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先上妈妈再上妹妹

2019-09-29 02:0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先上妈妈再上妹妹

「小勇,起床了。」

睡梦中我听到了妈咪的声音,甜甜的,满含爱意。

我睁开眼,睡眼惺忪,看到自己亲爱的妈咪正俯首在我的胯下吞吐。

她把自己的长发撩到右边,一脸笑意地看着我,火热红唇之间是她最爱的儿子的粗大年夜的鸡巴。

妈咪看我醒来,把嘴里吮吸得水光闪亮的鸡巴拔出,笑眯眯地说:「本日小勇也是元气满满哒。」

最受不了恶意卖萌的妈咪了。

我重重把妈咪的头又按下去,看到那对饱满的红唇把鸡巴吞尽,直至根处。

妈咪的喉咙眼不自然地抽搐,唔,好爽,嗓眼的收缩,再收缩,妈咪那条优柔的小舌顶在我的马眼上,滑动,再滑动。

「哈,就知道妈咪又来偷吃。」

门口跳出一对乱颤的兔子,兔子的主人是一个青春气息四溢的少女,我的妹妹,陈枝柳。她的粉色睡衣敞着,青春美妙的胴体袒露,显然是听到什么动静没扣好扣子就过来了。

她赶快冲了过来撞进我怀里:「哥哥短长啊,妈咪也短长,都把日程排好了,本日明明是我的,哼。」

妹妹边说边挤妈咪,乱动中,我的鸡巴又从妈咪温暖湿润的口腔中弹出。

「哎呀你这个小色女。」

妈咪没辙,看自己的二女儿这么不痛快的样子,只好作罢。

她扭着自己的圆臀走出房门,说:「不要把你哥哥憋坏了,你们早点下来吃早餐了。」

我正飞腾的欲望正待喷薄,却被妹妹打断了,只好恶狠狠地看着陈枝柳,要挟:「妹妹,啊……」

陈枝柳娇哼一声,反手探到我的鸡巴,纤细的手指搭在怒涨的龟头上,说:

「人家轮了好几天了才到,不不停看着哥哥还真轻易被别人抢走。哥哥,你还要挟人家。」

我无奈地笑,双手捏住妹妹的奶子,这对丰厚的乳房的规模远超陈枝柳当前的年纪,其实是发育犯规。我感到跟着欲望的聚积,我满身的血液都在向胯下鸡巴集中,肉棒越来越硬,只能讨饶道:「妹妹,快坐进去。」陈枝柳脸上露出自得的笑,小虎牙闪闪发亮的那种笑。她轻抬翘臀,把睡衣的下摆拉出去罩住我和她的下体,然后用臀缝在我的龟头上往返滑动,我能随意马虎感想熏染到她屄缝的热气喷出,粘稠的淫液顺着谷道和狭缝滴落,和婉的细短阴毛黏在一路时无意偶尔无地刺激我的龟头。

我就知道,就知道这小女孩会耍我,小小年纪就已经把这种撩拨的手段掌握得入迷入化。

我捏住陈枝柳的奶头,这对乳首呈淡粉色,小小的,四周的乳晕也是小小的,乳晕和奶头就像是点缀在雪原的两束梅花一样平常,可惜,这幅美景,只有我知道,也可惜,这幅美景,正是我这个顽皮妹妹的弱点所在。

哈!我用力捏住,大年夜拇指和食指捻动,这淡粉的两点就似乎是优柔的梅花蕊,我又扯起来,把明明如玉碗倒扣的奶子扯成大年夜理白塔。

陈枝柳「嘤咛」一声,赶快把屄缝分开,用蜜穴套下,她呻吟:「啊,呼,哥哥,哦我的好哥哥。」

我揽腰抱住妹妹,双手在她光洁的背上游走,左手滑到她小屁股上,沿着臀缝,指尖点在她可爱的小屁眼上,不用看,我就能想象到这里的颜色和外形,终究我看的品尝的那么多次了。

我左手把陈枝柳半边的屁股挡住,大年夜拇指顶住她浅红的腚眼,渐渐向里面推进。

「啊哥哥~~」妹妹的声音都是颤的。

陈枝柳小腰轻摆,蜜穴吞吐,腔道内嫩肉紧缩又放松,我硕大年夜的龟头在淫液的润滑下往返撑开她的阴道。

妹妹此时俏脸已经一片潮红,体质太敏感了,轻细撩拨就情动,轻细情动就淫液泛出,轻细泛出就满身发烧潮红,然后就会干净利落地败下阵去。

她也深知自己的问题,此时刚把我的鸡巴插到屄缝里不到五分钟,她就感到到自己不可了。

高潮要来了,要high了。

「哥哥,哥哥~~~ 」

她眼神迷蒙,连声娇喘,双手捧住我的脸,樱桃小嘴向我印来,我张口接住,已经有汩汩津液流出。

「我不可了。」陈枝柳艰巨地抬动屁股,努力地用尽着末一丝力气套动我的肉棒,着末照样重重摔下,蜜穴深处的花蕊震颤。

我习气了,阁下手抱住两瓣粉嫩的屁股,左手大年夜拇指随意马虎破开菊花的花蕊直入此中,然后抬起她的屁股飞速地套动。

「呀呀呀呀呀呀,哥哥哥哥~~~ 」

陈枝柳发出连续串的无意义声音,俏脸潮红,已经在晃荡中脱离我的脸,两眼无神,口中津液横流。

「呼……」

我龟头又是一阵胀大年夜,两手深陷丰满的臀肉中,长出了一口气。

两波精液射出,妹妹陈枝柳的青春娇小的肉体没情由地哆嗦,我感到她直肠中一股湿气冲来,包裹住被肛门咬住的我的探进去的大年夜拇指,彷佛又润滑了一点。

我迁移转变了下拇指,没想到把妹妹又刺激得一颤。

我抽出左手在我俩结合处抹了一把,然后伸进陈枝柳的小口里,玩弄她潮湿柔滑的丁喷鼻小舌。

妹妹无意识地舔动。

我忽然坏笑,胯下一顶,还未软化的鸡巴在陈枝柳的此时倍感敏感的体内一撞。

小美男立即回神过来,只是满身照样软绵绵的,连发出要挟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哥哥,太坏了,把妹妹玩坏了就没得玩了。」好吧。

我和顺地抱住怀里的这个可人儿,如斯安歇了十多分钟。直到厨房里妈咪生气地喊人,我俩才从合体状态分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