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姐姐少妇

2019-10-05 22:5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姐姐少妇

美男姐姐:「你什么时刻来的?」

我:「怎么你不知道?我早就来了。」

美男姐姐:「哦,是吗?」

我:「你本日怎么了?似乎有什么苦衷,不会是由于我昨天没有来而生气了吧?」美男姐姐:「少臭美了!大年夜人的事小孩别问。」我:「姐,和我说说吧!」美男姐姐:「也没什么,算了。」

我:「是不是和姐夫吵起来了?」

美男姐姐:「去你的!谁是你姐夫啊?」

我:「便是老板啦!每次来都看不见他,是不是又和他吵架了?」美男姐姐:「嗯。」我:「为什么?」

美男姐姐:「你不懂的。」

我:「你不说我当然不懂了。说说嘛,说出来就会惬意很多了。」美男姐姐:「哎,你那个没用的姐夫,店里的事一点都不管,天天都只想着赌博,而且在外貌胡乱地搞,昨天我就说那么几句,他就又摔又打的。」我:「他打你了?」美男姐姐:「那倒没有,不过曩昔打过我。」

我:「曩昔?那又是为什么?」

美男姐姐:「算了,小孩子家,不懂的。」

我:「和我说说嘛!你不把我当弟弟了?」

美男姐姐:「还不是他每次喝完酒回来欺压我,我不从他就打我。」我:「姐姐,你好可怜喔!下次他再欺压你,你就奉告我,我教训他。」美男姐姐「噗」一会儿乐道:「算了吧,就你还教训别人?警惕别让他给你教训了。」我:「啊,你敢鄙视我?不信我给你捏一只蚂蚁试试,我捏蚂蚁和捏人一样轻易。」美男姐姐:「你呀,就会耍嘴皮子!」

我:「姐姐,心情好些了吗?」

美男姐姐:「很多多少了。」

就这样,我和美男姐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光阴不知不觉的就快早晨3点了,着末美男姐姐说:「我困了,反面你聊了,要去睡觉了。」我撒着娇说:「我也要去!」美男姐姐发过来一个很凶恶的神色。

我又说道:「不过,姐姐,我真的饿了。」

美男姐姐说:「要不我给你煮拉面啊?」我当然求之不得了,满口准许着,美男姐姐说:「那你一会上楼吧!我在厨房等你。」说着美男姐姐站起家走向了楼上,我顿时站起来跟了上去。

当我走到二楼的时刻,美男姐姐已经开始煮拉面了,看着她的背影,我竟然有一种很认识的感到,那感到很亲切、很温暖,真的有这么个姐姐就好了。我正在感慨时,就听美男姐姐说道:「还傻站在哪干什么?快过来吧!就快好了。」不一会,一碗热腾腾的拉面就端到我眼前,上面还卧着个鸡蛋。我端起面,闻着那飘来的喷鼻味问道:「姐,你不吃吗?」姐姐答道:「你吃吧!姐不饿。」一光阴眼睛里竟飘起来一层雾气,透过那层雾气,对面的姐姐微笑地看着我,就像多年前的那个笑脸,标致而又令人难忘。

此时,姐姐脸上滑落的露珠和那亲切的笑脸,竟是如斯标致的画面。我忍着眼里越来越多的湿润,一头埋进了饭碗里,姐姐笑着说道:「你慢点,又没有人和你抢。」我飞快地吃完了面,着末笑着说道:「真好吃!这是我长这么大年夜吃过最好吃的一碗面了,感谢姐姐!」姐姐笑着说:「傻样,今后只要想吃面了,就到姐姐这。」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光阴无话可说。

姐姐接过我手中的碗,我一时忘神,一把就捉住了姐姐纤细的手,激动地说道:「姐,我真的好爱好你,真的好爱好你!从第一次见你,不停到现在,真的好爱好你!」我一气儿拽着姐姐的手,颠三倒四的陈述着。

姐姐被我忽然的举动吓到了,呆呆的看着我,听凭我牢牢地拉着她的手。直到着末,她和顺的笑着,一边拉开我的手,一边放下手中的面碗,柔声道:「姐也很爱好你啊!傻弟弟,今后你便是我的亲弟弟,我是你亲姐姐好不好?」我含着泪点点头。

姐姐站起往来交往洗碗了,我坐在那看着她繁忙的身影,此刻竟感觉如斯幸福!

我想我是爱上她了,虽然我曩昔从没有爱上过别人,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那一刻我知道,我是真的爱上她了。虽然,我知道我刚开始的念头并不纯洁,也知道今后也很难有结果,但我是真的爱上了我的姐姐,标致而和顺的一个女人,我今生独一的真爱。

我不想把我和她之间的故事写得多么惊寰宇泣鬼神,只想把她写得够真实,由于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她又回到了我身边。

很快,她就洗濯完了,全部厨房干清清洁的,和她的人一样,明哲保身。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我眼前,姐姐笑起来很好看,有两个小酒窝。

姐姐拉起我的手说道:「吃完了还愣着,没吃饱吗?」我笑着摇摇头。姐姐说:「好了,吃完了,该睡觉了。」我「哦」了一声就要站起来往下楼走,姐姐轻轻地拉了我一下,说:「就在这睡吧,下面哪有地方啊?」我迟钝的「啊」了一声,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被姐姐阻拦了。

我当然没有和姐姐睡在一个床上,而是睡在了左右的沙发上。很稀罕的是,我躺在沙发上很快就睡着了,就这样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安全无事的渡过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就闻到厨房里传来的喷鼻气,我起来走到厨房的时刻,桌子上已经满是厚味佳肴了。姐姐还在那里忙着,涓滴没有察觉我已经来到了她逝世后,我一下从后面抱着她的腰,她起先被吓了一跳,后来发明是我,就用手敲了敲我的头说道:「别闹了,怎么这么快就起来了?」我嬉笑着答道:「还不是姐姐做的饭菜太喷鼻了,把我肚子里的馋虫都勾起来了。」姐姐娇笑着:「就你会措辞。」我摊开了姐姐,但照样紧贴着她,她转过身时,嘴上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我们都有一半晌的走神。我们靠得是这样近,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我不由自立地低下了头,离她的嘴唇越来越近……终于亲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姐姐的吻,嗯,怎么这么凉啊?

我睁开眼睛,却发明自己正亲着一个勺子,而眼前却是姐姐满脸坏坏的笑。

姐姐一会儿就跳到了一边,弯着腰「咯咯」的笑起来,我一会儿就急了,嚷道:

「你敢作弄我,你逝世定了!别跑!」就这样我追逐着姐姐,两人在厨房里打闹起来。

姐姐像个小女孩那样在我眼前撒着娇,油滑而又可爱。此后,我们的日子就过得幸福而又快乐起来,那段光阴我在姐姐那里的光阴比在家的光阴还长。

天天方便的时刻,就能和姐姐疯闹着,未方便的时刻就在网上谈天,我们无所不聊,有的时刻也会聊到性,但这个时刻就会被姐姐作弄一番。我也会在没有人的时刻对姐姐下狠手,姐姐从来都没有生过气,那时刻我感觉我便是世界最幸福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幸福老是最短暂的,有一次姐姐和那个老板吵得很凶,我来到网吧的时刻,玲儿(吧台里的另一个美男,后来才知道,我之前在洗手间里捡到的那条内裤竟然是她的,无语)奉告我,姐姐和老板吵完架就跑出去了,我没有半晌的踌躇,立即就跑了出去。

我在街上猖狂地探求着那认识的身影,可便是找不到,我把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就差女澡堂子和女厕所了。我在街上转了大年夜半天,这时天就要下雨了,我在路边的商号里买了把雨伞,正在这时才发明有一个认识的身影孤零零的走在街上。

我险些是一步就跨到了她的眼前:「姐,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你良久了。」那小我惊疑地看着我,双手牢牢抱着胸前的包。我为难的笑了一下,赶快致歉着说:「对不起!认错人了。」我又转了两条街,正在扫兴的时刻,忽然在街对过的酒吧里望见了姐姐,此次我必然没有认错。我来到她的跟前的时刻,她已经喝了很多酒,望见是我就一把将我拽到椅子上,拿起酒瓶就要给我倒酒。

她一边倒酒,一边嘴里还暧昧不清的说着:「好弟弟,姐就知道你会来找姐的。来,干杯,喝了它,我便是你的人了。」我赶快抢过她手上的瓶子,大年夜声嚷道:「姐,你醉了,你清醒清醒!」姐姐推攘着一下扑倒在我怀里,我赶快扶起她脱离了那里。一起上我们跌跌撞撞的,她吐了两回,后来清醒了很多,然则情绪却照样很激动。此时天已经开始下雨了,我说:「我必须送你回去。」姐姐哭嚷着:「我再也不回去了!我要和他离婚!」说着又扑到我的怀里痛哭着,把我抱得逝世逝世的。

我又嚷道:「你这样是会生病的!」她近似歇斯底里的哭着说:「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弟弟……我爱你!」雨声和她的哭声,还有那句我爱你,冲激着我的全部耳朵,我也变得垂垂隐隐起来,我牢牢地抱着她,深深的吻着她。雨中一对男女牢牢地深吻着对方,宛如这全部天下都与他们无关,光阴亦逗留在那里。

着末我们一路来到了一家小旅店,两人满身都淋得湿淋淋的了。我再一次深情的问道:「真的不回去了吗?」她低着头点了点,我能感到到她脸上像火一样的烧着。当我把旅社的门轻轻地关上的时刻,姐姐的头一下就埋得更低了,坐在床边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拿了一条干毛巾递给她,说:「照样洗个澡吧,这样会感冒的。」姐姐没有吱声,可是脸越来越红了。我走到她身边坐下,深情的望着她说:「姐,你信托我吗?」她点了点头,我又继承说道:「姐,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说也爱我的时刻,我有多痛快、多幸福吗?我不停以为你只是把我当弟弟看呢,没想你也是爱着我的,我真是太痛快了!姐,你信托我,今后必然不会再有人欺压你了,我不允许任何人再欺压你。」姐姐逐步地抬开端,脸上已经满是泪痕,我和顺地用手给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她逐步地闭上了眼睛,我也深深的吻向她的嘴唇。我们都彼此贪婪地吻着对方,舌头相互萦绕纠缠着,越吻越难以瓜分,我把她按在床上,她的手臂不停牢牢搂着我的脖子,恐怕我会跑掉落一样。

就这样我们又激吻了好一下子,姐姐的呼吸越来越急匆匆了,而我下身也早就有了反映,狠狠地顶在姐姐的小腹上。我的舌头被姐姐牢牢地吸在她的小嘴里,我的手也隔着姐姐的乳罩抚摩着她的大年夜乳房,正在我要把她的衣服和胸罩一并脱掉落的时刻,她忽然推开了我,红着脸急遽的说了句「我要先洗个澡」,然后就奔命一样的逃到了洗手间不出来了。

我在外貌摇摇头,笑着拿起毛巾擦干了满身,赤裸的躺进了被窝里。啊!好温暖、好惬意啊!我挺着小弟弟躺在被子里,七上八下的等待着我标致的姐姐,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回来。

我光溜溜的跑到洗手间门边,轻轻地敲了敲,清了清嗓子喊道:「姐,好了没有?我要进来了?」可是里面没动静。我怕姐姐误事出事就果断的推开了门,这才望见姐姐,原本她泡在澡盆里睡着了。

我轻轻的来到她身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容貌,真的感觉可爱极了。我看着她熟睡的面容像婴儿一样,眼睫毛一动一动的,漆黑的秀发垂在胸前,恰恰把胸前的两个红樱桃掩挡住了。真的是太美了!心想谁会让这样一个美得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受委曲呢?我不禁望着姐姐天使一样平常的面孔想得发呆了,痴痴地望着她良久、良久!

也不知道什么时刻,姐姐忽然醒了,问道:「你看够了没有?」我痴痴地回答:「还没有。」姐姐大年夜声喊道:「出去!你这个小地痞!」我这才缓过神来,刚要开口解释,嘴里就被姐姐喷来的洗浴水灌了一下,我被呛到,继续的咳嗽起来。

姐姐一下就从水里站起来,拍着我的后背,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有意的。没事吧?」我看着姐姐首要的样子,一下大年夜笑了起来,姐姐这才发明上当了,一会儿护着胸部蹲了下去,边用水喷着边骂道:「你这个大年夜骗子、大年夜色狼,快出去!快出去呀!」你们想,我能出去吗?我当然没出去,还跳进了姐姐的洗浴盆里,用水和飞起的泡沫还击着,只几下我们便双双滑进了澡盆里。由于此前我也是光着的,这时我们又挤在一个那么小的澡盆里,身段也早就肉肉相贴了。

不过由于姐姐还在水里赓续挣扎,我的手不是一会按在一团滑滑的肉团上,便是在姐姐滑腻的大年夜腿和屁股上游走,弄得姐姐反映更猛烈了:「啊……地痞!

你别乱摸啊!姐姐生气了……不要……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憎恶……」就在挣扎中,姐姐的一只玉手无意中一下就按在我雄赳赳的肉棒上面,刚开始还没有发觉是什么的时刻,她还用手高低的撸了一下,后来反映过来,一会儿又甩到一边。我的小弟弟可不是吃素的,顿时给了她一个狠狠的还击,在她半边屁股上狠狠地戳了一下,那一下连我自己都感到很痛。

姐姐惊叫着逃离了混堂,连浴巾都没来得及裹就逃到了床边,一会儿钻进了被窝,把头深深的埋进了里面。我在外貌拽了拽被子,发明被她逝世逝世地拽住,我又在外貌隔着被子搔她的痒,她只是在被子里赓续地挣扎,可是依旧护得密不通风。

我围着床边转了两圈,发明姐姐只顾上面护得牢牢的,下面就给忘了。我是谁啊?我是有着狼的狡猾性、苍蝇的黏劲儿的小淫虫啊!我轻轻地来到姐姐的脚下,趁她不防,我迅速的从她脚边的被角钻了进去,姐姐还没等反映过来就被我逝世逝世地压在了床上。

我的大年夜腿牢牢地夹着她的双腿,我满身的重力压得她一动也不能动,她刚开始还挣扎了一下,不过顿时脸一红就不再挣扎了,由于只要她一动,我顶在她腹部的阴茎就摩擦一下,她也必然能感到获得,以是她不动了。

姐姐涨红着脸,眼睛牢牢地闭着,那样子可爱极了,我轻轻地在她耳边呼着气,柔声的说:「看你还跑不跑?」说着就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坠,顺着亲到了脖子,然后是嘴。姐姐很猛烈地亲着我,舌头赓续在我嘴里打转,我也绝不虚心地把她的唾液整个喝下。

我被她的激感情染着,知道姐姐已经是我的人了,这时我倒不发急起来,我脱离她的嘴唇,又趴到她的耳边,情深的密语道:「姐姐,我要让你猖狂,你等着。」说着,舌头在她的耳眼上舔了舔,她敏感的缩了下脖子,我心里直乐:姐姐真敏感啊!

我用舌头一起下滑到胸部的位置,轮番舔弄着姐姐的两只乳头,双手赓续地将它们捏弄成各类外形。姐姐的乳房真是漂亮啊!而且分外敏感,乳头早已经翘翘的挺在那里。

我手里感想熏染着姐姐乳房的柔嫩和弹性,舌头在姐姐的乳头上飞快地扭转着,不一会姐姐就轻声的呻吟起来。我照样第一次听到女人的呻吟,而且照样在我的身下,我也越来越激动了,依依不舍地脱离了那对小白兔,来到了另一片森林,我在姐姐的大年夜腿上用舌头细细的舔着,姐姐的腿竟然是甜的,我好享受啊!

我双臂穿过姐姐的大年夜腿,这时她也很共同的轻轻地抬了一下屁股,这样我双手就放到了她的两瓣丰臀下,姐姐的屁股更有弹性,是那种肉肉的,然则又很有型的那种,不用穿塑身裤什么的,屁股就已经很翘很圆了,我真是爱不释手啊!

我一边揉着姐姐的屁股,舌头已经滑到了姐姐大年夜腿根部的内侧了,据说女人的大年夜腿内侧是很敏感的,公然不假,我只在那里舔了两下,姐姐就受不明晰,呻吟的声音一会儿变得很大年夜,屁股也抬得高高的。

我始终在姐姐的大年夜腿内侧轻舔着,便是不去舔那最紧张的地方,我的鼻子被姐姐的阴毛搔痒得难熬惆怅,姐姐的那里已经泛滥了,流到屁股上和我的手上都是她的淫水。我看差不多了,就用舌尖轻触了几回姐姐的阴蒂,这时姐姐忽然双手牢牢地把我的头按在她胯间,屁股高高的翘着一动也不动,难道是姐姐高潮了?

又过了一会,姐姐才镇定下来,这才发明我的脸上、床单上都是姐姐喷出的阴液,阴道口还一张一合地流着余下的蜜汁,我绝不虚心地一头扎在了里面,贪婪地吸吮着姐姐的蜜汁,舌头也钻进了姐姐的阴道。

这时姐姐又淫叫起来:「弟弟……好惬意啊……好弟弟……姐姐还要……快点……姐姐要逝世了……啊……啊……再快点……嗯……啊……快爽逝世姐姐了…… 啊……姐姐爱逝世你了……嗯……」我负责地在姐姐的下面奉养着,在姐姐的第二轮高潮下才挺直腰身,看到姐姐像一滩泥一样的摊在那里,我坏坏的问道:「姐姐,惬意吗?还想要吗?」姐姐已经没有力回答我了,只是诱惑的「嗯」着。

我提起我的小弟弟,沾着姐姐的淫水在她的小穴上摩擦着,便是不插进去,用我的龟头挑逗着姐姐的阴蒂,姐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年夜了,她边呻吟边求饶道:

「啊……好弟弟,亲弟弟,不要再熬煎姐姐了,快点啊!姐姐受不明晰……」我一边用阴茎在她的耻骨上拍打,一边道:「那怎么办啊?姐姐。」姐姐断断续续地呻吟着,已经说不了一句整话了:「嗯……快啊……插…… 嗯……啊……姐姐求你了……」我说:「用什么插啊?怎么我不会啊?」姐姐说:「快用你的鸡巴……啊……肏姐姐……嗯……肏姐姐的……啊…… 啊……小屄吧!啊……好弟弟,快点啊!」这时姐姐已经用手捉住了我的阴茎就往她的小穴里塞去,我看机会成熟了,就共同着一会儿插进了姐姐的阴道最深处。姐姐的里面真的好烫啊!我立时感到我的阴茎周围被一层层的困绕起来,而且更要命的是那里还会蠕动。

我停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也感到到插入的这个器械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年夜,姐姐张大年夜了嘴也是一光阴不能动弹。

我挺了一会,看到姐姐的眉头逐步地伸张开了,才又开始逐步地抽插起来。

我一边听着姐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年夜,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速率,屋里充溢了淫靡之声,姐姐呻吟的声音和「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声混杂在一路。

姐姐双手牢牢抱着我的屁股,共同着我每一次的深入,嘴里不绝地浪叫着:

「好弟弟,你干逝世姐姐了!哦……哦……啊……你好会肏屄啊!啊……姐姐早就该和你玩肏屄了……嗯……用力啊……你是我的亲弟弟,啊……啊……嗯……肏逝世姐姐吧!啊……啊……嗯……嗯……好惬意啊!啊……姐姐爱逝世你了!」听到这些浪叫,我飞快地抽插着,每一次都插到最深,每一次都用尽全力,床被我们弄得「吱吱」作响,宛如就快塌了一样。终于在我用这样的要领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一泄如注,在姐姐的高潮中把大年夜股大年夜股的精液直射进她阴道深处。

我泄出后趴在姐姐的身上喘着粗气,姐姐也是吐气如兰,胸部从起伏得很剧烈到垂垂镇定,我的阴茎不停硬着,就那样插在姐姐的阴道深处不肯拔出来。

终于姐姐喘得没那么严重了,才和顺地问我:「弟弟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我说:「是吗?我怎么不感觉?」姐姐怪笑道:「你呀,嘴也很厉害。」说完脸顿时又红了。

我赶快打趣着说:「这个我承认,要不你刚才也不会那么嗨了。」她打着我的后背,娇羞着嚷道:「就你坏!」我说:「是吗?那还要不要再坏一次啊?」说着就耸动了两下屁股,没有软下的阴茎又在姐姐湿淫淫小穴里挺动了几下。

姐姐「啊」的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我赶快问道:「怎么了,痛吗?」姐姐没有回答,只是娇羞的摇了摇头,说:「别闹了,快下来吧!」我抱着姐姐又走进了浴室,不一会水声和姐姐娇喘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这一晚注定是幸福的一晚,注定是难忘的一晚,由于我终于获得了我贪图的中的姐姐,有什么比和自己最心爱的人整晚嘿咻更刺激、更幸福的工作呢?

做爱,做爱,做了才会爱,然则假如先已经有爱了,然后再做,那便是爱上加爱。那个境界怎么能是一言半语就能表达的呢!你们说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