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师师之写真

2019-06-24 17:1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走出自然堂,我在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朝奖券上指定的摄影馆行去。

「内裤怎麽黏黏的?什麽东西?」一屁股坐下,忽然感觉内裤好粘,我疑心的想到。

趁司机师傅不留意,我把身子往角落挪了挪,拉开了裙子的拉链,把裙子褪到了大年夜腿。

「这?怎麽会这样!为什麽会有精液?!」看着从小穴里流出的白浊,与湿哒哒的内裤,我一脸懵逼。

「难道我那是做的不是梦?是真的有人在干我!?」忽然想起之前在自然堂里的画面,我不停以为是做梦,没想到是真的。

我摸了摸小穴,正回顾着那画面,没留意到自己脱裙子的动作被司机发现了,这会儿他正盯着後视镜看我。

「吱~~~」司机盯着我的小穴猛看,没有留意到路况,等反应过来踩下刹车的时候,差点撞上了前面的车。

「啊!」坐在後排的我没有系安然带,忽然一个急刹车,我一下没坐稳,脑袋撞到了车顶,然後摔到了後座上。

「嘶~好痛!」这起家一摔,裙子掉落到了脚下,我还不知道,躺在座椅上揉着脑袋喊疼。

「欠美意思,欠美意思!」司机赶紧转过头,连连致歉,眼睛缺不离我的小穴。

「没,没事~」我眯着眼睛,揉着被撞得地方,坐起来说道。

「滴~滴~」车子停着半天没动,後面的车不耐烦的按起了喇叭。

司机恋恋不舍的收回眼光,发动了车子,眼睛是不是还是瞟过来看。

「真是痛!」我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坐姿,从包里拿出纸巾,张开腿擦拭起来。

内裤湿湿的穿起来不惬意,只好垫上一片姨妈巾先凑合一下,擦乾净小穴,暂时也没有精液流出来,就直接穿上内裤和丝袜。

从脚下拉起裙子,一?头恰恰迎上司机的眼光,这时我才知道,我刚刚做的事都被看到了,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要逝世了!司机肯定以为我是站街的,不然怎麽会在车上擦小穴!」我一脸羞愤的想着,赶紧穿好裙裤。

为了掩饰尴尬,我拿出酸奶喝了一口,假装没事的看着窗外。

一起无话,车子行驶了一阵,就到达了目的地,付了钱後,我掩面而逃。

到了摄影馆外,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就在相近的面店吃了一碗面条。

吃完面,这才朝摄影馆走去。

「便是这里了!」站在摄像馆门口,对了对奖券上的名字,是这家没错,我便走了进去。

「你好!我有一张奖券,是你们这拍写真的,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将奖券递给前台,说明来意。

「好的,稍等一下,我查查!」前台接过奖券在电脑上查找了起来。

「您好,您的这张奖券是限制的,只能拍摄私密的照片,会涉及一些大年夜尺度的画面,假如您批准的话我们就给您安排摄影师」前台看了看电脑,?起头说道。

「额,尺度大年夜是怎麽说?」我稀罕的问道。

「便是可能有些画面会比较裸露,不过您宁神,我们的摄影师都是签过保密协议的,不会出现外泄。」前台笑着解释道。

「唔!行吧!」我想了想,总不能比被人轮奸更裸露了,便批准道。

「好的,请您稍等!」前台款待点点头,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这是样本海报,请您选一个作为待会儿拍摄的题材,我们好准备场景与道具。」前台款待递给我一个簿子说道。

看着手上的海边,有女仆的,有职业装的,有学生的,有女巫的,有泳装的,有运动装的。

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女子,摆出一个个或魅惑,或清纯,或淫荡的姿势,被相机记录下。

「唔!拍什麽好呢?」看着海报,我不由得陷入了纠结。

「看运气吧!」不知道拍什麽好,我便合上海报,闭上眼睛,随意打开一页。

「是巫女!巫女就巫女吧!」翻到的那页,恰正是一个巫女在神庙里的照片,我也懒得找了,就拍这个好了。

「就这个吧!」我将巫女的那页海报给前台看,指着照片说道。

「好的,稍等一会儿!」前台看了看我选择的巫女,说了一句後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没过一会儿,就有化妆师来带我进去,我跟着她走进後台化妆室。

在化妆室里,我在化妆师的要求下,脱掉落了身上的衣服,连内衣裤也脱掉落了。

随後,化妆师帮我穿上红白相间的神庙巫女服,巫女服其实是裙子,上半身是白色的,裙摆是红色的,下面裙摆并不长,只到大年夜腿中部。

整件衣服只由一条红色腰带束缚,腰带一去掉落,直接就散开了,最後在穿上一件长长的透明薄纱外衣,弄好发型,脸上画个淡妆,拿上一把小团扇,一位绝美巫女出炉了。

统统准备就绪,因为是拍摄神庙的巫女,以是必要到外貌去,以是摄影师已经在外貌等我了。

出发前,有些口渴的我拿出酸奶,一口将剩下的一点都喝了,将瓶子丢进垃圾桶,便走了出去。

索性摄影馆相近不远就有一座神庙,不用走太久就能到,我跟在摄影师身後,摄影师在前面拎着设备走着。

神庙位於一个公园里,我穿着巫女服走在路上,回头率不知道有多高,路上的行人都盯着我的胸口看。

「又硬起来了~」原来,乳头被衣服摩擦的又硬起来了,顶的巫女服上突出两个点。

「哼~」我哼了一声,有意挺起胸膛,将本就坚挺的玉乳撑得更大年夜了。

在路人垂涎欲滴的眼光中,我们到了神庙,准备开始拍摄。

准备好东西之後就开拍了,第一幕是我站在神庙大年夜堂祭拜的样子。

第二幕则是拿着扫把扫地,第三幕我坐在树下发呆的样子。

在又拍了一些外貌的照片後,我实在是冷的不可,就转去拍室内的画面了。

到了室内,拍了一张我坐在床沿,一条腿放在地上,一条腿架在床沿上,做抱腿状,头架在膝盖上的样子,这个姿势下,小穴若隐若现。

然後又拍了一张我躺在床上,双眼迷离一手窝着玉乳,吸吮着手指的样子。

正巧,之前喝了的酸奶,这会儿药效发作了,这动作要多自然有多自然。

拍完这张,在摄影师的唆使下,我做起家盘着腿,低下头伸手去解腰带,这个动作被拍了下来。

随後摄影师我转过身,背对着他跪在床上,头往右边转,缓缓褪下身上的衣物,露出滑腻的背脊,而我也没有反对的照做了,这一幕被相机忠实的记录下来。

拍完这个,摄影师让我把衣服拉上,躺在床上半边身子用衣服盖好,另一边则敞开,露出洁白的玉乳,和若隐若现的小穴,摄影师则给我的玉乳来了个大年夜大年夜的特写。

再之後,摄影师让我将里衣脱掉落,就穿一件外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右手撑着脑袋,双腿交叠,左手轻抚身躯。

我红着脸脱掉落了衣服,穿上薄纱外衣,在床上摆好姿势,两个殷红如樱桃般的乳头,在薄纱外衣下若隐若现,令人瞎想连篇。

看着摄影师腿间支起的帐篷,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空闲的左手阴差阳错的捏着乳头搓啊搓,嘴里轻声呻吟起来。

不用摄影师说,浴火上来的我,很自然的就做出各种魅惑人的动作。

时而深处舌头舔着食指,时而揉捏玉乳,时而卷起左腿,用手指轻抚小穴,媚态实足,嘴里还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摄影师拍着拍着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眼神越发的不自然,弯着腰忍得很难受。

「你把衣服穿上吧!这样就可以了!我在外貌等你!」摄影师放下相机,深呼吸一口对我说完就逃出了房间。

「额~」我都已经准备好被摄影师干了,结果他竟然跑了,我只好忍着浴火,哭笑不得的穿起衣服。

走出房间,我漫不全心的跟着摄影师离开,当走到神庙正堂的时候,看见有一群人围着正堂,正在拍摄着什麽,我好奇的走过去看了看。

「似乎在拍电影?」看着用布围起来的神庙正堂,我好奇的想到。

「你怎麽才来!赶紧进去,这都开拍了!」我一走近拍摄场地,里面的剧组人员可能是看我穿着巫女服,以为我是他们剧组的演员,便跑过来拉着我就往里面走去。

「诶!不是~」我一愣神就被拉了进去,正准备开口,就上来两个人拉住我,一个往我嘴里塞布,另一个往我身上绑绳子。

「来不及了,快上道具!导演已经等了好久了!」此中一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绳子将我束缚住。

在我一脸懵逼的情况下,我被飞快的捆成了一团。

身上是菱缚,绳子穿过裙子下,他们不知道我里面是真空的,以为我有带了道具,便将绳子卡在我小穴的两边,我的阴唇被勒的往外翻出来,裸露出了小穴里的嫩肉。

然後双手被拉到背後呈合手状捆在一路,双腿则被困成了M形。

捆好我之後,他们将我?进一个房间里,房间的一边放了一个三角形的大年夜木条,我们将我?到木条上,双腿从两边分开放了上去。

「呜呜~」木条的边缘卡进了我的小穴,刺激的我叫了出来。

可他们仍自顾自的摆弄着现场,先是将房梁上的绳子和我绑在一路,然後摆好房间的布置就出去了。

「嗯哼~这什麽情况啊!哼~」坐在木条上,我无语的想着,却忍不住摩擦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大年夜群人带着长枪短炮走了过来,在相近摆好拍摄机位,男主登场了。

一上来便是一阵尬演,我完全不知道什麽情况,只能挣扎,着顺便摩擦着小穴。

演了一会儿,男主跑了上来,抽出木条,我就被悬空的吊在了那里,然後很多摄像机就退了出去,只留下几个,现场还用布遮了起来。

「原来是演床戏啊!」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是要干嘛。

只见男主走到我眼前,捏起我的下巴,很凶的就亲了上来,然後一把拉开我胸前的衣襟,看到我里面是真空的,明显愣了一下。

可没听见喊停,便继续手上的动作,双手玩弄起我的玉乳,我也发出了享受的呻吟声。

这时男主见手伸到了我的下体一摸,发现我下面是真空的,诡异的看了我一眼。

而作为的摄影机因为位置关系,是拍不到我们两人下体的,而其他人都出去了,男主就继续演着,准备假戏真做。

当演到要插入的那一幕时,男主拿掉落了本来带鄙人体上的矽胶套,狰狞的肉棒跳了出来。

「嗯,呜呜呜~呜呜~」男主粗大年夜的肉棒直接插进了我那泛滥成灾的小穴,我弓起家子呻吟着。

在摄影机拍不到的地方,本应该是做做样子,可现在我正在被疯狂抽插着,脸上的迷离被摄像机忠诚的记录下来,转播到外貌剧组人员的目下。

干了好一会儿,男主终於射了出来,大年夜量浓稠的精液被射进了我的体内,男主害怕偷奸被发现,赶紧带好之前的矽胶套。

又从边上的道具里,拿了一个比较不起眼的,塞进了我的小穴,剩的等下精液流下来露馅。

很快,剩下的一点就拍完了,他们进来将我身上的束缚解开,而我揉着双手,夹着小穴里的东西走出了房间。

刚好看到正在到处找我的摄影师,赶紧朝他走过去,而这时另一名身穿巫女服的女子朝我这个偏向走来。

巧的是,我们两人穿的衣服竟然一模一样,连发型都是相同的,便是状上轻细有点不一样,难怪他们会认错人了。

在愣了一会儿後,我找到摄影师,跟着他离开了神庙,夹着那道具一起回到摄影馆,换回衣服的时候,我都舍不得将它掏出来。

就这麽插在小穴里,取了写真集後,看他们销毁掉落那张内存卡之後,我就离开回家了。

从摄像馆回来,我看着自己淫荡的写真,在春药余效的感化下,疯狂自慰了一把,小穴里的那个道具都被玩坏了。

走出自然堂,我在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朝奖券上指定的摄影馆行去。

「内裤怎麽黏黏的?什麽东西?」一屁股坐下,忽然感觉内裤好粘,我疑心的想到。

趁司机师傅不留意,我把身子往角落挪了挪,拉开了裙子的拉链,把裙子褪到了大年夜腿。

「这?怎麽会这样!为什麽会有精液?!」看着从小穴里流出的白浊,与湿哒哒的内裤,我一脸懵逼。

「难道我那是做的不是梦?是真的有人在干我!?」忽然想起之前在自然堂里的画面,我不停以为是做梦,没想到是真的。

我摸了摸小穴,正回顾着那画面,没留意到自己脱裙子的动作被司机发现了,这会儿他正盯着後视镜看我。

「吱~~~」司机盯着我的小穴猛看,没有留意到路况,等反应过来踩下刹车的时候,差点撞上了前面的车。

「啊!」坐在後排的我没有系安然带,忽然一个急刹车,我一下没坐稳,脑袋撞到了车顶,然後摔到了後座上。

「嘶~好痛!」这起家一摔,裙子掉落到了脚下,我还不知道,躺在座椅上揉着脑袋喊疼。

「欠美意思,欠美意思!」司机赶紧转过头,连连致歉,眼睛缺不离我的小穴。

「没,没事~」我眯着眼睛,揉着被撞得地方,坐起来说道。

「滴~滴~」车子停着半天没动,後面的车不耐烦的按起了喇叭。

司机恋恋不舍的收回眼光,发动了车子,眼睛是不是还是瞟过来看。

「真是痛!」我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坐姿,从包里拿出纸巾,张开腿擦拭起来。

内裤湿湿的穿起来不惬意,只好垫上一片姨妈巾先凑合一下,擦乾净小穴,暂时也没有精液流出来,就直接穿上内裤和丝袜。

从脚下拉起裙子,一?头恰恰迎上司机的眼光,这时我才知道,我刚刚做的事都被看到了,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要逝世了!司机肯定以为我是站街的,不然怎麽会在车上擦小穴!」我一脸羞愤的想着,赶紧穿好裙裤。

为了掩饰尴尬,我拿出酸奶喝了一口,假装没事的看着窗外。

一起无话,车子行驶了一阵,就到达了目的地,付了钱後,我掩面而逃。

到了摄影馆外,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就在相近的面店吃了一碗面条。

吃完面,这才朝摄影馆走去。

「便是这里了!」站在摄像馆门口,对了对奖券上的名字,是这家没错,我便走了进去。

「你好!我有一张奖券,是你们这拍写真的,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将奖券递给前台,说明来意。

「好的,稍等一下,我查查!」前台接过奖券在电脑上查找了起来。

「您好,您的这张奖券是限制的,只能拍摄私密的照片,会涉及一些大年夜尺度的画面,假如您批准的话我们就给您安排摄影师」前台看了看电脑,?起头说道。

「额,尺度大年夜是怎麽说?」我稀罕的问道。

「便是可能有些画面会比较裸露,不过您宁神,我们的摄影师都是签过保密协议的,不会出现外泄。」前台笑着解释道。

「唔!行吧!」我想了想,总不能比被人轮奸更裸露了,便批准道。

「好的,请您稍等!」前台款待点点头,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这是样本海报,请您选一个作为待会儿拍摄的题材,我们好准备场景与道具。」前台款待递给我一个簿子说道。

看着手上的海边,有女仆的,有职业装的,有学生的,有女巫的,有泳装的,有运动装的。

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女子,摆出一个个或魅惑,或清纯,或淫荡的姿势,被相机记录下。

「唔!拍什麽好呢?」看着海报,我不由得陷入了纠结。

「看运气吧!」不知道拍什麽好,我便合上海报,闭上眼睛,随意打开一页。

「是巫女!巫女就巫女吧!」翻到的那页,恰正是一个巫女在神庙里的照片,我也懒得找了,就拍这个好了。

「就这个吧!」我将巫女的那页海报给前台看,指着照片说道。

「好的,稍等一会儿!」前台看了看我选择的巫女,说了一句後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没过一会儿,就有化妆师来带我进去,我跟着她走进後台化妆室。

在化妆室里,我在化妆师的要求下,脱掉落了身上的衣服,连内衣裤也脱掉落了。

随後,化妆师帮我穿上红白相间的神庙巫女服,巫女服其实是裙子,上半身是白色的,裙摆是红色的,下面裙摆并不长,只到大年夜腿中部。

整件衣服只由一条红色腰带束缚,腰带一去掉落,直接就散开了,最後在穿上一件长长的透明薄纱外衣,弄好发型,脸上画个淡妆,拿上一把小团扇,一位绝美巫女出炉了。

统统准备就绪,因为是拍摄神庙的巫女,以是必要到外貌去,以是摄影师已经在外貌等我了。

出发前,有些口渴的我拿出酸奶,一口将剩下的一点都喝了,将瓶子丢进垃圾桶,便走了出去。

索性摄影馆相近不远就有一座神庙,不用走太久就能到,我跟在摄影师身後,摄影师在前面拎着设备走着。

神庙位於一个公园里,我穿着巫女服走在路上,回头率不知道有多高,路上的行人都盯着我的胸口看。

「又硬起来了~」原来,乳头被衣服摩擦的又硬起来了,顶的巫女服上突出两个点。

「哼~」我哼了一声,有意挺起胸膛,将本就坚挺的玉乳撑得更大年夜了。

在路人垂涎欲滴的眼光中,我们到了神庙,准备开始拍摄。

准备好东西之後就开拍了,第一幕是我站在神庙大年夜堂祭拜的样子。

第二幕则是拿着扫把扫地,第三幕我坐在树下发呆的样子。

在又拍了一些外貌的照片後,我实在是冷的不可,就转去拍室内的画面了。

到了室内,拍了一张我坐在床沿,一条腿放在地上,一条腿架在床沿上,做抱腿状,头架在膝盖上的样子,这个姿势下,小穴若隐若现。

然後又拍了一张我躺在床上,双眼迷离一手窝着玉乳,吸吮着手指的样子。

正巧,之前喝了的酸奶,这会儿药效发作了,这动作要多自然有多自然。

拍完这张,在摄影师的唆使下,我做起家盘着腿,低下头伸手去解腰带,这个动作被拍了下来。

随後摄影师我转过身,背对着他跪在床上,头往右边转,缓缓褪下身上的衣物,露出滑腻的背脊,而我也没有反对的照做了,这一幕被相机忠实的记录下来。

拍完这个,摄影师让我把衣服拉上,躺在床上半边身子用衣服盖好,另一边则敞开,露出洁白的玉乳,和若隐若现的小穴,摄影师则给我的玉乳来了个大年夜大年夜的特写。

再之後,摄影师让我将里衣脱掉落,就穿一件外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右手撑着脑袋,双腿交叠,左手轻抚身躯。

我红着脸脱掉落了衣服,穿上薄纱外衣,在床上摆好姿势,两个殷红如樱桃般的乳头,在薄纱外衣下若隐若现,令人瞎想连篇。

看着摄影师腿间支起的帐篷,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空闲的左手阴差阳错的捏着乳头搓啊搓,嘴里轻声呻吟起来。

不用摄影师说,浴火上来的我,很自然的就做出各种魅惑人的动作。

时而深处舌头舔着食指,时而揉捏玉乳,时而卷起左腿,用手指轻抚小穴,媚态实足,嘴里还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摄影师拍着拍着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眼神越发的不自然,弯着腰忍得很难受。

「你把衣服穿上吧!这样就可以了!我在外貌等你!」摄影师放下相机,深呼吸一口对我说完就逃出了房间。

「额~」我都已经准备好被摄影师干了,结果他竟然跑了,我只好忍着浴火,哭笑不得的穿起衣服。

走出房间,我漫不全心的跟着摄影师离开,当走到神庙正堂的时候,看见有一群人围着正堂,正在拍摄着什麽,我好奇的走过去看了看。

「似乎在拍电影?」看着用布围起来的神庙正堂,我好奇的想到。

「你怎麽才来!赶紧进去,这都开拍了!」我一走近拍摄场地,里面的剧组人员可能是看我穿着巫女服,以为我是他们剧组的演员,便跑过来拉着我就往里面走去。

「诶!不是~」我一愣神就被拉了进去,正准备开口,就上来两个人拉住我,一个往我嘴里塞布,另一个往我身上绑绳子。

「来不及了,快上道具!导演已经等了好久了!」此中一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绳子将我束缚住。

在我一脸懵逼的情况下,我被飞快的捆成了一团。

身上是菱缚,绳子穿过裙子下,他们不知道我里面是真空的,以为我有带了道具,便将绳子卡在我小穴的两边,我的阴唇被勒的往外翻出来,裸露出了小穴里的嫩肉。

然後双手被拉到背後呈合手状捆在一路,双腿则被困成了M形。

捆好我之後,他们将我?进一个房间里,房间的一边放了一个三角形的大年夜木条,我们将我?到木条上,双腿从两边分开放了上去。

「呜呜~」木条的边缘卡进了我的小穴,刺激的我叫了出来。

可他们仍自顾自的摆弄着现场,先是将房梁上的绳子和我绑在一路,然後摆好房间的布置就出去了。

「嗯哼~这什麽情况啊!哼~」坐在木条上,我无语的想着,却忍不住摩擦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大年夜群人带着长枪短炮走了过来,在相近摆好拍摄机位,男主登场了。

一上来便是一阵尬演,我完全不知道什麽情况,只能挣扎,着顺便摩擦着小穴。

演了一会儿,男主跑了上来,抽出木条,我就被悬空的吊在了那里,然後很多摄像机就退了出去,只留下几个,现场还用布遮了起来。

「原来是演床戏啊!」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是要干嘛。

只见男主走到我眼前,捏起我的下巴,很凶的就亲了上来,然後一把拉开我胸前的衣襟,看到我里面是真空的,明显愣了一下。

可没听见喊停,便继续手上的动作,双手玩弄起我的玉乳,我也发出了享受的呻吟声。

这时男主见手伸到了我的下体一摸,发现我下面是真空的,诡异的看了我一眼。

而作为的摄影机因为位置关系,是拍不到我们两人下体的,而其他人都出去了,男主就继续演着,准备假戏真做。

当演到要插入的那一幕时,男主拿掉落了本来带鄙人体上的矽胶套,狰狞的肉棒跳了出来。

「嗯,呜呜呜~呜呜~」男主粗大年夜的肉棒直接插进了我那泛滥成灾的小穴,我弓起家子呻吟着。

在摄影机拍不到的地方,本应该是做做样子,可现在我正在被疯狂抽插着,脸上的迷离被摄像机忠诚的记录下来,转播到外貌剧组人员的目下。

干了好一会儿,男主终於射了出来,大年夜量浓稠的精液被射进了我的体内,男主害怕偷奸被发现,赶紧带好之前的矽胶套。

又从边上的道具里,拿了一个比较不起眼的,塞进了我的小穴,剩的等下精液流下来露馅。

很快,剩下的一点就拍完了,他们进来将我身上的束缚解开,而我揉着双手,夹着小穴里的东西走出了房间。

刚好看到正在到处找我的摄影师,赶紧朝他走过去,而这时另一名身穿巫女服的女子朝我这个偏向走来。

巧的是,我们两人穿的衣服竟然一模一样,连发型都是相同的,便是状上轻细有点不一样,难怪他们会认错人了。

在愣了一会儿後,我找到摄影师,跟着他离开了神庙,夹着那道具一起回到摄影馆,换回衣服的时候,我都舍不得将它掏出来。

就这麽插在小穴里,取了写真集後,看他们销毁掉落那张内存卡之後,我就离开回家了。

从摄像馆回来,我看着自己淫荡的写真,在春药余效的感化下,疯狂自慰了一把,小穴里的那个道具都被玩坏了。