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家族的传统 [8/9]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3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刘大娘脸有些红的道∶“我们那山里的人家,自古以来都有个习俗,就是各

家的儿女在过十五岁的成人大典那天,儿子必须与家中的所有女性亲属交合,包

括自己的奶奶、妈妈、姐妹、以及前来祝贺的婶婶、舅妈、姨妈、表姐妹和堂姐

妹等女性亲属,女儿则必须让家中的所有成年男人轮流操过,当然也包括爷爷、

爸爸、兄弟和前来祝贺的叔伯兄弟们。成年大典後的儿女们以後就可以随时和家

中的任何一个亲人交欢!在我们山里,年纪越大的女人,就越受晚辈後生们的喜

爱,不单是因为她们生育了众多的儿女德高望众,还因为她们有着特别丰富的合

欢经验和技巧。晚辈後生在她们身上不但能享受到熟美的肉体和快乐合欢美味,

而且还能从她们那里学到很多和女人合欢的技巧和方法,经验丰富的老女人们是

才成年的後生晚辈们最好的性爱老师!所以,像袁奶奶那样在全村都是德高望众

的祖奶奶级人物,自然是全村後生小伙子们最崇拜和最喜欢与之交欢的老妇之一

了。她自己的孙子和重孙子就特别喜欢去操她的老穴,一天到晚都缠着她在床上

玩,对自己的姐妹或是村里年轻的妇人却偶尔才操一操! ”

岳定莲赞叹道∶“想不到你们山里还有这样开放的习俗,在你们山里当个老

女人可真幸福呀! ”

张嫂也叹道∶“那里真是我们女人的天堂!不过,你们山里家家乱伦混交,

儿子操老娘、兄弟操姐妹、孙子操奶奶、侄儿操姑母、爷爷操孙女等这些乱交,

山里又无很好的避孕措施,生出的子女辈分不怕乱了套?那不是一片混乱吗? ”

刘大娘红着脸道∶“我们山里不像城里有这麽多的各种消遣玩乐的地方,农

活忙下来,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男女老少们除了男女这档子事儿可以好好乐一

乐外,还能玩什麽?家家忙完了农活,空闲时就全家男女老少脱光了衣服,在大

炕上做那男女乐事。山里虽没有城里这麽多的避孕措施,但我们山里的女人却有

自己的避孕方法!山里有一种我们叫着’鬼打胎’的果子,这种果子只要在合欢

之前吃上三个,任你妇人让多少男人操入射精,都不会怀孕,只是这果子有一样

坏处,如果长期吃食,就会从此再无生育功能。所以一般都是年岁较大,已生有

四、五个儿女的中年妇人才吃它来避孕,即使从此再无生育,也无所谓。所以我

们山里的妇人到了四十八岁时,大多都已无生育了,这样和男人操穴,就更加的

无所顾忌,任那些後生们在骚穴里射多少年轻的精液也不会怀孕了。这也是那些

後生小子喜欢操年纪较大的妈妈辈妇人的另一个原因吧!山里人淳朴憨直,无论

是爸爸和女儿操出来的儿女,或是妈妈和儿子操出来的儿女,辈分都依女方算。

比如妈妈生的儿女,不管是爷爷操出来的还是儿子或孙子操出来的,都算妈妈的

儿女辈。因为整个家人亲属都在相互乱交,同一天中,妈妈可能和公公、丈夫、

儿子或是孙子以及其他亲属发生性关系,一旦怀孕,又怎能确定是谁的种呢?所

以只依女性辈分来排辈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样一来,辈分就不会乱了! ”(关於

山村里的淫风异俗,荣儿会在另一书《山村春情》中会详细描写。 )

张嫂道∶“好呀,刘大娘,你们山里可真是个世外桃源呀!你和涂大娘却为

何又要出来打工呢? ”

刘大娘叹道∶“哎,山里面除了性的习俗开放以外,人们的生活却是很贫穷

的,吃穿住行都和城里天差地别,连电灯都没有,晚上大家只有点着油灯在大炕

上玩乐,若是没有一家人男女交欢这唯一的快乐的话,我们山里人可真不知怎麽

活下去!就因为贫穷,所以山里人才苦中作乐,有了这些开放的习俗,整个村子

里不但家家内部乱伦群交,而且家与家之间也经常聚在一起相互乱交玩乐。即使

这样,村子里的贫困依然使各家不得不在每年初,总是让家中的壮年男人或是女

人外出,来到城里打工挣些钱来补足家用。在这里幸好遇到王少爷和孔少爷,他

们不但时常和我们两个山里农妇交欢玩乐,已解我们远离家乡的寂寞和旺盛的性

欲,而且还常常给我们很多钱补贴我们家里。家里的亲人都十分感谢他俩,还要

我们回去时一定请王少爷和孔少爷到我们山里去作客呢!山里虽然没有什麽好东

西招待贵客,但山里的女人健壮开放,虽不及城里女人的细皮嫩肉,但热情骚浪

却不比城里女人差,可以让两位少爷尽情的享受我们山里女人的大胆多情。 ”

张嫂喜道∶“好呀!少爷去时,也把我带上,我也好想体味一下山里粗壮的

後生子对老妇的热情! ”高家秀姑嫂俩也听得向往那具有原始风情的山村了,也

同声道∶“欢儿要能带我们去就好了!”

这边孔泉和王欢一边操着许妈的阴户屁眼,一边听着张嫂和刘大娘与高家秀

姑嫂的对话,此时,孔泉忍不住道∶“好!学校放暑假时,刘大娘和涂大娘就要

回山里去,到时我和欢哥就带着你们这些骚妇和两位大娘一起去,到时你们让山

里那群粗壮的壮小伙操得穴肿屁眼翻,连路都走不动,可别怪我和欢哥呦! ”他

说着话,大鸡巴仍不忘向许妈的老阴道里狠狠的操。

王欢也大力的在许妈的老屁眼里操着,说道∶“高大妈和涂大妈真想去,到

时我带你们去就是了,不过你们俩可要向你们儿女请个长假,以免她们怀疑。 ”

高家秀道∶“我们就说去郊游,她们不会怀疑的。”

张嫂笑道∶“好了,说了这麽久,我们这些老妇们也要相互了解一下呀!”

她双眼色兮兮的看着高家秀姑嫂俩的裸体,盯着两个灰白阴毛的老阴户,舔了舔

红红的嘴唇。高家秀姑嫂被看得心中一颤!

刘大娘和涂大娘笑了笑,刘大娘对高家秀姑嫂道∶“两位大姐可否相互舔玩

过对方的身体? ”

高家秀老脸一红,道∶“欢儿常让我们姑嫂相互舔阴户给他看。”

张嫂笑道∶“这就对了,现在我们五个老妇也来相互舔一舔,大家对彼此的

身体都熟悉了解些,其实,女人和女人玩,也能达到性高潮的呦! ”

刘大娘道∶“是呀,反正兄弟俩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把许妈操够,我们闲着也

是闲着,不如老姐妹们相互玩玩,反正以後大家都是这兄弟俩的女人,在一起玩

乐的机会很多,是该好好了解了解。 ”

张嫂笑道∶“上回在宾馆我和刘大娘涂大娘已经很了解了,两位大娘阴户和

屁眼的味道我至今还没忘哟。 ”

刘大娘笑道∶“你和芳妈妈的阴户和屁眼也让我和涂大姐舔得浪水直流,兄

弟俩的两根大鸡巴分别夹操你和芳妈妈时,都觉得很轻松就操进去了,还夸我和

涂大姐的口技好呢! ”

孔泉插嘴道∶“对呀,你们五个快相互把阴户和屁眼舔得水淋淋的,一会我

和欢哥给你们前後夹击时,就会操起来很滑爽。 ”

王欢也笑道∶“说不定,经你们相互舔了後,你们那屁眼不用润滑剂都很滑

润哩! ”

两人此时相互换了位置,王欢将大鸡巴从许妈的屁眼里抽出来,用张嫂递来

的湿毛巾把鸡巴上的许妈屁眼里带出的肛液清洗乾净,孔泉也从许妈的老阴道中

抽出了鸡巴,然後由王欢坐在沙发上让许妈把大鸡巴套进去,孔泉则成了臀後将

军,把鸡巴由老屁股後操进屁眼里。

许妈已被操得高潮不断,她浪叫道∶“你们兄弟俩换来换去,真要把老娘的

阴户和屁眼给操烂呀┅┅”其实,她心里很希望两兄弟换位,她屁眼虽嚐到了王

欢超大的鸡巴胀满,阴户却还没有嚐到,孔泉的鸡巴虽大,但比起王欢的鸡巴来

还嫌小些,此时换了位置,王欢的超大鸡巴操宽松的老骚穴,孔泉的略小些的鸡

巴操略紧的老屁眼,大小对路正好合适!

被兄弟俩夹着又狂操百来下,许妈的老骚穴和老屁眼就已招架不住,呼天抢

地的浪叫求饶∶“哇~大鸡巴少爷们┅┅老穴浪死了┅┅被操翻了┅┅哎呦┅┅

老屁眼也要操暴了┅┅啊┅┅操死老骚货了┅┅快停下┅┅老骚货爽死了┅┅饶

了老骚货一条命吧┅┅去操张嫂她们┅┅”

王欢和孔泉操得正快活,许妈的老骚穴和老屁眼实在太好玩了,操进去爽毙

了!兄弟俩见她叫的越浪,反而操得越狠。孔泉挥动着双手在她的肥大的两个老

屁股蛋上拍打着,大鸡巴每次都是连根抽出老屁眼,马上又连根操进老屁眼里,

他感到比起开始操她宽松的老骚穴时的感觉味道又有不同,许妈的老屁眼真的是

个妙物,鸡巴在里面越操越滑爽,屁眼内的肛液果然是越操越多,还顺着大鸡巴

的出入往外流!王欢的大鸡巴操在她的老骚穴里,虽觉穴内宽大松弛,但正好使

他的超大号鸡巴可以尽情在里面挥舞冲捣,任意突顶,老穴心子不断的被大龟头

冲击,好多次都差点顶进已绝经水的老子宫内!

张嫂和刘、涂二妇以及高家秀姑嫂已在地板上相互摸乳舔阴缠在了一起。高

家秀姑嫂俩此时已躺在地板上,大分两腿,将姑嫂俩那长满灰白阴毛的两个绝妙

老阴户亮出来,张嫂贪厌的以69式趴在高家秀的身上,双手拨开灰白的阴毛仔

细玩赏着毛下面那紫黑的“老肉贝”,舌头舔着六十八岁的“老贝肉”及里面的

老阴珠,只觉骚味醇厚,果然是年代久远,妙不可言!张嫂那光滑浑圆的大屁股

也翘在高寡妇的脸上方,把个肥嘟嘟大肉穴亮在高寡妇的眼前。高寡妇被她舔的

快活,也伸出双手玩弄着她的大肉穴,舌头也舔着穴口的肥大阴唇和大阴核。

高寡妇的小姑岳定莲那也是长满灰白阴毛的老阴户,正被刘大娘扒开两片紫

色老阴唇将舌头伸进老穴里舔弄。而刘大娘的老黑穴被涂大娘的嘴贴盖着,涂大

娘又把黑红健壮的老屁股贴到岳寡妇的脸上,岳寡妇当然也玩弄着那黑红的老屁

股,把嘴含着涂大娘那两片紫黑发亮、异常肥大的老阴唇吸舔。三个老妇首位相

接,各自舔玩着对方的老阴户,不亦乐乎!

客厅里一片淫声浪语,景像淫乱之极!老奶子老屁股满地晃动,五个纠缠在

一起的老妇不但相互舔玩对方的老骚穴,而且也开始舔弄对方的老屁眼了。

“张大妹子,使劲舔进屁眼里┅┅对┅┅进深点┅┅”高寡妇一边将舌头也

深入张嫂那紧实的屁眼里舔玩,一边浪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