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跟她做爱最性福

2019-10-10 21:1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跟她做爱最性福

礼拜天,萱萱也没有上网……

礼拜一,萱萱没有上网

    礼拜二,萱萱没有上网我给她的留言翻江倒海般,全是我的缅怀……

    礼拜三,萱萱照样没有上网难道,给她老师发清楚明了,不给她上网了?我不敢打电话给她,我只有焦急地等待……

    礼拜三晚上11。00,她终于上线了瑰宝,你到哪儿去了?我想逝世你了,我都快急疯了欠美意思,我过喷鼻港玩了几天,想我了:)?萱萱笑道

     跟你上过一次的床的女人便是不一样,连措辞都变了味,不再像曩昔哪样自持,表达自已也随意了很多多少。

“是啊,瑰宝,我好想你啊,这几天我每天都睡不着。——天知道我都睡得跟逝世猪一样“我也是啊,我望见其余汉子都感觉像你”——萱萱说“我想见你,就只是想看看你,你别想歪啊”——我还真的只是想见她,我发明在我真的爱上她,不是为了做爱,做爱只是为了更好地爱她。

那晚上到“名典”喝咖啡——萱萱说好啊,你说几点?我要早点过来,你知道我住在蛇口乡下——我说晚上7点,好不好?——萱萱好,不见不散——我有些抑制不止的愉快,我才几天没有望见她,但我心里却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立即放工飞到她身边,我感觉我似乎快记不住她的样子,我从速做完手里的活,又是一个部门策划,这对我的确便是小菜一碟,我半小时就搞定了递给我逝世后的设计师吴清,她是一位来自成都的美男,她对我的写作速率素来佩服,我又矫饰般要她斧正吴清是位标准的成都女子,圆圆的脸蛋,一头精神的短发,通俗话也带有成都口音,分外和顺。

吴清说:“小张啊,你的这个稿子,翌日我们头儿又要让你给我们上课了,你怎么写这些这么快啊,我真是服你呀”她这几句话,让我的虚荣心得以极大年夜的满意,要知道吴清可是公司小伙子们追求的对像,可她单单对我情有独衷我这人有个优点,我能一眼看出哪个女子爱好我,也能在第一光阴分说出我何时可能跟女子上床而不会遭到女孩的回绝,这两样似乎是我的天分,让我在追求女子的蹊径上越走越宽广,不过,我现在对吴清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我知道只要我脱手,她必然跑不出我的手心的,我的心里现在只有萱萱,萱萱盘踞了我的满身,让我不得不信托,网上也真会碰见真爱的……我比萱萱先到咖啡馆,我坐在靠窗的位子,耐心地等着她,我信托我的神志必然像刚刚谈恋爱的小男生似的坐立不安,不一下子,萱萱来了,她穿了一件红花的吊带小背心,下面是一条纯白的短裙,那样子清纯地像个小女孩,她看起来比文文还要年轻,要知道文文比我还小两岁“来了,我迟到了”萱萱一来就坐在我的对面,我着实好想跟她坐在一路,我知道,在这样的"民众,"场合,她是不敢的,我也不敢冒昧,要知道,我们终究是偷情。

我定定地看着她,问她喝什么,她说:我只喝卡布基诺咖啡,我帮她点了,我要一壶蓝山,然后我们就不停对望着,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我能清楚地望见她的洁白的胸部跟乳沟,我用脚轻轻地踢她,:“萱萱,我好想啊,你想不想我啊?”

萱萱低着头,装作喝了口咖啡,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笑说:你说呢?

我也只是笑笑,我拔取的位子是着末一个,别人看不到我们,除了办事生,我捉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她立刻想抽出,“别惊悸,没有人会望见的”

我说我趁机坐在她身边,玻璃外貌的天已暗了,咖啡馆里更是只有几盏朦胧的灯光在闪。

“你要做什么?”萱萱有些惊悸“别怕,瑰宝,我想你”我贴着她的耳朵说,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喷鼻气,又不是喷鼻水的味道,甜丝丝的,沁人肺腑,我好奇地问:你搽什么牌子的喷鼻水?“”我从不搽喷鼻水“”那你的体喷鼻真是好闻“我搂抱着她,她想推开我,但一看那么高的靠背,别人完全看不见我们,就由得我随意率性妄为我的手从她的背心里伸进去,轻轻地抚摩她的乳房,她的乳头顿时就硬了,我的弟弟也硬了,我将拉练拉开,拿她的手放在我的弟弟上,萱萱拉开我的内裤,用手直接握住我的弟弟,我轻轻地对着她的耳朵呻吟,她转偏激来忽然吻住了我,我们就这样不停吻着,我将她抱下躺在我的腿上她好智慧,顿时用嘴含住我的弟弟,后背坐位上的两小我说笑着,我们却在一片鼓噪中做着这样的事,我感觉好刺激,捏着她的乳头,忽然似乎有一个办事生向我们这边走来,萱萱顿时坐起来,我用衣服挡住兄弟萱萱煞有介事的喝了一口咖啡,嘴上有一圈白沫,我发明她的样子好妩媚,嘴边似乎传染我精液一样。等办事员一走,我又吻住她,帮她舔干净她的嘴唇……我把她的裙子推高,摸她的阴部,天啦,很多多少水啊,好在她带着护垫,要不内裤就湿透了。怎么办?我好想要你“我说”我也是,我现在知道什么是欲火焚身“萱萱喃喃低语”你看过上海瑰宝没有?上面有一段在厕所做爱的情节,我们也可以试试。“====我大年夜着胆子说。

“看过呀,不可,那是小说,怎么可能”萱萱对我的建议不安起来我不管她怎么想,反正我是必然要办理的,我拉好裤练,叫来办事员,让他帮我把守一下我的手提电脑,也好让他们宁神我们不是逃单,我牵着萱萱的手向洗手间走去……洗手间没有人,是男女共用的,里面有两个位子,外貌还有一道门,我一看可以锁住,顿时锁上门,关上灯,以最快的速率,脱下裤子,以也帮萱萱脱掉落内裤放在我的裤袋里,靠门站着,一会儿就插进萱萱的阴道里,她呻吟了一下,顿时共同我动了起来,我知道必需速战速决,我猖狂地抽插着,外貌的音乐很响,人声也响,我说:瑰宝,你可以大年夜声叫,没有人能听到“公然,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年夜,我让她趴在洗手台上,从后面再一次进入,用双手握紧她的乳房,我使劲插她,她的叫声大年夜得吓人,如果外貌的音乐忽然停了,可能全场都能听到,“快点给我,快点射我”我知道萱萱快到高潮,我也在她的叫声中射了我们从速用纸搽干净,我到厕所里关上房穿裤子,萱萱放下裙子,神采自若的打开灯,开门先出去,我在厕所里听见进来的嘟囔着:怎么这么久啊?

我穿好也赶快回到坐位,萱萱笑着说:我的内裤。

我才想起慌乱中,她没穿里裤就出来了,我坏坏地说:我不给,这条裤子送给我,好不好?

“不好,今后再给你,我穿的白裙,你又射了那么多,快给我,要不流出来了我拿了一叠纸垫在她的阴部,不想让她穿上裤子,”一会再穿,我还想摸摸她“我的手又伸到她的裙底……“刚才如果有人拍门,我也不会让你出去的,我刚才在想,便是让别人望见,也要跟你做完,你说,我怎么变得这么猖狂”——萱萱问道我心里一阵狂喜,这也恰是我的设法主见,阐明萱萱也好爱我,我也不知道,我也算是在情场滚过的人,怎么就会为一个大年夜我6年的女人猖狂成这样?我自已也想不通。我以致想要偷她一辈子,只要她乐意。

我摸着她的阴蒂,她也将腿张得好开,欢迎我的抚弄,我的手指上传染着不知是她照样我的液体,但我却有一种感动,想把它放进嘴里,我把手指给她看,没有想到,萱萱却拿着我的手放进她的嘴里,她一边吮吸着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感觉我要给她舔化了,用另一手一会点她的阴蒂,一会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她好快又到了一次高潮。

“感谢你,我好快乐”我没有想到萱萱会对我说这样的话,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由于这个而谢谢过我,感觉自已好有满意感,为我能把我心爱的女人操得这样惬意而自满。

我舔干净别的的手指,刚才还有一丝踌躇的话,而现在完全没有了。“我下次要舔完你的每一寸肌肤,好不好?”我也色迷迷对她说“我也要”她也说道。

我们就这样坐着,吻着,摸着,不停到12。00才恋恋不舍地拜别几天没见她,我想着萱萱,想起萱萱那陷溺的睡容,想起萱萱舔食我精液的样子,想起萱萱用红酒玩的鸡鸡的样子,想起萱萱舔吃我的屁眼,我的确没有法子节制,自己玩弄着,一会儿就射了!

我跟萱萱的了解订交真的好稀罕,我们从没有在网上做过爱,也没有在电话里做过,但我们就能坚信属于彼此,由于发生过了关系,我们在网上反而没有什么话了,除了问候之外,便是彼此亮着头像,网上所说的“瑰宝,想你”也变得空洞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