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公屋的少妇

2019-12-06 14:2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今朝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单亲家庭”,此中以单亲女性为多,丈夫一怒离家,着末,就剩下单亲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来,因为海内开放,那边的北妹既和顺、又年轻,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汉子,一旦打仗到北妹,欲令智昏,甘愿做裙下之臣,把喷鼻港的“黄面婆”忘掉落了。

阿辉所住的屋村子,当然也有不少这类的独身单身女性,她们的背后,有不合的故事,但终局都是一样的,便是要孤独地去走下半生的路。说来真令人悲哀,单亲家庭的女性,面对的间题可多了,除了要为生活而驱驰劳碌之外,还要顾及子女的教导问题,此中最难忍受的,照样寥寂与空虚。下面这个故事,可见一斑。

住在三十四楼的一位少妇,她年约二十七岁,面目娟好,丁态万千,原先,阿辉与她并不熟识,仅在一次偶尔的时机之下,竟然变成好同伙。

工作是这样的:一日正午,阿辉与她同乘电梯,阿辉住在三十三楼,入电梯时,这位少妇早已经在电梯之内,于是按例打个呼唤。电梯缓缓下降,不虞当电梯还未抵达地下,落到五六楼之间,忽然电梯掉灵,不上不下。

着实,在这种情形之下,阿辉也有些心惊胆跳的,由于一旦电梯坏了,很有可能被困三五小时,这不打紧,最要命的是在电梯里短缺新鲜空气,很轻易就会忍受不住而晕厥。

当时,这位同楼的少妇已体现出有点支持不住了,她风雨飘摇的,开始面色苍白,公然,十分钟之后,她晕倒了。

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蒙,救火员已经赶到现场,三两下工夫,就把阿辉和少妇救出来了。就这样,阿辉知道她姓廖,单名阿娟,家有女儿,年前老公在大年夜陆另起炉搻,结果搞到离婚。今朝,她靠当“钟点女佣”保持生活。

前两日,阿辉约阿娟吃茶品茗,俩人由婚姻谈到生活,由生活谈到了男女之间的情感问题,阿辉有感可冒地说道:“阿娟,你还年轻,怎么不再找个伴以免太寥寂嘛。”

阿娟默沉默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已经是过来人了,讲到找个伴,我都想呀,但找获得也未必好,我不敢再幻想了。”

阿辉说:“你这样年青,要找个好一点的,也不会太难吧。”

阿娟苦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有一天,旧时在舞厅做“妈妈生”的媚姐打电话给阿辉,她说有件“住家菜”,初次出来偷食,问阿辉有无兴趣。媚姐有个架步位于旺角。曩昔,曾经先容过几位女人,都很合阿辉的胃口。今次再来电,阿辉对但充溢信心,于是急速搭巴士出九龙。

一晤面,媚姐就说道:“辉哥,和你这么熟才奉告你,这女人才第一次出来做,包管新鲜。”

阿辉打趣说道:“媚姐,你跟我讲笑话吧 出来做的,个个都邑说是第一次啦。”

媚姐发急地说道:“我赌咒,必然没骗你的,这个女人原先在我这里做钟点,每月赚两千五百元,但人生得还不错,近来我才知道她是个掉婚妇人,是以,我就打蛇随棍上,劝她出来做,一来可以多一些收入,二来也可以聊慰寥寂嘛。”

“真的吗?”阿辉伸手摸向媚姐的酥胸,他和她着实是老相好了,晤面的时刻难免都要着手动脚的。

媚姐拿开他的手说道:“别搞我啦!人就在后面房间里,凭你的履历,一试就知龙与啦!不过你要准许我一个前提,无论你晤面之后是否爱好,必然要守旧秘密,由于她还有个女儿,万一被她知道就不好了。”

这个基础前提,阿辉当然没有异议。媚姐又说道:“她一个星期做足六日,祗有礼拜日才抽得出光阴,同时,又要陪女儿去走走街,以是安排在早上。这女人掉婚大年夜约一年多了,信托届时必然多水多汁。至于怠两方面,她说正等着一千几百去交租,以是你给一千元,就不成问题了。”

原先,阿辉花一千大年夜元去玩个少妇,不免难免贵了点,万一这女太过通俗,岂非十分不值!但斟酌媚姐从未报过假料,是以对她笃信不疑。于是便点头准许了。

媚姐、阿辉到后房排闼而入,公然见到有个女人正在海棠在睡、好梦正酣。

媚姐走以前,推了两推说道:“阿娟,你的客人来了。”

她睁开眼睛,擦了两擦说道:“哦 我起家啦。”

此时,阿辉见到条女的芳容,吓了一跳,并非由于但太美或太丑,而是发觉此女竟然是同楼的掉婚少妇阿娟。媚姐当然不知道他们早已熟识,是以枉作先容。

阿辉不能不做做戏,同阿娟打个呼唤,直到媚姐走出房了,阿娟才涨红了面的说:“辉哥,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常常……”

“我明白,媚姐都说过了,你祗是由于寥寂才会出来交交同伙,你宁神,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娇羞地垂着头,阿辉见她好委顿,便发早先去吃茶品茗,她不否决,于是,俩人就去相近一间酒楼,因为是周日的关系,酒楼人隐士海,十分艰苦才找到两个位,促吃了一些点心,就回到媚姐家里。

阿娟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出来,想不到竟赶上你。我都感觉很欠美意思。”

阿辉笑着说道:“我偷偷出来玩,竟然碰着邻居,更欠美意思哩!”

阿鹃笑了笑。入到房,阿娟的心情彷佛已经镇定了一点,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辉哥,媚姐叮嘱我脱光了奉养你,我祗好照做了,你可别笑我啊!我怕会怀孕孕,你介不介意我用避孕药呢!”

阿辉道:“当然后不会介意啦,安然至上嘛!”

阿鹃又笑了笑,这时,她已经脱得赤条条了,出乎料想之外,阿娟虽然生过孩子,但其身材依然顶瓜瓜,一对乳房尖尖挺挺,而两粒乳头鲜红能干,阿辉一个箭步上前,一口就把此中一颗乳头含着不放。

“好痕痒呀!”阿娟的反映异常之快,这证实阿娟切实着实好长光阴未做过了。她打了两个冷震,急速整小我软绵绵,摊在床上、合上眼睛,摆出个任人鱼肉的姿势。阿辉吃一轮“车厘子”,又抚摩过她的乳房,进一步,当然要向她的私处进攻了。

阿娟的“小皮夹”十分袖珍,皮细细、毛少少,不过中央的“夹缝”,卸是滑潺潺的,最令阿辉兴奋的是她的小肉洞呈粉血色,阴唇不厚不薄,的确可称为妙品。

于是迫在眉睫地把自己脱个精赤溜光,把粗硬的大年夜阳具对准那粉血色的夹缝,令龟头塞入那温软的桃色肉洞。入了一半,正想挥军直进,阿娟忽然坐起来说道:“辉哥,对不起了,你先等一下,让我塞一粒器械进去,否则,万一你一时忍不住,在里面出了火,咱们就有麻烦了。”

说着,她安闲地从手袋里拿出一颗大年夜如五毫子硬币般大年夜小的药丸,轻巧地把丸仔塞入她的阴道。接着,她用玉手握着阿辉的肉茎说道:“辉哥,等一阵,等药丸熔解之后再兴奋好吗?”

三分钟后,阿辉已经忍无可忍,当时个宝宝重流出一些液体,阿娟一躺下去,他急速长驱直进,连续抽插十几下,阿娟痛心疾首,体现出十分肉紧。

阿辉一壁出进出入,一壁问:“阿娟,这样好不好呢!”

好惬意,好过瘾呀!”阿娟一边摆着屁股,一边说。

“我们倒算有缘份,由于我好久没找过媚姐了,你明啦,汉子除了敷衍自己的太太之外,无意偶尔都想试试其余女人嘛!”

“是呀,我都想不到会和你上床玩。”阿娟赓续在筛着臀部,显然她也是在极端振奋中,肉洞里的淫水,赓续排泄,以是阿辉一插一抽之间,竟然听到“渍渍”之声。

阿娟可能太久没有和汉子玩了,在阿辉向她冲刺时,双手逝世揽住阿辉的屁股,而且酡颜眼湿,粉头乱滚。终于,阿辉于极端快乐的冲刺之下,枪弹发,热辣辣的精液疾射到她的肉体深处。

阿辉没有将肉棍拔出,阿鹃的阴户则像鱼嘴般一张一合。致使他的肉茎很快又坚硬起来。阿辉再一次腾身冲刺,阿娟也因为阿辉的抽送而再度引起第二次高潮,对男性来说,能够两度高潮,是万中无一的,但对女性来说,这是很常见的事,而且,大年夜凡这种能够两度达到高潮的女人,切实着实是床上的好对手,能令汉子乐弗成支。

事毕之后,阿娟看了看腕表,低声向阿辉说道:“对不起,我要走先,由于我女儿等住我带她去吃茶品茗哩!”

说着,她促穿衣,阿辉拿出两张五百元钞票说道:“阿娟,拿去吃茶品茗吧!”

阿娟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会和媚姨计数啦。”

自后,每逢在电梯里碰头,阿娟一定害羞脉脉的,垂下头,连呼唤也不说一声,她的体现,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久之前,偶尔发明阿娟有一位年约五十过外的男士常常陪伴着,阿辉预测这位男士有可能便是她的新男友。后来,阿娟公然开门见山的表示:近来她熟识了一位的士司机,他同样是个掉婚汉子,由于常常搭到他那部的士才熟识,阿娟又话,大年夜家相处了一段日子,觉得彼此懂得,是以抉择同居。阿辉当然恭喜她到底找到个伴了。

阿娟这时才很卖力的说:“辉哥,求求你,切切守旧秘密呀,否则必然玩完了。”

阿辉笑道:“怎会呢,我同你无仇无怨,怎会拆散你们呢。”

“那就最好啦,再说,他对我还算不错,每个月给四千怠作家用,基础上都够开支了,祗不过……”阿娟忽然不再继承说下去了。

“你有难言之隐吗?”阿辉问。

阿娟停了停,很久才说:“你知啦!我那个男同伙,都六十岁人了,那回事当然不太可以,以是久不久我亦好想去媚姐那边……”

“你的意思是家用不太够!要去赚一点帮补!”

她摇摇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心理上的必要,我那个男同伙不知,祗有你一小我知道哩!”

今朝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单亲家庭”,此中以单亲女性为多,丈夫一怒离家,着末,就剩下单亲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来,因为海内开放,那边的北妹既和顺、又年轻,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汉子,一旦打仗到北妹,欲令智昏,甘愿做裙下之臣,把喷鼻港的“黄面婆”忘掉落了。

阿辉所住的屋村子,当然也有不少这类的独身单身女性,她们的背后,有不合的故事,但终局都是一样的,便是要孤独地去走下半生的路。说来真令人悲哀,单亲家庭的女性,面对的间题可多了,除了要为生活而驱驰劳碌之外,还要顾及子女的教导问题,此中最难忍受的,照样寥寂与空虚。下面这个故事,可见一斑。

住在三十四楼的一位少妇,她年约二十七岁,面目娟好,丁态万千,原先,阿辉与她并不熟识,仅在一次偶尔的时机之下,竟然变成好同伙。

工作是这样的:一日正午,阿辉与她同乘电梯,阿辉住在三十三楼,入电梯时,这位少妇早已经在电梯之内,于是按例打个呼唤。电梯缓缓下降,不虞当电梯还未抵达地下,落到五六楼之间,忽然电梯掉灵,不上不下。

着实,在这种情形之下,阿辉也有些心惊胆跳的,由于一旦电梯坏了,很有可能被困三五小时,这不打紧,最要命的是在电梯里短缺新鲜空气,很轻易就会忍受不住而晕厥。

当时,这位同楼的少妇已体现出有点支持不住了,她风雨飘摇的,开始面色苍白,公然,十分钟之后,她晕倒了。

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蒙,救火员已经赶到现场,三两下工夫,就把阿辉和少妇救出来了。就这样,阿辉知道她姓廖,单名阿娟,家有女儿,年前老公在大年夜陆另起炉搻,结果搞到离婚。今朝,她靠当“钟点女佣”保持生活。

前两日,阿辉约阿娟吃茶品茗,俩人由婚姻谈到生活,由生活谈到了男女之间的情感问题,阿辉有感可冒地说道:“阿娟,你还年轻,怎么不再找个伴以免太寥寂嘛。”

阿娟默沉默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已经是过来人了,讲到找个伴,我都想呀,但找获得也未必好,我不敢再幻想了。”

阿辉说:“你这样年青,要找个好一点的,也不会太难吧。”

阿娟苦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有一天,旧时在舞厅做“妈妈生”的媚姐打电话给阿辉,她说有件“住家菜”,初次出来偷食,问阿辉有无兴趣。媚姐有个架步位于旺角。曩昔,曾经先容过几位女人,都很合阿辉的胃口。今次再来电,阿辉对但充溢信心,于是急速搭巴士出九龙。

一晤面,媚姐就说道:“辉哥,和你这么熟才奉告你,这女人才第一次出来做,包管新鲜。”

阿辉打趣说道:“媚姐,你跟我讲笑话吧 出来做的,个个都邑说是第一次啦。”

媚姐发急地说道:“我赌咒,必然没骗你的,这个女人原先在我这里做钟点,每月赚两千五百元,但人生得还不错,近来我才知道她是个掉婚妇人,是以,我就打蛇随棍上,劝她出来做,一来可以多一些收入,二来也可以聊慰寥寂嘛。”

“真的吗?”阿辉伸手摸向媚姐的酥胸,他和她着实是老相好了,晤面的时刻难免都要着手动脚的。

媚姐拿开他的手说道:“别搞我啦!人就在后面房间里,凭你的履历,一试就知龙与啦!不过你要准许我一个前提,无论你晤面之后是否爱好,必然要守旧秘密,由于她还有个女儿,万一被她知道就不好了。”

这个基础前提,阿辉当然没有异议。媚姐又说道:“她一个星期做足六日,祗有礼拜日才抽得出光阴,同时,又要陪女儿去走走街,以是安排在早上。这女人掉婚大年夜约一年多了,信托届时必然多水多汁。至于怠两方面,她说正等着一千几百去交租,以是你给一千元,就不成问题了。”

原先,阿辉花一千大年夜元去玩个少妇,不免难免贵了点,万一这女太过通俗,岂非十分不值!但斟酌媚姐从未报过假料,是以对她笃信不疑。于是便点头准许了。

媚姐、阿辉到后房排闼而入,公然见到有个女人正在海棠在睡、好梦正酣。

媚姐走以前,推了两推说道:“阿娟,你的客人来了。”

她睁开眼睛,擦了两擦说道:“哦 我起家啦。”

此时,阿辉见到条女的芳容,吓了一跳,并非由于但太美或太丑,而是发觉此女竟然是同楼的掉婚少妇阿娟。媚姐当然不知道他们早已熟识,是以枉作先容。

阿辉不能不做做戏,同阿娟打个呼唤,直到媚姐走出房了,阿娟才涨红了面的说:“辉哥,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常常……”

“我明白,媚姐都说过了,你祗是由于寥寂才会出来交交同伙,你宁神,我不会说出去的。”

她娇羞地垂着头,阿辉见她好委顿,便发早先去吃茶品茗,她不否决,于是,俩人就去相近一间酒楼,因为是周日的关系,酒楼人隐士海,十分艰苦才找到两个位,促吃了一些点心,就回到媚姐家里。

阿娟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出来,想不到竟赶上你。我都感觉很欠美意思。”

阿辉笑着说道:“我偷偷出来玩,竟然碰着邻居,更欠美意思哩!”

阿鹃笑了笑。入到房,阿娟的心情彷佛已经镇定了一点,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辉哥,媚姐叮嘱我脱光了奉养你,我祗好照做了,你可别笑我啊!我怕会怀孕孕,你介不介意我用避孕药呢!”

阿辉道:“当然后不会介意啦,安然至上嘛!”

阿鹃又笑了笑,这时,她已经脱得赤条条了,出乎料想之外,阿娟虽然生过孩子,但其身材依然顶瓜瓜,一对乳房尖尖挺挺,而两粒乳头鲜红能干,阿辉一个箭步上前,一口就把此中一颗乳头含着不放。

“好痕痒呀!”阿娟的反映异常之快,这证实阿娟切实着实好长光阴未做过了。她打了两个冷震,急速整小我软绵绵,摊在床上、合上眼睛,摆出个任人鱼肉的姿势。阿辉吃一轮“车厘子”,又抚摩过她的乳房,进一步,当然要向她的私处进攻了。

阿娟的“小皮夹”十分袖珍,皮细细、毛少少,不过中央的“夹缝”,卸是滑潺潺的,最令阿辉兴奋的是她的小肉洞呈粉血色,阴唇不厚不薄,的确可称为妙品。

于是迫在眉睫地把自己脱个精赤溜光,把粗硬的大年夜阳具对准那粉血色的夹缝,令龟头塞入那温软的桃色肉洞。入了一半,正想挥军直进,阿娟忽然坐起来说道:“辉哥,对不起了,你先等一下,让我塞一粒器械进去,否则,万一你一时忍不住,在里面出了火,咱们就有麻烦了。”

说着,她安闲地从手袋里拿出一颗大年夜如五毫子硬币般大年夜小的药丸,轻巧地把丸仔塞入她的阴道。接着,她用玉手握着阿辉的肉茎说道:“辉哥,等一阵,等药丸熔解之后再兴奋好吗?”

三分钟后,阿辉已经忍无可忍,当时个宝宝重流出一些液体,阿娟一躺下去,他急速长驱直进,连续抽插十几下,阿娟痛心疾首,体现出十分肉紧。

阿辉一壁出进出入,一壁问:“阿娟,这样好不好呢!”

好惬意,好过瘾呀!”阿娟一边摆着屁股,一边说。

“我们倒算有缘份,由于我好久没找过媚姐了,你明啦,汉子除了敷衍自己的太太之外,无意偶尔都想试试其余女人嘛!”

“是呀,我都想不到会和你上床玩。”阿娟赓续在筛着臀部,显然她也是在极端振奋中,肉洞里的淫水,赓续排泄,以是阿辉一插一抽之间,竟然听到“渍渍”之声。

阿娟可能太久没有和汉子玩了,在阿辉向她冲刺时,双手逝世揽住阿辉的屁股,而且酡颜眼湿,粉头乱滚。终于,阿辉于极端快乐的冲刺之下,枪弹发,热辣辣的精液疾射到她的肉体深处。

阿辉没有将肉棍拔出,阿鹃的阴户则像鱼嘴般一张一合。致使他的肉茎很快又坚硬起来。阿辉再一次腾身冲刺,阿娟也因为阿辉的抽送而再度引起第二次高潮,对男性来说,能够两度高潮,是万中无一的,但对女性来说,这是很常见的事,而且,大年夜凡这种能够两度达到高潮的女人,切实着实是床上的好对手,能令汉子乐弗成支。

事毕之后,阿娟看了看腕表,低声向阿辉说道:“对不起,我要走先,由于我女儿等住我带她去吃茶品茗哩!”

说着,她促穿衣,阿辉拿出两张五百元钞票说道:“阿娟,拿去吃茶品茗吧!”

阿娟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会和媚姨计数啦。”

自后,每逢在电梯里碰头,阿娟一定害羞脉脉的,垂下头,连呼唤也不说一声,她的体现,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久之前,偶尔发明阿娟有一位年约五十过外的男士常常陪伴着,阿辉预测这位男士有可能便是她的新男友。后来,阿娟公然开门见山的表示:近来她熟识了一位的士司机,他同样是个掉婚汉子,由于常常搭到他那部的士才熟识,阿娟又话,大年夜家相处了一段日子,觉得彼此懂得,是以抉择同居。阿辉当然恭喜她到底找到个伴了。

阿娟这时才很卖力的说:“辉哥,求求你,切切守旧秘密呀,否则必然玩完了。”

阿辉笑道:“怎会呢,我同你无仇无怨,怎会拆散你们呢。”

“那就最好啦,再说,他对我还算不错,每个月给四千怠作家用,基础上都够开支了,祗不过……”阿娟忽然不再继承说下去了。

“你有难言之隐吗?”阿辉问。

阿娟停了停,很久才说:“你知啦!我那个男同伙,都六十岁人了,那回事当然不太可以,以是久不久我亦好想去媚姐那边……”

“你的意思是家用不太够!要去赚一点帮补!”

她摇摇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心理上的必要,我那个男同伙不知,祗有你一小我知道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