙角等她回来。直到晚上2点,她回来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我从没见过的汉子和她一路回来。难道她敢背着夏磊养小白脸?后来才知道那汉子是夏磊的一个外埠大年夜客户,是夏磊让丽玲把他带回家里来的。

在夏磊的安排下,丽玲晚上只好被迫陪那汉子喝了酒,并带着那汉子到家里来。丽玲更凄切的命运也从此开始,我老婆成了让夏磊随便送给客户和同伙玩弄的性玩具。

他们俩一进门就开始亲吻,似乎我并不存在似的,我不敢多看,仍旧像狗一样跪着低着头。他们就这样不绝地密切着,还夹杂着低声的笑语,然后两人都倒在地毯上,不一会丽玲就脱得只剩下吊带薄纱丝裙了。

一下子我听到丽玲的嘴里发出异样的响声,偷看时,不由耳热情跳,原本她嘴里含着那汉子的阴茎在不绝地吞吐着,她白嫩滑腻的大年夜屁股恰恰冲着我撅着,也在她的动作下逐步扭摆着。

口交了一会,那汉子就把丽玲按倒在地毯上操起来。他们就这样在我身边性交了整整一个小时,我的耳边里全是丽玲的呻吟声和浪笑声:「嘻嘻……不要了啦,够了吧!」「听夏磊讲,你是她的性奴,对吗?」「这……他……怎么可以……这样……」我老婆想不到夏磊会奉告他自己的性奴身份,立时羞得愧汗怍人。原先夏磊安排他到我家里来时,丽玲想让我出去避一避的,但夏磊不肯。原本夏磊便是要让他的客户好好赤诚她。

「臭婊子!不要再给我装假正经了,你这个掉常的贱女人!还为人师表呢!

真是恶心!」「不要再赤诚我了,我……」丽玲辱没地哭了起来。

「奉告你,夏磊什么都奉告我了,你假如不好好侍候我,我就奉告他你没侍候好我。」「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不要这么说,求你了!我不敢再装假正经了,我什么都听你的。」「那还不跪下来叫主人!」「是,主人!奴婢乖乖,奴婢听话。」「舔脚!」「是,主人!奴婢给主人舔脚。」丽玲说着就跪在那汉子脚下,双手捧起他的臭脚,很卖力地舔了起来,从脚趾头不停舔到脚底。

「贱货,据说你在家里不是居高临下的女主人吗?怎么下贱到要给我们臭汉子舔脚呢?」「奴婢在主人眼前,只配给主人舔脚。」丽玲嗲声嗲气地回答。

「你的脚不是也常常叫你老公给你舔吗?我是不是也要给你舔一舔啊?」「奴婢不敢,奴婢的脚是专门让主人玩弄的。」「你是我的女奴吗?」他一边抚摩着丽玲的乳房,一边逐步说着:「你这个贱货!你主人夏磊给你起了一个什么名字啊?」丽玲点点头,怕羞地说:「丽……奴。」「叫我呢?」「主……人。」「转变得很快。」汉子知足地摸着丽玲的小腹,理了理阴毛。

「丽奴,来为我洗个澡!」那汉子叮嘱道。

浴室里,丽玲畏畏缩缩地为那汉子搽洗澡液,搓洗,双手只是在他的上身游动。那汉子笑了笑,抓住她的手,放在早已勃起的阴茎上:「重点是洗这里,洗乾净好吃呀!」在他的向导下,丽玲细嫩的小手反覆揉搓着阴茎,翻开包皮,洗濯阴囊。

接着,那汉子把丽玲拉进怀中,让她涂满洗澡液的胸脯在自己身上摩擦,还说:「你要学会用你的乳房为你的主人洗浴,就像这样──」他两手插在丽玲腋下,用她的双乳摩挲自己的胸部、腹部、下身,让阴茎在乳沟中摩擦。

「学会了吗?」丽玲点点头。

「那试试!」丽玲只好在那汉子怀里蠕动身子,试着用乳房摩擦他的肉体,滑溜溜的肌肤不绝摩挲,那汉子同时用手爱抚着她,快感悄然孕育发生。垂垂的,丽玲娇喘吁吁,粉红的乳头鼓胀发硬。那汉子抚摸着她的乳房,甚为舒服。

走出浴室,丽玲全身发软,睡房清凉如春,她却认为燥热。

「丽奴,过来,跪下。」丽玲听从地跪在那汉子眼前,不知要做什么。那汉子拉她近前,伸开两腿,袒露着下身,捧起她的脸颊,说:「你知不知道女性奴身上有几个口供主人享用的?」丽玲摇摇头。

「三个,记着!一个是嘴,一个是阴户,还有一个是肛门。女奴的穿戴,要只管即便性感,但又不能全裸,那些薄纱吊带裙、肚兜、草裙、披纱自己搭配着穿。

不许穿内裤,脱起来未方便。你的乳房很挺,不用乳罩,免得阴碍增大年夜。女奴的言行主如果,主人一来,就跪在主人眼前,说「主人回来了」,然后为主人脱衣服。主人累了,就为主人推拿。为主人洗浴,是用乳房,我已教过了。主人要饮酒,乳房杯,小穴杯和菊花杯,轮流奉上。这些记着了?」他边说,边用鞭子托起丽玲的下巴,看来那汉子也是调教女人的高手。

丽玲点点头,她已经被目下的这个陌生汉子调教得服服贴贴了。

「不可!要说「丽奴记着了,主人」。」「丽奴记着了,主人。」「现在,为我推拿。」他躺在床上,辅导着丽玲:「来,像狗一样跪在我身边,用嘴和舌头来推拿,便是亲吻之后用舌头舔,满身走遍,这叫环游天下。先从嘴开始。」丽玲忍受着身子性感带不绝地被刺激,微微颤动跪上床,伸长脖子,小嘴贴上主人的嘴唇,亲吻一下,又用舌头添一下。

「很好,用点劲,在脸上继承。」那汉子夸奖着,捏了捏乳头。丽玲亲着、舔着,从主人的脸、脖子得手臂、腋下、胸部……那汉子大年夜字儿放开四肢举动,尽情享受,痛快酣畅极了。

丽玲垂垂亲吻到了下身,对高高翘起的阴茎夷由着,「亲下去,不要停!」那汉子催匆匆。丽玲又羞又怕,其实亲不下去,带着哭腔说:「主人,丽奴怕,饶了丽奴吧!」「亲!快亲!」那汉子坐了起来,看着丽玲敕令:「要把精液亲吻出来。」他本日要好好享受口交了。

丽玲畏畏缩缩的用嘴唇碰了一下龟头,又挪开,眼泪都流出了:「主人,求求你,丽奴不可,丽奴给主人舔脚吧!」「你他妈的真笨!」汉子站起来走到椅子上坐下,挥挥手:「过来!」「是,主人。」丽玲赶快以前跪在他眼前。

「把衣服脱了!」丽玲拨下吊带,薄纱丝裙散落脚下,只剩推拿乳罩和粉红蝴蝶带。

那汉子掏出狗项圈为丽玲戴上,拿起牵绳,说:「你不听话,我要罚你在厅里爬十圈!」丽玲顿时乖乖的跪在地上爬行。

「四肢举动着地,不要用膝盖!」丽玲伸直腿,四肢着地,头冲下,屁股高高撅起,吃力地在厅里遛圈。那汉子披着睡袍,牵着娇媚的丽玲在溜达。那汉子一停步,丽玲便拱到那汉子胯间,舔他的阴囊、大年夜腿、脚背。

遛完了十圈,那汉子坐下,丽玲手撑地跪着。

主人理理她的头发:「累吗?」「不累,主人。」「爱好吗?」「爱好。主人。」「真乖。你有几个口为我办事?」「三个。」丽玲边回答边舔着汉子的臭脚。

「哪三个?」「嘴,肛门,阴道。」丽玲低声说,乖乖的跪伏在汉子脚下。

天亮后,那汉子走了,丽玲跪在地上送他,久久不敢起来。我爬到她的脚上狂吻乱舔,丽玲一把捉住我的头发,扬起手「啪啪」就给了我两个耳光。我呆若木鸡地跪在妻子的眼前,半张着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仰望着丽玲,「小弟弟」已像大年夜炮般挺起。

丽玲的高跟鞋又踩向了我的「大年夜炮」,同时怒骂道:「你这个没规矩的狗奴才,我没措辞你就自作主张了?」「奴才该逝世,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主人饶我这一回吧!」「饶了你?你记不住,非要罚你弗成,你没看到昨晚主人是怎么样罚老娘的吗?」丽玲黛眉微蹙,便想出了处分的法子:「把裤子脱了,用你的「炮管」挑着我的高跟拖鞋在屋里跑十圈,不许把高跟拖鞋掉落下来。」我急忙按照丽玲的叮嘱,脱掉落裤子,把「炮头」塞进丽玲的高跟鞋里,挺着肚子,只管即便不让高跟鞋掉落下来,在屋里跑了十圈。丽玲看了痛快得大年夜笑,还连连称好。

「体现不错,奖励你亲一下我的屁股。」丽玲痛快地说。我趴在地上,抱着丽玲的脚,连磕了三个头:「感谢主人!感谢主人……」丽玲起家走到桌子的另一端,一只胳膊伏在桌子上,一个标致、丰满、柔嫩的女性之臀就这样展露在我的眼前。我四肢着地,迫在眉睫地爬以前,由下往上一扑,我的嘴巴、眼睛、鼻子便全都深深地扎入了丽玲的屁股里。丽玲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好,好,我就爱好你这样的狗奴才。起来吧!」丽玲从新坐在椅子上,抬起二郎腿的一只脚伸在我眼前,并用高跟鞋的鞋尖勾起我的下巴:「没事给老娘舔舔脚、舔舔老娘的高跟拖鞋。」「是,主人。感谢主人!」丽玲一痛快,玉足轻弹,一只高跟拖鞋已被甩到了屋里的另一头。丽玲光着的小脚又在我的脸上一踢:「去,捡回来!」我迅速向那只高跟拖鞋爬去,用嘴咬着把丽玲的高跟拖鞋叼了回来。

丽玲另一只脚又是一弹,高跟拖鞋又飞了出去。我掉落头再次很快地爬以前,低下头刚要用嘴咬住高跟拖鞋,只听丽玲一声轻喝:「不许咬!」我先是一愣,心中动机忽转,便顺势用舌头勾住鞋口,扬着头爬回来,将高跟拖鞋举到了主人的脚前。

丽玲的脸上绽出了璀璨的笑脸:「真智慧,本日要奖励你一下!过来,用嘴给老娘好好地舔脚,服侍服侍老娘,老娘不措辞你就不许停。」遵循丽玲的旨意,我用嘴开始舔食主人粉嫩的脚丫,脚趾缝里的脚垢是我最爱好吃的,以是我把主人的每一个脚趾缝都用舌尖仔细地舔了再舔;脚心最为柔嫩,要用舌中逐步地由下往上舔;舔到脚后跟时,则要用牙齿轻轻地咬,这样才能吃到丽玲的脚垢、才能吃出味道:丽玲的脚背十分丰满,显得很性感,分外是脚趾缝根部的脚背,隐约使人有某种感到、孕育发生一些遐想……忍不住要用双唇深深地吻下去,久久不舍!

由脚垂垂向上,顺着丽玲线条柔美的长腿,终于吻到了她身上最神圣的「宫殿」。我开始咀嚼主人红嫩、肥厚的「宫门」,吸吮她光滑腥喷鼻的「甘露」……这时对我来说无异于升上了天国,吃到了王母娘娘的仙桃宴会。

丽玲开始一阵阵地呻吟,大年夜腿逝世命地夹我的脑袋,双脚在我的肩膀、后背上不绝地揉搓……云雨之后,丽玲脸上一片春天般的和煦与懒倦。我小心翼翼地将丽玲的身子扶起,在沙发上坐直,丽玲微闭双眼,头仰靠在沙发背上,我怀着极崇敬的心情跪在丽玲的两腿之间,展望着主人那标致、崇高的下颚,悄悄地等待着。

「把脸伸过来!」丽玲终于措辞了。我赶快把脸伸到主人的胸前,丽玲抬起手,阁下开弓地连续打了我十几个耳光。丽玲的手掌粉白柔和,十指圆润娇嫩,打在我的脸上别提有多惬意了。

丽玲的耳光直打得我全身骨头发酥,心里发痒。我知道这是丽玲心满意足后对他的奖赏,以是丽玲一打完,我便趴在丽玲的脚下连着给她磕了十几个响头:

「奴才感谢主人的犒赏,主人对我太好了,感谢主人打的耳光。」丽玲十分知足地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穿上了衣服说:「昨晚被那臭汉子这么玩弄,窝了一肚子气,可是现在被你服侍得挺惬意,心情倒好起来了。老娘虽然是主人的性奴,但在你这个狗奴才眼前,仍是威严的主人。你不要以为我在主人眼前全身发抖,很狼狈地给主人舔脚,任由主人的双手在我身上乱摸,随意地插我,就可以不怕老娘我了,那就大年夜错特错了。知道吗?跟我昨晚给主人当狗一样,换你当我的狗,在地上爬十圈让我看看。」丽玲拿出刚才还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根拴狗的链子:「过来,戴上狗项。」不由分辩就把狗项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一手抓着链子的一端牵着我,我在地上爬了起来。

「四肢举动着地,不要用膝盖!」丽玲像那汉子敕令她一样敕令着我。我和她昨晚一样伸直腿,四肢着地,头冲下,屁股高高撅起,吃力地在厅里遛圈。不合的是,昨晚丽玲是一只在地上爬的下贱母狗,而本日她则是牵着狗的崇高女主人。

自从那次夏磊让丽玲去陪他的客户今后,丽玲就像妓女一样,常常被夏磊叫去接客。

是日晚上丽玲又被夏磊叫到酒店里陪客户饮酒。她一踏入包厢就看到夏磊在唱歌,可是却还有两个汉子在里头,而且他们每人都搂着一位蜜斯。只见每个蜜斯身上都穿戴两截式的亵服,外头罩着一件薄裟,丽玲愣在门口不知要怎么办。

「呵呵!你们看!她不是来了吗?」夏磊竣事唱歌,接着他拿了两张一百元的钞票,递给带丽玲进来的少爷,说道:「叫刚刚办事的少爷进来。」很快的,两位少爷就来了。

「多拿些酒和冰块进来存在这里。」等少爷安排妥帖后,接着夏磊拿了两张百元的钞票给他们,说道:「不停到买单前我们不想被打扰,统统有里面的蜜斯打理。」少爷识趣地带上门。关上门后夏磊将丽玲拉到身旁,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抬高她的下巴说:「这位便是我的女情人丽玲蜜斯,日常平凡很多人请她她都不会出来的,现在你们信托了吧?来!来!来!你们三个把罩衫脱掉落吧!你们两个一人三千!愿赌服输!」他先指了指包厢里的那三个女人,再伸手向那两个汉子示威。丽玲这时才隐约发明自己成为他们的赌具,她想甩掉落夏磊的手,可是却被搂得更紧。

「嘿嘿嘿!你看,她似乎不像你说得那样听话喔!」此中一个汉子措辞。

「对啊!人家大年夜姐似乎不乐意给你碰啊!」「便是嘛!不算!」「对啊!不算!不算!」那三个女人一人一句的数落着。

「好!好!你们等等,我待会儿让你们心折口服!」夏磊接着拉着丽玲进到包厢里的盥洗室。

「那两个汉子是谁?你不是说我们俩唱唱歌吗?怎么在这种地方?」就在丽玲惶恐怀怀疑情的追问下,夏磊道出了事故的始末:

原本那两个须眉是夏磊的客户,他向他们吹嘘起和丽玲的这一段奸情,还说丽玲对他断念踏地的视为知己,可是在场的人都不信托他,还直说他真会幻想。

着末他们就打赌说,要是他能叫丽玲来酒店并且证明他所言是实,则汉子每人输他三千元,三陪女蜜斯则必须先脱掉落薄纱。而且他还激得三位三陪女蜜斯准许只要丽玲做获得的,她们如数作陪。

丽玲听完后惊异不定地说:「那……你……我要怎么做?」「你就当一下暂时的三陪女蜜斯。」「可是……我不会呀!」「唉呀!反正我怎么说你怎么做便是了!」「可是……你会……他……他们……我又不……熟识……你说成……那样,我今后……怎么……见人?」「便是不熟识才好!宁神啦!我那客户都不是本地人,玩过就忘了,没有后遗症的。」「玩?你要他们玩我?不!不要!我要回去!」丽玲说完转头想走,夏磊却捉住丽玲的手说:「干嘛?你很高尚是不是?你求我玩你的时刻,怎么不是这样?你不是爱好裸露的刺激吗?他们只是一些不关连的人,难道你要我下次找些熟人来玩,你才对照习气?」他用恐吓的口气要挟着丽玲。

「再说,我们近来这样玩也有点腻了,你不想来点不一样的刺激吗?」「可是……我……我不要……他们……而……且……我本日没……那种……情绪……我……我……」「好啦!好啦!你只要共同我,包管不玩得过甚,好不好?着实我也舍不得你给他们玩,我只是要你热热场,让那些三陪女蜜斯陪他们玩玩。而且她们个个比你年轻,嘿……你担什么心呀?!」丽玲明知道他是在要挟疑惑她,然则却也提不出什么否决来由,面对着奸情暴光的窘况,而且有可能受迫性的在这里被玩弄,理应逃避这些人。可是一想到「玩弄」两个字,心坎底层那份潜藏的受虐与裸露的欲望,又再擦掌磨拳。

「反正只是陪陪情夫亲亲热,这些人我又不熟识,应该不要紧。」丽玲自我劝慰地想着。而一想到奸情的曝光与要在陌生人眼前做煽情的事,以致会被人用轻贱目光与言语刺激……这些事,不由得胸口热了起来。

潮红的双颊显示着丽玲的另一种反传统的腐化个性,相异于贤妻良母、有教化、理性的女人;变成荡妇淫妻、低俗、色情狂的女人。在心坎最里层她盼望被轻贱、辱骂、瞧不起、被踏在最底层才会有安然感。

他们走出洗手间今后,夏磊要她向在场的两位客户敬酒,这时此中一个矮个子措辞了。

「等等……虽然愿赌服输,不过要让我们输得服气啊!首先她是不是已婚?

搞不好是你老婆?就算不是你老婆,也可能是其它场子的三陪女蜜斯啊!」夏磊想了想,便说道:「好!要证实没问题,不过赌局要加大年夜,赌金变五千元,而且蜜斯要脱掉落胸罩!」着实五千的赌金对他们而言也不算什么,况且有蜜斯奉陪,意见意义赛过赌钱,于是他们两个当然批准;只是三陪女蜜斯颇有微词,不过也不敢说出来。

于是夏磊叫丽玲拿身世份证和咭片给大年夜家过目,并且要此中一位三陪女蜜斯拿咭片到外头打电话到黉舍,装作是她曩昔的同事,藉此求证他所言是否实情。

丽玲虽然感觉不当,但也不敢拂逆夏磊的意思。

过了约十来分钟,那三陪女蜜斯没精打采地回到包厢,对丽玲的情夫说道:

「你真厉害!」煞时,收钱的收钱、脱衣的脱衣,满室的春色照映着丽玲红卜卜的脸,羞得她头低低的不知所措。夏磊这时打赏每个女人一百元当彩头,让她们脱得更心甘甘愿宁肯,同时也递了一百元给丽玲。

正当丽玲不知所措的时刻,夏磊措辞了:「收下吧!本日你是三陪女蜜斯,以是一致报酬,不过……你也要和她们一样。」听到这句话,丽玲傻眼了。而那两个汉子,瞧了瞧那三个装作遮遮蔽掩的女人,回头却以幸灾乐祸的眼神盯着丽玲。

丽玲虽然没说否决的话,然则久久没有动作,于是夏磊再措辞了:「好吧!

本日你是第一次,以是履历不够,我看让我们三小我来帮帮你吧!」于是他要那对照年轻的汉子帮丽玲脱掉落套装的上衣,那矮个子的帮丽玲脱裙子,他自己则帮她除掉落胸罩。那两人说了些客套话后,就不虚心地开始行动,那三个女人也兴高采烈地看着这有趣的一幕。也不知怎么搞得,丽玲就僵在那里任人宰割。

等他们都搞定今后,发明丽玲还有一件裤袜,于是他们抉择由划拳赢的人来履行这项义务。这时丽玲肃然变成了他们的玩物,其他三位蜜斯也乐得没她们的事,唱歌助兴。

夏磊克意安排丽玲坐在中年须眉与矮个子的中心,其他的女人则穿插在每个汉子中心。现在每个汉子身旁都有两个险些全裸的女人,他们在享受齐人之福的同时,双手当然也没有闲着,只是一开始那两个汉子还不敢明火执仗地摸丽玲,只是故意无意的碰触一下,后来就开始对丽玲评头论足、言语挑逗。

「嫂子娶亲多久了?」中年须眉发问。

「快……五年了。」「有小孩吗?」「没……没有。…」丽玲皱了皱眉头回答。

「唉呦!看不出来呐!娶亲都五年了,身材还那么好!」说着的同时,有意用手在丽玲的腹部及大年夜腿摸了几下。

这时那矮个子指着中年须眉说:「说你没见过事面你就不信!这怎么可以叫嫂子,应该叫「妹……妹」!她又不是夏磊的老婆,况且你看她皮肤那么细嫩,咪咪这么坚挺,你年纪都比她大年夜多了。」说着也趁机摸了丽玲双手,并且用手捧了捧丽玲的乳房,丽玲本能地闪了闪。

夏磊这时却在一旁奸笑,并没有解围的意思。

这时那中年须眉拿起羽觞说要跟丽玲陪罪,「我……不能……再饮酒了。」丽玲战战兢兢地回答。

「咦?你刚刚只喝两杯而已,不是吗?」那大哥的说道。

「可……是……回家会被……老公……发明……」丽玲有意装出怕老公的样子答道。

「喔……喔!夫管严!」那群女人齐声取笑她。

这时那矮个子和丽玲情夫互换的一下眼神,夏磊于是说道:「好!你不饮酒可以,然则要罚!」于是大年夜家眼光同时集中在丽玲的情夫身上,等他措辞。

「现在起,你跪着认真帮我们六小我倒酒,做桌面办事,谁的羽觞空了,你就要吸收处罚。」(下)于是他们就开始玩划酒拳。原先说要输的人脱一件衣服,可是在场女性都只剩下一件贴身内裤,而且三陪女蜜斯表示酒店规定蜜斯在店里不准裸体,否则会重罚,于是他们约定,男的划输脱一件,女的划输要跳一支舞,当然女的跳完舞都邑得到打赏。

就在这种热闹的气氛下,酒越喝越多,大年夜家的行径也越来越放肆。可能打赏得不少,那几个女孩也越来越热心,不只舞蹈时极尽挑逗之能事,还主动投怀送抱,虽说不能脱掉落内裤,可是也不禁止汉子摸她们,以致默许伸手进入裤内寻芳一番。

丽玲为了敷衍他们的狂饮,也闲不下来,而且每次为了倒酒都必须像狗一样的爬来爬去,膝盖沾满了污渍。当她为这些汉子办事时,他们总不忘对她吃吃豆腐,以致会趁着给小费时隔着内裤抚摩她的阴户,夏磊却要求她凡是有人给小费都要说声「感谢」。不一下子,丽玲的内裤上也像脱衣舞娘般的夹了好几张百元钞票的小费。

在这种淫乐的气氛下,丽玲也垂垂地进入淫靡的意识中,裸露的掉常生理也逐步被挑起。在隐隐的意识中,她感到到她的内裤被人褪到大年夜腿,有一双手正在玩弄她的阴户,另有一双手由轻而重的在抚摩她的乳房,她蓝本耻辱的生理现在交织着肉体的快感,且逐步地在被取代中。

当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前方那中年须眉只着一条内裤,此中一个蜜斯的手正在内裤里高低快速地搓动,看样子那中年须眉正要射精,原本蜜斯不愿在店里性交及口交,只肯用手帮他打枪。那中年汉子正用双手捏丽玲的乳房,且试图要吻她,正在玩弄她阴户的是她的情夫夏磊。

就在丽玲想躲开那中年汉子的狼吻时,不小心打翻了酒瓶,「乒」的一声。

这时除了那彷佛射精了的中年须眉和一个女孩还在拥吻外,另外的人都望向她这边。

「妈的!你……你不爽,是……不是?」夏磊有点大年夜舌头的骂道。

「没有……我不小心的……」「啪」的一声,他掴了丽玲一个耳光,这时连那中年须眉都瞧过来了。

那矮个子赶忙出来要打圆场,可是他不知道丽玲的情夫却是想借题发挥。

「郑董要吻你是你的福分,你屌什么屌!?还不致歉!」「郑董,对……对不起!」丽玲捣着脸说道。

接着夏磊回头看看那三位噤若寒蝉的三陪女蜜斯,说道:「你们店里的蜜斯办事立场这么差,该不该罚?」她们一头雾水,又看到丽玲一丝不挂跌坐在那里,哪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你们三个办事不错,不罚!来!」他说着同时对每人派了五百元的小费:「现在帮我们马杀鸡一下,我没说停,不准停!」有这等美差事,她们哪会不要,急忙就定位开始抓了起来。此中一个抓起一把纸巾正要替中年须眉擦乾净精液,「不用擦!等一下她会处置惩罚。」夏磊指着丽玲道。

「郑董刚刚想做的事被你打断了,你该怎么做?」「郑董……对不起……请……请你亲……我……」那矮个子汉子望远望丽玲的情夫,正踌躇未定,然则看样子是玩真的,而且也意识到这女人有点被虐待狂,于是从丽玲背后抱着她,双手抓着乳房让她仰着头,然后将舌头伸进了丽玲的口中赓续地搅动,并要求丽玲将他的口水吞进去。

到了后来,他索性啜一口酒逐步地注入丽玲的嘴里,他双手也绝不留情地抓捏丽玲的双乳,在郑董后面的女郎也很识趣地帮他打手枪。不一下子的工夫,这个郑董就射精在丽玲的后腰上。这时夏磊要求丽玲用嘴帮郑董清理鸡巴。

当丽玲舔乾净郑董的鸡巴后,接着夏磊又再度要求丽玲帮那中年须眉清理鸡巴,于是丽玲趴在那中年须眉胯间,用嘴巴及舌头试图将那些快乾掉落的精液吸进口中。由于有些精液顺着阴茎流到睾丸与肛门间,丽玲竟也含着他的睾丸,而且时时地用舌头去舔中年须眉的肛门。

这样的前后双重刺激,使得中年须眉的鸡巴再度硬了起来,那中年须眉抓着丽玲的头,迫使她用嘴套弄这根鸡巴,现场也传来阵阵「噗吱、噗吱」的淫声。

「好不好吃呢?骚货!」夏磊幸灾乐祸的问道。

「好……好……呜……吃……」「那你就好好地吃吧!我来喂喂你下面的嘴巴。」夏磊说着,就提着他的鸡巴,从丽玲的背后使劲地插入她的阴道中。

「啊……」丽玲被夏磊插得忍不住吐出口中的鸡巴畅叫一声,但随即又再俯下头把中年须眉的鸡巴再度含进嘴里。

这时丽玲的上半身传来「噗吱、噗吱」的声音,而下半身则传来「啪!啪!

啪!」的撞击声,偶而还传来丽玲的淫叫声。这一幕活春宫,看得那三个三陪女理屈词穷、不知所措。

不久,夏磊就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丽玲的阴道中,可是那中年须眉却仍旧未射精,丽玲手口并用冒逝世地去刺激他的阴茎,手在高低撸动,同时又时时用嘴巴去吸吮龟头,但他便是没有要射精的迹像。

于是那中年须眉抱起丽玲,要她跨坐在他身上用阴户去套弄到他射精,可是丽玲并不乐意,她说:「我帮你吹出来吧,好不好?」「干嘛?你嫌我的脏啊?」「不……是!」「那为什么不要插进去?」丽玲也不知怎么回答他,由于她心里的设法主见是没有插入就不算性交,若干对照对得起我,但我也无法体会她这种逻辑。

就在丽玲踌躇要若何回答时,那中年须眉不由分辩就将丽玲压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她的双腿,用霸王硬上弓的姿势,将阴茎整根捅入丽玲的阴道中。丽玲一方面没什么力气反抗,一方面自己也欲求不满,就这样被「强暴」了。

「不……要吗?现在不是插进去了?爽不爽啊?」中年须眉说道。

「啊……喔……我……我……不……我……」「你他妈的!干你这贱人!」中年须眉随即向丽玲的阴户用力地操起来。

他抽插了数十下后,拔出沾满精液与淫液的阴茎要丽玲舔一舔,接着要求丽玲自己捧着分开的双腿给他继承干。接着再数十下抽插后,又抽出满是汤汁的阳具顶在丽玲肛门的周围划圈圈,并用手掏了掏阴道中的淫液涂在菊花蕾。丽玲蓝本以为他要插进肛门里,正想反抗时,阳具却再度插进阴道里。

此时,那中年须眉用力将丽玲的双腿往头部的偏向压以前,使得丽玲的阴户向上大年夜开着,并且跳上沙发半蹲着干她。

那中年须眉的阴茎属于细长型的,丽玲终究临盆过,阴道对照松弛,虽然每一下插入都顶到丽玲的花心,但左右那年轻人却感觉还不敷刺激,于是用手指插入丽玲的肛门里,逐步搅动着探路。待丽玲惊觉他的意图时,无奈这样的姿势使她动弹不得。

「啊!不……要……不要!啊……」就在丽玲的惊呼中,那中年须眉已经拔出沾满淫液与白色精液的阳具,趁年轻人一抽脱手指,便使劲地插入丽玲的肛门里了。这是丽玲第一次肛交,曩昔虽然她曾放过些器械进入肛门手淫,然则体积都不大年夜,与鸡巴比拟可就差得远了。

那三个三陪女蜜斯理屈词穷的谛视这一幕,其他的两个汉子却传出加油声。

在这种惊惶淫虐的气氛下,那中年须眉操了不久就射精在丽玲的肛门里。

这时全部包厢可说是处在一种诡异的宁静里头:三个三陪女蜜斯挤在一旁,噤若寒蝉,汉子们则陆续到盥洗室冲洗如厕;丽玲就摊在沙发上,撕裂的肛门排泄精液和着血丝,将她的快感都赶跑了。

当丽玲定下神来想把衣服火速地穿上时,却发明套装掉落在地上弄脏了,而亵服裤则被那一老一少的汉子要求带回去做纪念品。后来还逐步成长到夏磊老是带丽玲到一家歌舞厅去玩,整夜不归的。

有一天早上,我被拍门声吵醒,开门一看,居然是险些一丝不挂的丽玲!后来我问了半天,丽玲才奉告我,她在歌厅就被扒光了衣服,然后在天亮的时刻,丽玲才捂着脸,全身高低只穿一双高跟拖鞋和一条开裆裤袜,扭扭摆摆的向家里跑。我还据说有人望见丽玲在那家舞厅里给人家口交,弄得全身脏兮兮的。

有一次我偷偷随着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玩弄我老婆的。

在舞厅里,夏磊和丽玲一路蹦迪,他不停在摸丽玲的身段,把手伸进丽玲的短裙,把裙子掀到屁股上,任意地玩摸着丽玲的屁股。看得出来,丽玲连内裤都没穿,夏磊的手就在丽玲的屁股缝里抠来抠去,还捅进丽玲的屁眼,弄得丽玲异常难熬惆怅。我看得异常朝气,然则又不能做什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一个小混混淩辱。

到了晚上12点,真正的淩辱开始了,就在舞厅中央,几个女人和丽玲一路跪在地上,另外好几十个汉子围着她们。汉子们把丽玲绑起来操,不停操到哭,然后再射到丽玲嘴里和鼻里,差点呛逝世她!

丽玲被射到满脸精液,的确下贱到了极点,看得汉子恨不得用鸡巴扫她的小脸。丽玲被数十汉子的精液射得制服糊成一片,满身都是精。她坐在塑胶垫上,手上拿着容器,装接着从脸上流下来的精液,等到着末一个汉子射完后,再一口气喝光整个的臭精。无耻的丽玲陶醉在浑身精液的神色,比最淫荡的妓女还要下贱。

丽玲着末喝下二十人的精液,衣服被射到湿透,脸部被射得标致的五官都隐隐了,一头长发都被搞得黏乎乎的,充溢了鱼腥味!丽玲哭得逝世去活来,汉子们看着日常平凡傲慢的女西席被虐待得不成人形,肆意大年夜笑!

然后是丽玲被迫给汉子口交,淫秽的排场没完没了。通俗的口交大年夜都由丽玲帮世人口交,或者是汉子自己打手枪,着末一个接一个地射到丽玲嘴里。然则此次丽玲和其他几个贱女人被干,汉子们忙到惊慌失措,丽玲和她们还互互相换口中的精液,充溢臭腥味地淫吻。

还有浓精液通报游戏!一排骚货从头开始传,传到着末的丽玲时再一口吞下去!然后还让精液在嘴里滑来滑去,玩够了才淫荡地吃下去,看得在场所有汉子都心痒痒。

口交之后还要舔屁眼。夏磊像蹲在马桶上似的蹲在丽玲的脸上,他敕令丽玲用舌头为他的屁眼办事,丽玲不敢回绝。夏磊首先敕令丽玲仔细地为他的屁眼洁净,当然是用她的舌头。

在大年夜约半小时后,夏磊酣畅得难以言喻,然后对丽玲作出了进一步的指令:

把舌头伸进他的肛道中作进一步洁净。丽玲把舌头伸到最尽头,两片口唇完全贴在他的屁眼上,然后夏磊敕令她把舌头在他的直肠内尽力搅动。柔嫩潮湿温暖的舌头在自己的直肠内活动,使夏磊感想熏染到了仙人的感到,他使劲把自己的屁股只管即便切近丽玲的脸孔,好让丽玲的舌头能插入屁眼的最深处。

上礼拜夏磊更过份,他把丽玲整整蹂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一小我走了,而我一天也没望见丽玲。到了晚上,我想看看丽玲的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老婆居然被赤条条的绑在床上,四肢举动分手被铁链子绑在床的四条腿上。

我立即进去给丽玲松绑,到近处一看,丽玲的嘴里塞着她的内裤和丝袜,以是叫不出声音;下身被塞入了一根会震荡的棒子,全部下胯湿成一片。更叫我生气的是,老婆的屁眼里还被插入了一根又长又粗的黄瓜!

我忙了半天,怎么也弄不开绑住丽玲四肢举动的链子,那是用锁头锁住的,钥匙在夏磊手里。我要去报警,但丽玲不准,她不想让别人望见她这副样子,而且她还叫我把她的嘴堵住,把震荡棒和黄瓜从新塞入自己的身段,由于夏磊晚上还会来,假如看到我给她拿出了黄瓜,他会越发熬煎她的。

在丽玲的敕令下,我没法子,只好又再塞住了她的嘴,塞住了她的下身和屁眼,然后等夏磊晚上再来玩弄她。

还有一次,我去找夏磊陈诉请示事情,夏磊是单人的办公室,门没锁上,我一推就进去了。结果看到丽玲只穿了一条丁字裤,暴露着上身,一双高跟凉拖鞋很随意的丢在地上,赤着双脚跪在夏磊眼前,低着头,捧着夏磊高高抬起的大年夜腿,用舌头正在给夏磊舔着双脚,一根一根地舔着脚趾头,然后是脚心,脚底,异常的卖力。

丽玲怪我不拍门就进去了,她说气象太热才穿得这么少。然则我心里清楚,必然是夏磊让她穿成这样来赤诚她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