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孙权与绝色二乔的秘史 [1/3]

2019-06-08 16:5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自古吴越出美女,三国中两个绝世美女大乔小乔两姐妹,有着江南美女的白

晰娇美,更何况出自名家大户,可谓当时人间绝品,俗话说,英雄爱美女,美女

重英雄,自东吴孙坚创业以来,拓展地盘,孙策更是少年英雄,子承父业,号称

为「小霸王」,他的少年好友周瑜足智多谋,尽心辅助,於是打下了长江以南的

东吴天地,大乔嫁了孙策,小乔嫁了周瑜,真可谓是江山美人英雄尽得。孙策兄

弟五人,以二弟孙权最为特别,此人金发碧眼,天生异样,传说孙坚长年在外征

战,孙夫人寂寞难耐,曾引西方杂耍艺人入宫表演月旬,不久便有了孙权,生来

形貌异伟,孙坚也曾怀疑,但不久便死於荆州与刘表之战,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孙权自小就神力无比,胯下阳物尽得西洋人遗传,一尺有余,少年便与侍

女多行风雨之事,暗下流传其阳物持久不倒,於是私下多有浪女与之来往,孙权

自见了乔氏姐妹後,心如猿马,乔氏姐妹白嫩丰满,更因富家女儿,洗澡尽是奶

液浴身,长年累月,便出落的与凝脂一般,明眸皓齿,桃腮红唇,据传男子凡见

之者无不心神迷荡,不能自已。

孙策周瑜都是年少英雄,正值正茂年华,与那乔氏更是恩爱倍加,何况二人

重权在握,孙权很难找到机会,甚至连见乔氏的机会都没有。恨得他把自己屋里

的6个侍女赤裸裸地绑在後花园的石柱上,着实发泄了一天,直弄的雨露尽空方

罢手。这一幕却被孙老夫人,也就是孙权之母看在眼里,老夫人对孙权疼爱有加,

一是此子长年伴着他,甚为孝顺,二是孙坚死後,孙权为其母暗中搭桥,引富商

许贡与其母私通,故老夫人甚爱权儿。

孙老夫人岂不知孙权心思,於是问道:「权儿因何作弄自己,你是皇室君储,

理当通晓明理。」

孙权见了母亲,怨气顿生,责怪母亲为何当时不把乔氏嫁与自己,孙老夫人

说道:「嫁你兄长及周瑜,可换来他二人全心开创基业,保得我族一生平安,如

嫁你,兄弟二人为色反目成仇,遗患无穷。」

孙权当即给母亲跪下,哭诉道:「我得不到乔氏姐妹,不如立死。」

孙老夫人见状,忙安慰他道:「权儿,你兄及周瑜现正征战刘繇与太史慈,

想那乔氏姐妹多日孤寂,现在正是机会。」

孙权听罢大喜,忙请母亲赐教,孙老夫人告知:「大乔今天我让她进内宫陪

我安寝,也算是大儿媳尽的孝道,你今夜二更便来我处,我给你留门,然後你进

来我就出去把门反锁,剩下我儿可尽风雨之事,至於小乔之事,以後再计,包在

为娘身上,只是万不可它人知道。」孙权破涕为笑。

当夜,那大乔果然来到内宫,陪婆婆用饭,饭後掌灯品茶,不几刻,老夫人

生了倦意,大乔忙说:「婆婆少歇,让媳妇为你後屋备水沐浴。」说罢起身进了

後屋。

老夫人辞退丫环,忙将房门悄悄打开,隐匿在外的孙权闪身而入,老夫人向

床底一使眼色,孙权会意,忙伏身钻入床下,放好床裙,谁也看不到他。夫人关

了门,此时大乔备水已毕,来到前堂,请老夫人入盆沐浴,夫人道:「媳妇,你

也劳累了,就和婆婆同浴吧。」

大乔受宠般地道了一福,於时婆媳两宽衣解带,孙权伏在床底,听到大乔解

衣的声音,但床底只能看见大乔的一双脚,穿着凤绣锦鞋,三寸金莲,甚是诱人,

古时女子之脚与贞操并重,观女人裸脚与观其赤体无异,那大乔解鞋脱袜,露出

一双玉足,通体润滑,柔若无骨,在烛灯下似两个玉萝卜一般,孙权见了,阳具

骤起,心衬到,只见一双玉足便如此难忍,更何况见其胴体,遂屏住呼吸,不敢

丝毫作响,两女除衣完毕,大乔便搀扶老夫人入内堂沐浴。孙权听得内屋关门响

毕,聂手聂脚轻出床底,见床上大乔的肚兜红底金绣,忙拿起贪婪闻之,馨香异

常,直沁心脾。

此时听到内堂水响,忙悄悄挨近堂门,用舌头舔湿纸窗,小指扣做一洞,入

眼窥之,见两女已双双入盆,大乔正给婆婆轻搓後背,正面对孙权,想是老夫人

故意安排的,孙权只见到大乔头部和两个臂膀,其余浸在水里,胸中也被老夫人

挡住,见那两条玉臂白如羊脂,在水气朦胧中显得如仙女一般,黑发如黑,杏眼

桃腮,一肌一容无不令人撩动心扉,孙权顿觉浑身燥热,阳具高昂勃起,直抵腹

脐,不由得悄悄净除衣裤塞入床底,全身赤裸在外窥视。低头一见,只见阳具暴

粗胀足,青筋突起,如小兽般颤栗。

只听孙老夫人说:「唉,媳妇呀,我老了,泡一会儿就乏了,你先泡吧,我

上床等你,今夜婆婆与你同眠。」说罢起身出了浴盆。老妇人虽然近五旬,但皇

家生活依然保持身体皎好,丰满白嫩,虽现老像,但也是徐娘半老,孙权不禁称

赞,怪不得母亲与那许贡夜夜寻欢,果然是风骚的胚子。

老夫人披巾出盆,来到外堂,见孙权赤裸,脸现红气,胯下阳具已暴长尺余,

已是淫慾难挡,便用指置口上做嘘状,悄然上床,只待那大乔上床,此时那大乔

已经一人在盆,孙权见她两只锁骨时隐时现,托的玉颈甚为性感,微红的脸蛋娇

美无比,如仙如妖,大乔此时也沐浴完毕,起身时孙权看到正着,见她胸丰臀圆,

两只奶子饱满坚实,一双玉腿曲线优美,通体白玉一般,私处三角地阴毛齐整,

与肌肤黑白分明,灯光朦胧中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尤物,走动时玉体颤动,无

不撩人慾火,孙权直盯盯地不能自控,听老夫人咳了一声,忙梦醒般钻入床底。

大乔上床,与婆婆说了会家常,老夫人便装做睡去,那大乔心想着夫君孙策,

轻嘘短叹,半饷没有睡意,这可苦了孙权,卧床底不敢动弹分毫,汗如雨下,眼

看美人就在头顶,且不敢造次。

过了一个时辰许,听得大乔轻微息吸,似已熟睡,忙悄悄爬出床底,跪在地

上,只探出头来看向床上,见大乔平仰而卧,只穿肚兜,两只奶子将肚兜顶的突

起,一件小摆束在腰上,挡住下体,古时女子并无内裤,只是小裙一般的织锦挡

於腹间,白晰的肚腹露在外面,一起一伏,脐眼圆润,像只淫眼在诱惑你,白晰

丰满的大腿在小摆的半掩下轮廓优美,私处如鸽子胸脯般弧线型,孙权耐不住,

轻轻将下摆撩起,藉着烛光看那大乔的私外,见阴毛柔顺,黑亮如漆,两边阴肉

嫩白微红,弹力十足,更显少妇活力,双腿微合,两旁阴肉夹挤出了一条深沟形

的阴缝,像张抿合的玉嘴一般,随着呼吸上下微动,似一活物,等着品嚐男人的

阳具,大乔双臂合在腹中,孙权不敢冒然撩开肚兜,只是欣赏着大乔的私处和一

双玉腿。

老夫人此时已悄悄起身,向孙权打了个手势,便悄悄出门反锁了外堂。孙权

这时少了耐性,大概慾火烧的太久了,多年和女人交合的经验让他知道制服女人

的方法越简单越有效,他对自己的阳具颇为自信,他的信念就是,只要占有了,

就成功了。

他悄悄上床,大乔仍熟睡着,孙权先沾了下口水轻摸在大乔的阴口上,他这

时还不想分开大乔的双腿,因为他知道女人在没有夫君的同眠下是很敏感的,那

时不时还要费一些口舌和力气,如果一击就中,无疑主动权就完全在自己一方了,

孙坚健在时经常夸奖孙权处事果断,善於快刀斩乱麻,这和他将来用计除掉兄长

孙策和大督都周瑜如出一澈。

大乔的两只滚圆的奶子轮廓在肚兜下丝毫掩饰不住,孙权半跪在大乔身边,

试着两手轻轻握住大乔的两只腿胫,左右分开,大乔的肉缝像紧闭的门一样慢慢

敞开了,少妇的骚香让孙权心神激荡,大乔似乎有了点知觉,但仍在半梦半醒之

间,孙权怕夜长梦多,左手两指分开大乔的沾有口水的阴唇,烛光下大乔的阴门

完全暴露出来,晶莹剔透,像润玉又像鸡血石般的颜色,那是令多少男人向往的

地方呀,孙权简直喜出望外,马上就要归他自己享用了,他右手握住几乎难以控

制的阳具,稍向下压将已经溢出一些精液的龟头轻触到大乔的阴口上,他的阳具

太过粗大,还没有生育过的大乔只能在阴口上接纳他的龟头里圈,孙权吸了口气,

身体下伏,腰上用力,使劲往里抵进,大乔弹力十足而又紧合的阴门让他的龟头

一时僵在那里,只要再一冲便可长驱直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