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外甥与小姨

2019-09-29 02:0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外甥与小姨

6月份的一天,叶英的姐姐叶华一家人来看望叶英。叶华娶亲早,34岁的 年岁比小她七岁的妹妹多了一分成熟的风姿,也是十分漂亮,儿子不久前却已经 过完了12岁生日。 叶华的丈夫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刚刚获得了一个去日本进修交流半 年的时机。叶华不舍丈夫,早早跟自己老板探讨妥帖,盘算停薪留职半年,跟丈 夫一路去日本。只是自家的儿子李强还在上学,未方便和他俩一路去日本看看, 想来想去盘算让叶英协助带两个月孩子。 " 姐,姐夫,你们宁神吧,我必然会照应好王强的。" 叶英爽快地准许了。 " 儿子,你要乖乖听姨娘的话哦,切切弗成以捣鬼。" 叶华再三吩咐。 " 妈,知道了,我不会惹姨娘生气的。" 叶英和姐夫一家人关系很好,日常平凡 也很爱好这个有点内向的小孩,大年夜家也没有多客套,李强就这么住下来了。 转眼三天以前了。晚上叶英把换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时,却发明昨天上班穿 的黑丝上面有一块白色的痕迹。叶英凑近闻了一下,立马知道这是一块精斑。叶 蓉心里有点慌乱,打知道外甥要来开始,她就抉择安安稳稳过完这两个月,把自 己淫荡的一壁暗藏好,外此她还把随意放置的各类震荡棒,跳蛋收了起来。 回忆及此,叶英基础确定这个精斑是外甥干的了。她略一思虑,感觉外甥只 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应该还不懂什么,侧面提点一下就可以了。 叶英回到客厅,却没看到外甥。 '这小子又偷玩电脑了' 叶英来到书房,果 然看到外甥正在正在心神专注地看着屏幕。叶英走向前,正欲教训李强,却赫然 发明屏幕上是一个摆着淫荡姿势地赤裸女性。这不便是自己嘛!叶英须臾间明白 了前因效果,是自己收起来的情趣用品被外甥发清楚明了,这张图片恰是之前和两个 工人在厂房里做爱时一个工人拍的,后来叶英用计搞到了他们的手机,却没有舍 得损掉落,结果竟被李强翻出来了。 李强正对着照片撸管,认为后面有动静,转头看到姨娘,吓到手一颤抖,没 想到却泄了出来,精液尽数射在了姨娘的一条蕾丝边内裤上。 叶英强自沉着下来,说: "你年纪还小,怎么可以做这样的工作?快把这些 关了,今后不准这样,听到没有?" 李强也回过神来,脸上的惊悸还没有消去, 却没有搭阿姨的话,只是说到: "阿姨你真漂亮。" 叶英没料到这样的回答,只 好自己走上去关掉落图片,却发明外甥手中还攥着自己的内裤,上面还有乳白色的 液体。叶英又羞又怒,盘算先把这些照片删了再跟这小子算账。 刚清空完收受接收站,却传来了李强的声音:" 没有用的,我已经把照片传到网 上了。" 叶英难以置信地看向外甥,外甥的神色更惊恐了,但照样勉强让自己说 下去,仿佛念着筹备好的台词一样: "不过我都处置惩罚了一下,别人看不出是你。 " 说罢,李强颤动的手碰了一下握着鼠标的叶英,叶英夷由了一下,摊开了鼠标。 李强打开了一个论坛,点开了此中一个 "淫荡ol田野露出" 的贴子,一边说到: " 原照片我保存在其他地方了,别人看不到的。" 叶英看到贴子上自己的脸被打上马赛克,下面有上百条留言,脸颊泛起了红 晕。她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是你姨娘,你不能这样。" 李强看着阿姨,没有 措辞,神色却不复刚刚的慌乱。 叶英看着李强,却不见李强有什么反映,叹了一口气说: "你想怎么样?" 李强就在等这句话,他压下心中的激动,说到: "今后你得听我的,我说做什么 你就要做什么。只要你做到了,我包管这些照片只有你知我知" 叶英飞快思虑着, 没法子,只好先准许外甥了: "好!" [第二章] 李强吞了一下口水,以只管即便镇定的语气说道: "现在,把衣服都脱下来。" 叶英十分羞愤,自己竟然被十二岁大年夜的外甥算计了,她只好脱下自己在家穿的吊 带真丝睡裙,向侄子展现出了自己曼妙的体态。 李强看着叶英的身材,睁大年夜了眼睛,忽然看向自己软趴趴的小鸡鸡,脸上露 出了失望的神色。 叶英留意到了李强神采的变更,微微一笑,心想 '终究外甥还只是个孩子, 做不出什么出格的工作,自己今后总会设法主见子办理这件工作。' 念及此心里安定 了不少。 李强刚适才打完飞机,姨娘的身段虽然惊艳,却什么也做不了,想到这,才 发明手上还攥着姨娘的蕾丝内裤,便丢了以前,说: "把这个拿去洗了。" 叶英 回身盘算快点脱离书房,却又听到外甥的敕令: "今后在家都不准穿衣服。" 叶 蓉顿了一下,默许了这个要求。 '终究自己还穿戴亵服,也不算太越界' ,叶英 这么劝慰自己。 晾完衣服后,叶英在浴室洗浴,同时想着之后该怎么让外甥把照片删掉落。这 时浴室响起了几声拍门声,不待叶英回应,李强光着身子进来了。 " 我要跟姨娘一路洗浴。" 叶英感觉不能让外甥软土深掘,便用严峻的语气 说到: "李强你出去,姨娘洗完了你再进来。" 李强停下来,叶英隔着雾气看不 清外甥的神色,抉择先等他的反映。 终于,李强回身走出去了,叶英松了一口气。 叶英洗完澡,裹上浴巾走出去,却没看到外甥。来到书房发明外甥坐在电脑 前,望着自己,仿佛在等自己。叶英走上前去,看到电脑屏幕上居然又是自己的 照片,只见照片里自己正跪在地上舔一个汉子的鸡巴。这张照片拍得有点隐隐, 却没有打马赛克。 叶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冲上去滑动鼠标,公然是那个论坛,下面的评论也 是不堪入目。叶英耳边传来了外甥的声音: "姨娘,刚刚你似乎没有听我的话吧, 不听我的话,就会有一张照片原封不动地上传到网上哦,你猜猜我传到第几张图 片会有人认出你来?" 叶英侧头看向外甥,想不通外甥为什么这个年纪已经如斯 会算计。她伸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李强先说的话,却好像彷佛撒娇的语气: " 哎呀,姨娘,你似乎又违反了我的敕令了呢,我们说好的你在家不能穿衣服呢。 " 说完,李强扯下了浴巾。 叶英任由浴巾滑落地上,自己赤裸的身段完全裸露在了李强眼前。此次连内 衣也没有。 " 此次我就不上传照片了,不过你今后在家里任何器械都不能穿了,包括内 裤,知道了吗。" 叶英看着这张照片,无奈地说:" 我知道,姨娘今后必然听你的话,你把照 片删了好不好?" " 那要看你的体现了,假如你体现得好,过段光阴我自然会删掉落。" 李强双手捉住了叶英的奶子。叶英的乳房不大年夜,却很特立。叶英羞红了脸, 却不去阻拦外甥。 李强享受着乳房的弹性和光滑,不知揉捏了多久,忽然发明自己的鸡鸡勃起 了。李强痛快地昂首,发明叶英早已媚眼如丝,轻咬着嘴唇。 乳房原先便是叶英的敏感部位,被揉搓了这么久,早已忍耐不住,只能咬自 己的嘴唇让自己不要呻吟出来。想到自己竟然和外甥做这样乱伦的工作,叶英羞 愤不已,下体却涌出一股热流。 李强拽着叶英,叶英掉神地跟后面,被他一把推倒了自己床上。 叶英想要阻拦,刚洗完澡的身段却仿佛掉了力气,任由外甥摆弄着姿势。 李强没有拖沓,找到相宜的角度就插了进去。叶英的阴道已经泛滥成灾,红 了眼的李强却没留意到这些,只是重复做着活塞运动。 因为技术的欠缺和还没有发育完全的鸡鸡,李强时常会捅歪。叶英只是咬着 自己的手臂,有时发出一声闷哼。 没过多久,李强发出一声青雉的嚎叫,叶英也忍耐不住长吟一声。二人一路 泄了身。 李强倒在了床上,一天两次射精对付还在发育期的他照样太勉强了。 叶英红着脸,刚刚虽然来了一个小高潮,但这点程度还不能让她尽心。李强 看到看到姨娘的手揉按着阴唇,想了想,起家出去,提了一个袋子过来,从里面 挑了一个小臂粗细的震荡棒,上面还布满了突刺,丢给了叶英。 叶英惊呼: "啊,这个弗成以,这个其实是太大年夜了,我用过一次就顿时掏出 来了。" " 姨娘你又忘怀我刚刚说的话了吗?既然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 快自己拿去用。" 叶英又畏惧,又有一丝等候,她楚楚可怜地望了一眼外甥,见 外甥仍旧坚持,只得拿起推拿棒,打开振动一点点往自己阴道里塞。 橡胶突刺划过叶英敏感的阴道壁,还不绝振动着,转眼之间叶英就被带上了 高潮。 " 啊!!!……" 叶英瘫软在了床上,震荡棒由于插入太浅滑落了出来。床 单上闪着亮晶晶的水渍。 李强看到姨娘这么骚的样子,想到原本姨娘真像照片中那么下贱。他爬上床, 骑在姨娘的肚子上,掰开她单薄无力的腿,将推拿棒对准阴道插了进去。 " 啊……不要,外甥,不要这啊啊啊啊……" 叶英的身段颤动起来,试图夹 紧双腿。李强干脆坐在了叶英肚子上,用脚盖住叶英的腿,然后双手握住震荡棒, 使劲捣弄着叶英的逼。 叶英感想熏染到了下体带来的伟大年夜的刺痛感,仿佛阴道就要被撕裂了,但这也激 发了叶英的受虐体质,伟大年夜的苦楚中又带着更大年夜的快感。 " 啊……呜呜……啊啊啊啊啊……" 叶英疼得哭了起来。 李强没有理会,由于他发明自己的每一下插拔都能带出姨娘大年夜量的淫水。 忽然叶英绷紧了自己的肌肉,全部身段试图弓起来,然则外甥坐在上面没有 成功。

李强感想熏染到了姨娘的变更,也尽全力地捣弄着目下的逼。 叶英在高潮的掉神之中,喷出了几下淫水,打湿了前面的床单。叶英陷入了 昏倒。 半晌后,叶英悠悠醒来,望见外甥正在正在掐自己的人中,心中忽然认为一 丝温暖,曩昔自己被汉子虐晕后都不管自己生逝世,反而还会继承玩弄自己的身段, 或者直接丢在一边不管了。 " 姨娘,你醒啦,我爸爸教的措施公然有用。" " 小外甥,你真坏!" 叶英 摸着自己肿痛的阴道诉苦着。 " 可是姨娘你爱好这样吧,越是被欺压越是痛快,刚刚是性高潮太强烈才晕 以前的吧。" 叶英吃惊地望着外甥,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李强看到姨娘的神采,自满地说:" 我爸爸是医生,他奉告我这叫做受虐狂。 " 叶英抚着额头,姐夫都在教孩子些什么啊? [第三章] 第二天叶英接完外甥在外貌吃了一顿西餐回到了家里。 进门后,李强看着叶英,叶英看着李强。 叶英叹了一口气,开始一件件把自己的ol职业装脱下来。 直到内裤从光洁的大年夜腿上滑落,叶英没好气地说: "这样可以了吧?" 李强 知足地欣赏着姨娘光洁标致的身段,溘然说: "姨娘,你把丝袜穿上,我爱好你 穿丝袜的样子。" 叶英又把地上的丝袜捡起来,提上了双腿,再把不平均的地方 抹平。李强饶有兴趣地看着。 " 姨娘穿上丝袜真好看,你今后不停穿戴丝袜好不好?" 叶英脸一红,外甥 真是越来超出分了。叶英没有法子,身上除了一双黑丝,什么也没穿地走进房间 了。 李强早早写完功课,不知道做什么,又开始翻起那一大年夜袋子情趣用品,看看 里面有什么有趣的器械。 李强找到了一条白色的猫尾巴,末尾是一个金属肛塞,他来到书房,看到姨 娘还在用电脑事情,便问到: "姨娘天天都事情到很晚吗?" " 这周我们部门接 到了一笔大年夜买卖,必要收拾很多文件,乖,一会在陪你玩。" 事情时的叶英很认 真,也难怪她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公司的贩卖经理。 李强也不是不讲事理的小孩,坐在地上便摆弄着猫尾巴。这时他看到叶英纤 细的小腿和不够一握的脚踝,认为一种由衷的爱好。他蹭以前抚摩着小腿,叶英 垂头看了一眼继承忙自己的事情。 李强摩挲着姨娘的小腿,他想占为己有,想要吃掉落它。念及此,他亲吻,轻 咬,吮吸着被黑丝包裹着的小腿,感想熏染着姨娘混杂了喷鼻水和汗味的气息。 " 哎呀,脏,不要这样。" 李强没有停下,叶英在这样的爱抚下也认为有些 燥热。 十分艰苦处置惩罚完额外的文件,叶英发明自己的下体竟有些湿了。 " 好啦好啦,我事情做完了,来陪你玩。" 李强还在想该怎么吃掉落这双美腿, 听闻此,说: "我们来玩骑马游戏。" 叶英看到那条猫尾巴,翻了翻白眼,照样跪在地上,说: "来吧,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李强拿起地上的尾巴,把肛塞往 姨娘的菊花里塞。 " 啊,痛…外甥你要先润滑一下才能塞进去。" 李强粗暴地把肛塞插入姨娘 的骚穴,快速抽插了几下。 " 啊……" 还好叶英的骚穴刚刚已经潮湿了,没有认为很痛。 李强借着淫水的润滑,把肛塞一点点塞进叶英的菊花,叶英也共同着只管即便放 松自己,这个尺寸的肛塞塞进去自己照样有一点难熬惆怅。 塞进去后,李强回身骑在叶英背上,拍了一下叶英浑圆的屁股: "驾!" 叶 蓉吃痛,开始往前爬。虽然外甥只有十二岁,长得却很结实,叶英感到背有点难 受,只得逐步往前爬。 李强不满叶英的速率,口里喊着" 驾!驾!驾!" ,赓续拍着叶英的屁股。 " 嗯~ 啊……" 叶英吃痛哼出声来。 李强见状发明拍姨娘的屁股更故意思,转过身来阁下开弓用力拍着两瓣紧致 的屁股,嘴里还不绝喊着 "驾!驾!……" " 啊……" 叶英不住呻吟起来,认为 骚穴中又涌出一股热流,屁股带着猫尾巴一路摇摆起来。 李强捉住摇摆的尾巴,扯弄了起来,向四处拽着。 叶英感想熏染到菊花的刺激,加上现在这个赤诚的姿势,背部忽然紧绷起来,浑 身颤动,脚趾中计,在呻吟中达到了高潮。 " 不准停下!姨娘这你也能泄身,公然是个受虐狂,现在爬到浴室去,我给 你洗洗。" "是" 叶英认为全身无力,但照样坚持爬到了浴室。 " 你就这样,也不要脱丝袜。" 李强打开水龙头,看着水淋在姨娘背上,打 湿她的黑丝和猫尾巴,认为一种难以言说的诱惑。李强受不明晰,他脱下裤子, 把勃起的鸡鸡露出来,说: "姨娘来,给我口交。" 叶英看着目下未发育完全的 鸡鸡,叹了口气, '既然昨天已经彻底腐化了,那就继承腐化下去吧。' " 外甥 来,你先把衣服都脱了。" ' 既然如斯,何不做得更快乐一些呢?' 叶英亲吻着 小鸡鸡,逐步向下亲吻起还没长出毛来的卵蛋。在叶英高超的口交技术下,李强 坚持不了3分钟就射在了叶英嘴里,叶英昂首展示了一下口中乳白色的精液,然 后吞了下去。 李强有点沮丧,他没想到自己的快乐这么短暂。叶英看出了外甥的心思,说 到:" 乖,我来帮你洗浴。" 李强走到淋浴头下,叶英依然跪在地上,问到: " 想撒尿吗?" " 嗯,我爱好洗浴的时刻撒尿。" 叶英含住外甥的鸡鸡,向他眨了 眨眼睛,外甥睁大年夜了眼睛: "啊,你想…" 叶英眨眼睛表示肯定。李强按捺不住 激动的心情,直接撒起尿来。叶英赓续吞咽着,直到外甥尿完着末一滴,然后又 用舌头清理了一下鸡鸡。 随后叶英躺在了浴室的地上,湿淋淋的黑丝长腿翘了起来,说到: "洗浴的 话屁股也要洗干净哦,来我帮你清理干净。" 李强明白了姨娘的意思,吞了一下口水,对着姨娘风雅的脸一点点蹲下去。 叶英用手托住外甥的屁股,用舌头开始洁净起她的屁眼来。 '没什么味道呢,连 毛都没长齐,公然是小孩子,没有外貌的那些工人来得刺激。' 李强没想到被人 舔屁眼会这么惬意,尤其是被漂亮的姨娘舔,他感想熏染着温软的舌头一点点洁净着 他的屁眼。 舔干净了外甥的屁眼,叶英考试测验着把舌头往屁眼里钻,外甥立时发出了惬意 的呻吟。舌头钻了一会后结果没有伸进去,可能照样外甥太小没有发育完的缘故 吧,叶英不再考试测验,而是嘴唇贴在屁眼上,徐徐用力吸了起来。 李强感想熏染着屁眼赓续变更的吸力,沉浸在这全新的快感之中,他垂垂地放松 了下来。 这时屁眼的吸力忽然变大年夜,李强溘然感到有什么器械被吸出去了。 '坏了! 难道…' 李强赶快侧身,看到躺在地上的姨娘蹙着门对着自己横目而视,然后喉 咙耸动了几下,似乎是吞咽的动作。李强不敢措辞,看着姨娘又耸动了一下喉咙 后,说到: "哼!接下来你自己洗吧。我刷牙去了" 叶英很是无奈,想到屎既然已经吸到到嘴里了,再吐出来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反而看着不惬意,干脆就直接吞下去了。她刷了3遍牙,含着漱口水口水,对着 镜子看着自己穿戴黑丝却湿淋淋的身段,还有仍旧塞在菊花里的那条猫尾巴,竟 感觉这样的生活挺有趣。吹干头发后,叶英踩着黑丝一步一个湿脚印地走回了房 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